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那就走吧,去喝杯酒认识认识。”于田招呼道。陆峰有些无奈的站起身,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心里很不愿意去,从江晓燕那几个哥哥,最近一年来打电话过来要求的那些事儿,就看的出来。陆峰若是告诉全家人,自己就是佳美食品的董事长,明年啥也别干了,这些个亲戚绝对跟着他去了南方,一天到晚不知道能找他多少次。江晓燕的两个大哥,去年不断的打电话过来,甚至她爸妈还找过好几趟,最终把一些外包的生意交给两人做,后来给陆峰打电话,要陆峰把佳美食品十几个厂子所有的产品外包装交给他俩做。陆峰在电话里把俩人骂了个狗血淋头,并且警告他们,再得寸进尺就直接跟江晓燕离婚,俩人这才安分下来。“你去不去,磨磨蹭蹭的,快点行嘛,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啊?”于荣光不满的呵斥道。陆金月说道:“怎么跟你弟说话呢,陆峰,你快点!”陆峰推开椅子,挤了半天才从墙角走了出来,于田遇见带着于荣光走出了包间,到了二楼的一处包房内。还没等进房间,于田已经挺直了腰杆,双手放在后背,一副大老板的派头。推开房间门,带头的那人说道:“老钱,于总来了,就是上次帮忙找关系的那个。”陆峰站在门口,看到里面坐着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略微有些秃顶,五官祥和,看样子像是个好说话的人,穿着一件蓝色的衬衫,手腕上带着一块表,整体看上去确实有点派头。陆峰打量了一眼,确实有点眼熟,这人应该在他眼前晃悠过几次,具体的事情记不清楚了。“钱总,你好你好啊!”于田走进去后伸出手,口音也从本县口音,变成了省城话和普通人糅杂的口音。钱总站起身伸出手握了握,开口道:“算是神交已久,于总是大买卖人,不能跟我们这些上班的比。”饭桌上的其他人纷纷起哄,一时间包间内人声鼎沸,笑声不断。“钱总,您这话说的,您现在是副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还有股权,背靠佳美食品那么大的厂子,活的比我们滋润多了。”于田吹捧道。其他人纷纷表示同意。“佳美食品压力大啊,年底时候高层变动,我也是担惊受怕,生怕年底不分红,你们这是自己的生意,自己当家做主!”钱总说着话道:“让服务员搬几个凳子,快坐!”“不坐了,来,抽烟!”于田散了一波烟,说道:“我老丈人明天过七十大寿,今天全家在这吃饭,一会儿还得过去,钱总,你是负责哪个部门的啊?”“我是负责采购,本来是单独的一个部门,年前的时候没完没了的开会,大老总去省里面开会了,明年集团化,还要往大了搞,这些个部门要有变动。”钱总点着烟很是咋呼道。“这佳美食品啥来头啊?弄这么大?我听人说是省里哪个谁的儿子?还是女婿弄的,玩的全是国家的钱啊!”“我还听说是南方人来搞的,是香江那边的,国外大资本,人们说老总很年轻啊,高总娶媳妇没?”“哪个高总?高志伟啊?”钱总一脸不屑的吐了一口烟,用手敲着桌子道:“他不行,你别看高志伟在外面牛逼的很,他又不是大老总,他是总经理,我开会的时候听其他老总说,年底高层动乱那事儿,就是他弄,差点让他卷铺盖走人了。”“高志伟不是老总?”“不是,老总很年轻的,二十多岁,别看年纪小,办事儿狠着呢,他们那些人都不行,人家是股东制,现在又进来几个股东,这个老总啊,人家看不上北方这点小生意,拿着钱去南方玩大的去了!”钱总满脸牛气的说道。“好家伙,这么大厂子看不上?佳美食品一年能赚几千万吧?”“几千万?我告诉你,年底开会,财务的那个老总说,去年盈利一个亿,厂子太多了,遍布全国啊,你稍微跟这个厂子沾惹上点,那就等着数钱吧。”钱总说着话打了个酒嗝。包间里陷入了短暂的寂静,在场的人脸上都写满了震惊,他们知道佳美食品很大,可是做梦也没想到,年利润居然破亿了。现在很多省份除去国有企业,利润破亿的私企,可能连一家都找不出来。于田反应过来,看向钱总的笑容更加谦逊了几分,一个管采购的副总,绝对是有着生杀大权。“钱总,以后有什么事儿就跟兄弟说,我不管是在县里、市里认识一些人,大事儿不一定能帮上你,小事儿绝对没问题!”于田从兜里掏出一包中华,递过去道:“钱总,来,抽烟!”钱总刚把烟塞嘴里,旁边打火机已经准备好了。“钱总,就这佳美食品老总叫啥啊?怎么没听说过啊?”“额......。”钱总靠在椅子上迟疑了起来。陆峰心里咯噔一下,今天看来是藏不住了,心里暗叹一声,只能说交给江晓燕去处理,过完年自己得专心去忙活电子厂的事儿呢。“这个真不知道,人家不怎么在厂子里呆着,我也基本上见不着,但是见了人肯定认识。”钱总磕了一下烟灰,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道:“我跟你们说,真正厉害人物都藏的可深了,就推几个什么经理在外面瞎蹦跶。”其他人纷纷点头,不像是这帮自己开小厂子的,每天开着车,夹个包,还得自己到处跑。“人家那更咱不是一个层次的了,太遥远了,钱总,今天过来主要是带我儿子认识一下,这个是我儿子。”于田掉过头喝道:“荣光!过来!”于荣光急忙挤了过去,很是机灵的微微一弓身子道:“钱总好!”“叫什么钱总,叫大爷!”于田吩咐道。“大爷好!”“你儿子都这么大了啊?现在做什么呢?要是让安排工作的话,就在我手底下干,两三个月后就能当个主管啥的没问题。”“钱总,不是那意思,这小子也算是有点出息,现在在市里机工厂,当个销售组长,那厂子过完年空出来个副厂长的位置,能拉来点活儿,就稳当了。”钱总一下子就明白了,沉吟了好一会儿道:“这个我真不确定,明年看,要是有我能做主的外包采购,我就让他做。”“还有钱总做不了主的嘛,来来来,倒一杯酒,你必须敬你大爷一杯。”于田说着话找了个一两的小杯子,倒了一杯白酒,放在于荣光的手里道:“说两句,说两句!”“大爷,今天我能认您这个大爷,是我于荣光的福气,以后我肯定孝顺您,不敢说像您儿子一样,但是逢年过节肯定不会忘了您的,您的滴水之恩,绝对涌泉相报,但凡您有使唤我的地方,尽管开口,我这人不太会说话,一切都在酒里了。”于荣光说完,仰起头一饮而尽,现场不断有人叫好。“好孩子,这孩子将来绝对前途无限啊!”钱总夸赞道。“主要是看钱总帮不帮了,那什么,我们先........。”于田准备客气两句就回了,掉过头看到陆峰靠在包间门框上傻乎乎的看着,这才想起来还有这位‘董事长’呢。于田不想多介绍,万一惹钱总不高兴不太好,可是又怕陆万财回去嘀咕,想来想去还是开口道:“钱总,我有个侄儿,正好也在佳美食品上班,当个小领导,你俩也见一见,喝一个?”小领导?在场的纷纷纳闷,现在手底下管三五个人都敢自称是小领导,他们这帮人组的局,怎么让个于田不断的往里面塞人呢?钱总也有些尴尬,你帮自己儿子是应该的,怎么侄子也来了?是不是一会儿你那边一大堆来祝寿的都要过来认识认识啊?“人一直在这站着!”于田侧开身子,想让陆峰往前站。陆峰心里想着,站在门口的位置打个招呼就行了,没想到被于荣光一把扯过去,低声道:“怎么那么没出息呢?就这还装逼说自己董事长?往前站!”陆峰盯着他看了一眼,心里很是不爽,一步向前站了过去,钱总掉过头跟旁边的人说话,随口问道:“你哪个部门的啊?”“我...我生产车间的!”陆峰随口道。桌子上已经倒满一杯白酒,于田示意他端起了,等钱总跟别人聊完,好方便敬酒。“流水线上的啊?我跟你们老总还挺熟的,经常一块吃饭。”钱总嘴里说着话,耳朵还在听旁边的人说话,眼睛根本看都没看陆峰一眼,听完隔壁说话,方才回过头端起个酒底子道:“有你姑父面子,有什么事儿可以来找我..........”钱总眼皮子抬了一眼,从陆峰的脸上掠过,话停下了,下一秒他瞪大眼看着陆峰,带着一丝的疑惑,好像在拼命的跟脑子里的那个人做对比!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