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崔秘书听着电话里的盲音心头有火,嘴里骂骂咧咧的,本来他想着帮崔宁说一句,敲打敲打他。

</p>

没想到自己被敲打了。

</p>

“妈的,等我给你传话?等着吧!”崔秘书说完开始忙活自己的了。

</p>

陆峰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耳边听到江晓燕开门声,接着是一阵脚步声,他急忙闭上眼睛。

</p>

卧室门被打开,江晓燕探进脑袋看了一眼,轻轻的把门关上了。

</p>

陆峰用被子蒙着头,这么长时间来,他第一次有足够多的时间让自己安静一下。

</p>

上午十一点多,黄友伟开完会走了出去,崔秘书紧跟在身后把一些简要的事情做个汇报,马上就是年底,黄友伟也该去省里汇报工作了,好在他拿的出手的成绩还算不少。

</p>

尤其是电子厂的事儿,年内如果办妥了,绝对是露脸的事儿。

</p>

“那个陆峰没打电话过来嘛?这都几天了,怎么一点都不上心呢?”黄友伟嘀咕道。

</p>

崔秘书站在一旁琢磨了一下,反正他说十来天,拖他几天又何妨,开口道:“可能是不太好办吧,食堂已经准备好了会议餐。”

</p>

“不太好办也得有个进度啊,就跟失踪似的,不行,现在给他打电话。”黄友伟很心急,全省都快知道他把这事儿快办好了,不到一个月时间就去省里汇报工作,没了音讯怎么能行?

</p>

崔秘书做梦都没想到黄友伟对这事儿这么上心,站在那很是尴尬,这电话打过去,自己怕是吃不了兜着走。

</p>

“您先去食堂,我再去问问,可能下面的人接的电话。”

</p>

黄友伟看了他一眼,已经感觉到什么,开口道:“一会儿给我汇报。”

</p>

崔秘书点点头,目送着黄友伟离去长舒了一口气,心里再不爽,他现在也很明白陆峰在黄友伟心中的地位,俩人的利益是高度一致的。

</p>

他装模作样的去查了一下。

</p>

食堂内不断的有人跟黄友伟打着招呼,所见之面皆是笑脸,一个比一个谦卑,更有甚者前倨后恭,端着酒杯故露丑态供他作乐,引一个哄堂大笑。

</p>

崔秘书疾步匆匆的走了过来,低下头道:“陆总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我刚好不在,刚才问了一下,陆总说,已经准备好了,最多十天时间他们的货物会运送到佳美食品各大仓库,让您告诉熊猫那边,可以准备专项行动了。”

</p>

黄友伟放下酒杯冷眼看了他一眼,开口道:“崔秘书,我还是希望你能清楚自己的位置,做点自己该做的事情。”

</p>

“是是,是我失职,我写检讨!”

</p>

“这件事儿抓紧办,而且要办漂亮了,对于这种国之硕鼠,一定要绳之以法!”

</p>

陆峰迷迷瞪瞪的睡了一两个小时,耳边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还没有供暖,他紧了紧身上的被子。

</p>

苏有容一整天的时间都在打电话联系各方,其他人对于这么快的推进速度也有些不敢置信,然而各方汇聚的情况来看,陆峰真的到了绝望的关口,这个时候投降,又显得恰如其分。

</p>

这些人早就准备好了一切,当天一架航班降落,二十多号人提着行李箱直接入住了天悦大酒店。

</p>

傍晚时分,陆峰在家吃了饭,跟江晓燕说了一声出门去了。

</p>

到了苏有容房间,发现她人不在,问了一下服务生才知道今天来了一帮人,在六楼会议室开会呢。

</p>

会议室桌子上放着一张地图,佳美食品的所有厂子所在地、规模、覆盖省份的市场份额都做了详细的说明。

</p>

“虽然这几年国内彩电的指标化已经取消,不过对于高档电器的追求依旧非常炙热,我们调查的数据,每年有上百万台的市场缺口,不得不说佳美食品的这些厂子,基本上实现了整个北方全覆盖。”

</p>

“我还是不太放心这个陆峰,这人心思多的很,咱能不能出钱买下来?”

</p>

其他人也是这个意思,毕竟厂子握在自己手里才放心。

</p>

苏有容连连摇头,靠在椅子上道:“我知道你们不放心,不过此一时彼一时,他现在已经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p>

“哦?苏总明示!”

</p>

在场的人脸上都饶有兴趣的看着苏有容。

</p>

“没办法,男人嘛,都是肤浅的,容易陷入到美貌之中,不可自拔,原本他还顾忌有家庭,现在家庭破碎了,他的世界里只剩下我了。”

</p>

“苏总,这人性格奸诈,手段下作,这是很多人给出的评价,万一这是给你下的套呢?”

</p>

这种结果她不是没想过,可是他难不成多年前就设计下孩子不是自己亲生的这个套,只能说命该如此。

</p>

众人虽然略有疑虑,不过对于这么痛快达成合作还是很开心的,把准备的合同交给苏有容,让她去签。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