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回到包间内,苏有容盯着他上下打量了一眼,问道:“安排妥了?”陆峰点点头没说话。“走吧!”她站起身朝着门外走去。苏有容故意带着陆峰从张凤霞的门口路过,张凤霞看到这一幕有些诧异,整个人愣在了当场,反应过来才走出来看着俩人。“你不是跟朋友吃饭嘛?”“对啊!”陆峰伸手挠了挠头,心里暗骂一声最毒妇人心。“就跟她啊?”“你继续工作吧,别太累了,走吧,咱两回屋去。”苏有容伸手拉着陆峰的胳膊掉过头就走。张凤霞靠在门上,整个人都傻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回到她的房间,苏有容坐下来问道:“怎么了?不开心啊?”“没有,怎么会呢。”“哎哟,我刚才做的是不是不太对?不会给你带来什么负面影响吧?”苏有容一副才反应过来的样子。陆峰坐在她身边,伸手抓着她的手说道:“苏总,你就别耍我了。”“我没有啊!”苏有容轻轻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温柔道:“我爱你还来不及呢,去洗澡。”“我还是想谈一下,你之前跟我说......”“床上谈!”晚上十一点,张凤霞站在走廊口一直没看到陆峰出来,心头蹭蹭的冒火,掉过头就准备给江晓燕打电话。可是又一想,因为这点事儿就弄个妻离子散,也不太值得,自己若是不说,江晓燕也不知道,再说了,她那个人性格弱,陆峰哄上几句,怕又和好,到时候反而怪罪自己。张凤霞左右为难,气急了走到门口,抬脚踹了两脚,掉过头就走,没一会儿苏有容套着一件睡衣打开门,整个人披头散发的叫道:“谁他妈踹老娘的门?”次日一早,关于佳美食品大规模开除管理层的消息再次成为了本市各大报纸的头条,而且王友朝几个人也接受了一些采访,在采访中怒斥陆峰、高志伟一群人是资本家。也就是现在,再往前些年,这三个字都够枪毙的了。楼下港式茶餐厅内,陆峰翻看着报纸,苏有容今天换上了一声淡蓝色的毛线外套,下半身则是白色铅笔裤,配上一双高跟鞋,整个人坐在那说不出的优雅。脸上带着红润,整个人凭空增添了几分姿色,艳丽了不少。“你说你,意气用事,这么大规模的开除管理层,很容易直接崩塌,还是太年轻啊。”苏有容放下报纸搅动着面前的咖啡。“必须杀鸡儆猴,要不然后患无穷,我给底层机会,杀掉这些中层管理,只要底层生产秩序不乱,补齐中层管理只是时间问题而已。”陆峰把手里的报纸折叠起来,闷头吃饭。“陆总还是铁血手段啊,我也不是为难你,只不过我说了不算。”“你的公司你说了不算?你那个时候跟我说,只要我答应把厂房腾给你,一年一个亿是洒洒水嘛,甚至可以提前支付一个亿,怎么你又说了不算了?你说了不算你留我过夜?”“这叫什么话?留你过夜不是因为你爱我嘛?你拿这个当条件?你是出来卖的嘛?”“你!!!”陆峰算是彻底明白什么叫嘴脸了。“你什么你?我得向上申请,至于批不批就不知道了,这段时间你常来,我高兴了,批复下来的概率就大很多,当然了,你也别耽误你的事儿。”苏有容伸了个懒腰道:“我一会儿上去补一觉。”“苏总多说点好话,这个钱年底前要,电子厂的事儿不能耽误,只要我能办的,都好商量。”苏有容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点点头没说话。陆峰吃完饭去了厂子,苏有容上楼的时候刚好碰见张凤霞,两人四目相对火气十足。“昨晚就是你踹我门吧?你一个海归,就这点出息了嘛?”苏有容眯着眼,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说道:“我不跟小姑娘一般见识。”“你能告诉我,你怎么办到的嘛,以前他可是对不不屑一顾的。”“谁还没个求人的时候?以前是我求着他,现在时代变了。”苏有容说完朝着房间走去。回到房间,她第一时间给公司那边打电话过去:“让你们查的事情怎么样了?”“查不到啊,熊猫那边咱也不认识人,不过有人知道,最近陆峰一直通过黄友伟在熊猫电子厂那边活动,专利授权到期也是真的,我们综合判断,他这回是真的遇到难处了,佳美食品处境不太好,电子厂又拿不下,外界很多人都说,他再这么继续干下去,可能把辛苦建立的佳美食品给整垮了。”“我要的是确切的事实,不是外界的猜测。”“苏总,这些事儿不好查,既然对咱有利,咱就开始忙活呗,难不成他还能坑了?签了合同,到时候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啊。”若是刚开始陆峰这么爽快的答应,她确实没啥疑虑,可是这么长时间接触下来,她感觉事情不对劲。透着一股子邪乎,事出反常必有妖,只是不知道风险在哪儿,苏有容做事儿这么多年,靠的就是谨小慎微,毕竟干她这一行的,要的就是个安全。“好好查一下,该花钱就花钱,知道嘛!”电话那头答应下来,苏有容挂了电话,靠在床头上整个人略微有些恍惚,原本以为控股失败,谁能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呢?陆峰到了厂子,明显的感觉出来整个厂子更加忙碌了,前来应聘的人络绎不绝,从昨天开始就已经有一批人被提拔了,情况基本稳定。路过财务的时候看到李总来了,陆峰走了进去,开口道:“李总,休假很爽吧?”“啊?哈哈哈哈,为公司办点小事儿而已。”李总随口道。“公司改组了,你也被纳入到合伙人中,今天带着公章去银行,把公司账户解冻,有几个厂子快发工资了,还有就是把最新的财务报表放我办公室。”陆峰吩咐道。李总略显诧异,紧接着喜出望外,没想到自己都快七十岁的人居然还有人生事业第二春,开口道:“谢谢陆总了,我肯定好好干!”“您客气了。”陆峰说完掉过头走了。回到办公室,把高志伟叫来,问了一下各大厂子的情况,几个厂子出现了短暂的骚乱,好在已经稳住。稳定人最好的办法,就是高工资,这一点上陆峰做的很不错。“预计年底吧,人员就恢复的差不多,咱厂子的人员流转是非常快的,也正是这个原因,所以各个岗位都很好适应,主要还是各大厂子的厂长、主任、总经理啥的,这些骨干没有流失掉。”“我待他们又不薄,没理由跟着那些人折腾啊!”“对对对!”高志伟沉吟了一会儿道:“陆总,有个事儿跟你说一下,不是要继续融资嘛,我认识个老总,人家给我打电话,说有兴趣,认投个五千万,当然了,我跟他关系也浅的很....。”高志伟急忙解释,毕竟这一波弄的,陆峰肯定不希望再出现董事会被篡权的情况,股东跟总经理认识,这本来就有风险的。“没事儿,融资的条款改一下,新合同改成,新股东一年内禁止发起董事会,禁止使用所有权,禁止抛售手里的股权,同时我们会保证他们的收益,当低于收购价百分之五十,我们回购。”“那我最近找几个律师拟定一份新合同,我就给人家个准话?”“行!”陆峰忽然想起了什么,开口道:“对了,今年省里面能不能给咱个行业龙头企业这样的名称?还有就是知名企业啥的。”“这个我倒是没问,不过咱现在是公益企业。”“有啥用?”陆峰摆摆手道:“算了,我到时候去省里开会问一下,能弄到这么个称号,印在产品包装上,效果绝对好。”高志伟琢磨了一下,还是得人家才能成事儿,自己就没想过这类营销。最近佳美食品的新闻不少,前来采访的络绎不绝,陆峰全部推给高志伟,自己以后再也不接受什么采访了,低调做人。高志伟忙不过来,干脆交给广告部。陆峰虽然不想多管,可也翻看着桌子上的各种报表,尤其是财务的,财务没钱他去哪儿搜刮去?翻看了半天,看到了一份关于在央视打广告的计划,里面有几份广告计划,同时还有报价,一年几百万到上千万不等。里面也写到,娃哈哈去年准备打广告,因为佳美食品打了个措手不及才导致计划流产,明年将会再次卷土重来。仔细的看了一下几份广告的宣传语、时长、报价,陆峰选了其中一个较为便宜的签了字,价格为八百六十万!一上午的时间开了几场会,现在主要的问题就是把内部管理稳定下来,与此同时,陆峰也在通知各个厂子腾地方。他心里比谁都明白,苏有容其实比自己更着急,这件事儿若是成了,她才是最大的获益者!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