(1 / 2)

大伯二姑一众人好一顿客气热闹,客厅里时不时传来一阵哄笑声,沙发上坐的满满当当,又搬出来不少板凳。

</p>

大伯在城里开了个门店,比起村子里的生活自然是好,可是跟于田一家比起来,就差多了,听说今年女儿嫁出去了,姑爷也算是个人物。

</p>

至于二姑,二姑夫在一家国企上班,正科级,一向以全家最有身份的人自居,这一大家子不算简单,出了陆万财这个呆在村子里,守着陆炳文的。

</p>

当初江晓燕的父母把江晓燕嫁给陆峰,其中也自然有家世的考虑,她没算计到的是,这几位亲戚都嫌弃陆万财穷,很少来往。

</p>

众人好一番叙旧,大伯把目光放在了陆峰的身上,开口道:“听说陆峰现在赚了大钱啊?”

</p>

“万福,刚才还说这事儿呢,陆峰说他在佳美食品厂上班,大老总都得听他的,年轻人有个好的发展是好事情,但是千万不能轻佻浮躁。”于田盯着陆峰教育道。

</p>

“你看你这孩子,才有几个钱就咋咋呼呼的,这事儿得听你大姑父的,人家有见识,不过呢,你也可以问问你姐夫,你瑶瑶姐嫁了,我觉得吧,嫁的一般,陆峰没去是吧?”大伯问道。

</p>

“额....我忙,没去!”陆峰急忙顺着他的说:“爱情最重要,瑶瑶姐幸福是第一位的,钱这个东西可以慢慢赚!”

</p>

“你也知道,你瑶瑶姐很漂亮,对方长得算是帅气,高高大大的,就是工作忙,比你瑶瑶姐大三岁,我是真不太满意。”大伯一脸懊悔。

</p>

“大伯,事情已经成了,幸福就好,钱不钱的,真的不重要!”陆峰劝解道。

</p>

陆峰发现个事儿,屋子里好像安静了下来,也没人劝一劝大伯。

一秒记住

</p>

“他也不算是太穷,是个董事长,就是比总经理还大的那个职位,当然了,你这样的小人物也没见过这种大人物!”

</p>

陆峰现在明白为啥屋子里没人劝了,这家人都这样?

</p>

“又帅气,又是董事长,您不满意啥?”陆峰问道。

</p>

“最不满意的就是,给我买的这根金项链了!”大伯满脸笑容的从脖子上扯出一根金链子,说道:“死沉死沉的,没有半斤也得八两了,人家说没多少钱,算是个见面礼,老于你看看。”

</p>

陆峰被大伯秀的头皮发麻,在这个家,只要不开口说话就是最低调的低调了,根本用不着刻意隐瞒什么。

</p>

陆金月看着自己大哥这幅样子,心里已经明白,老陆家的装逼大赛已经开始了。

</p>

“万福啊,你这么粗的链子,俗了!”于田说道。

</p>

“我也觉得不太好看,硬给买,不买不行!”

</p>

陆峰看这几位把话题扯开,慢慢的往后退了一步,本来不想参与这种事儿,他们喜欢吹嘘自己就看他们吹嘘。

</p>

但是陆峰明显看出来陆万财不服,微微往前走了一步,想插话,陆峰急忙拉了他一把说道:“爸,中午了,该安排吃饭了!”

</p>

“那就先去饭店,今天中午,明天中午都在季豪大饭店,定的全是最好的,没几个钱,季豪饭店老板跟陆峰有交情,硬要给我打折,我说你自己的买卖,不太合适,最后愣是给打了个七折!”陆万财走上前把陆炳文搀扶起来说道:“走走走,吃饭去!”

</p>

下楼的时候,二姑走在陆峰身边问道:“你这佳美食品厂子上班,怎么认识咱县里季豪饭店老板了?”

</p>

“啊?”陆峰眼珠子直转,说道:“有一次参加舞会,就是定在他的场所。”

</p>

“你这一年能收入多少啊?你爸说一年八百十万轻轻松松,你二姑夫新盖的厂子才花了不到一百万,很大个厂子!”

</p>

“我挣不了多少钱,主要是靠跟人合伙偷厂子的原材料,现在管的严,去年被抓进去好几个,不好干!”陆峰生怕二姑一家子找自己安排什么。

</p>

对方一副明白了的样子点点头走了。

</p>

下了楼,楼下停着几辆车,陆峰的桑塔纳旁边停着一辆进口的皇冠,于荣光走了过来,打开车门看了一眼陆峰道:“你这就开个桑塔纳啊?”

</p>

“桑塔纳也很贵了,这车全办下来二十六万呢,当然了,这是厂子的,不是我的。”陆峰解释道。

</p>

“你知道这车多少钱不?”于荣光用手拍着车顶,脸上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傲慢。

</p>

陆峰是真不想猜,这也要比一比嘛?

</p>

“陆峰,你往大了猜,这车全进口,你这不行,你这国产的!”于田走过来说道。

</p>

“四五十万呗!”陆峰随口说了个数字。

</p>

“猜对了,你走一年狗屎运,刚够一个车钱,姑父跟你说,都说穷人乍富嚣张跋扈,别太嘚瑟,人是分层次的,你现在也就是这个层次!”于田伸手拍了拍桑塔纳的前机盖道:“好好努力吧。”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