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金婷婷吓了一跳,惊叫了起来,苏有容冲过来一把将陆峰拖了起来,现场乱成一团!陆峰这边就崔宁一个男人,众人七手八脚把他抬到卫生间吐了个干净,已经醉的不省人事,这个时间只好去医院了。苏有容并没有乱,跟金婷婷客气了几句,把她送下楼,找了一辆车!“陆总,没事儿吧,你先去看看他吧。”金婷婷担心道。“没事儿,就是喝多了而已,你回去早点休息,陆总跟我说过你,他说把你当妹妹看,那套房子想住就住,若是手头紧张了,也可以卖、出租什么的,处置权在你手上。”苏有容顺手关上了车门说道:“拜拜,有什么问题随时可以来找我们,我们是你的家人。”苏有容这话太温暖人心了,金婷婷点点头,虽然是第一次见苏有容,可是觉得她很让人亲近,说道:“你也早点休息,我走了啊!”车子慢慢远去,苏有容看到一群人架着陆峰下了楼,她很是无语,陆峰身边连个撑起场子的人都没有,还得自己站出来打圆场。张凤霞看到苏有容去送金婷婷,以为她趁机想巴结人家,整个人气的快炸了,吼道:“你一天到晚跟在他屁股后面,这会儿不管了?”“管什么?你跟我吼什么?他就是喝多了,能死了啊?”苏有容呵斥道。“他难受啊,送去医院,刚才都吐不出来了,都吐酸水了!”张凤霞急的都哭了。“吹的半瓶白酒都吐了,别说吐酸水,我当年吐血不也没死嘛。”苏有容走上前质问道:“那些客人不得送嘛,把人家丢在那?得罪人怎么办?”“他命都快没了,你还想那些?他过的好比什么都好,什么钱啊、关系啊,全是狗屁,你就是想巴结人家而已。”崔宁站在一旁架着陆峰,看两个不是陆峰老婆的女人争辩这个事儿,忍不住开口道:“咱能先把他扶上车,去医院嘛?”苏有容不跟她争执,走上前架着陆峰往车旁走,张凤霞急忙打开车门,去了医院检察了一下,并不需要洗胃,灌了一些解酒药,呆了一个小时,陆峰有了意识,回了酒店。已经是后半夜三点,陆峰踉踉跄跄被架回房间,放在床上俩人各自回房间了,又过了一个小时,苏有容从房间出来,掏出另外一张房卡进了陆峰房间。一整夜的时间,黄友伟睡不着,脑子里全是那一通电话,已经是凌晨四点,他猛的坐起身去了书房,拿起电话给崔秘书打过去。“通知那几家报社,之前撤下的宣传今天上马,熊猫分厂收购的事儿继续。”黄友伟衡量了半天,还是觉得让陆峰折腾一下对他更有利,只要不大乱,他就是赚的。几大报社临时改稿乱成一团,好在之前有准备好的稿子,直接上就好,今天的报纸整整慢了半个多小时,到底报刊的时候,已经天光大亮,六点半了。标题是:持续推进熊猫电视厂问题解决,引进佳峰电子科技,驱动企业助力,让沉寂的车间忙起来。本来当地的一些企业对于这件事儿,已经当笑话看了,甚至周边市都当笑话说,没想到一夜之间死灰复燃,最早看到这张报纸的人都有些惊奇,尤其是知道一点内幕的人,心里都纳闷。是什么让惧怕风险的黄友伟干出这种事儿?看的出来,这个佳峰电子科技有点实力,至少现在来看,背景不简单,可是熊猫分厂不好弄,那就是个泥潭,三方势力在那搅和,就怕一些人玩不转,弄成笑话了。早上七点多,陆峰迷迷糊糊伸了一下手,搂到一个人,皮肤软绵绵的很舒服,下意识的往紧搂了一下,继续睡觉。睡着睡着感觉不对,整个人吓得一机灵,睁开眼睛去看。“醒了啊?”苏有容靠在床头上说道:“头疼不?”“问你话呢,喝酒喝傻了?饿不?”“你....你怎么在我床上。”陆峰看她光着膀子,整个人都傻在了当场。“趁你喝多,把你睡了啊!”苏有容似笑非笑道:“要不要帮你报警,告我强奸?”陆峰撩开被子看了一眼,急忙把被子盖上,朝着四周看,问道:“那个.....。”“找你那裤衩子啊?让我扯烂了,台灯上呢。”苏有容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台灯,顺手从床头柜拿起女士香烟点着一根,掉过头塞进陆峰嘴里,又给自己点着一根道:“躺一会儿去吃饭吧。”陆峰看着台上上挂着的几条布条,他无法想象昨晚发生了什么,抽了一口烟开始找裤子。“不开心啊?你他妈都喝成那德行了,我能把你怎么着?”苏有容顺手把烟丢在烟灰缸,伸手把陆峰往床上压,说道:“来来来!”“苏总...苏总,别这样!”苏有容又把烟拿起来抽了一口,不屑的哼了一声道:“你现在腿都是软的,以后身边没个主持大局的人就找个顶酒的,您没看见您那位秘书,哎哟喂,他吐酸水,他快死了.......”陆峰从行李箱找出一身衣服换好,他现在只想一件事儿,那就是自己赌赢了没。半个小时后苏有容穿上衣服开始洗漱,张凤霞敲了敲门,走进来手里拿着一沓报纸,脸上挂着笑容。“今天报纸头条都是咱,这事儿成了。”陆峰听到这话笑了起来,伸手接过报纸看了起来,张凤霞发现卫生间有人,看了一眼问道:“你怎么在这?”“我在这洗漱啊。”她狐疑的打量了一眼,并没有多问什么。上午九点多,崔宁就接到消息,让陆峰去开会,这消息对于崔宁而言简直就是天降喜讯,陆峰十点到底会议室,现场已经有不少人了。黄友伟走进来看了一眼,眼睛里满是血丝,显然一夜没睡,开口道:“都坐吧,熊猫分厂的情况介绍一下,先说一下,这位是佳峰电子科技的董事长,陆峰,这位是小李村的村主任,赵二苟!”陆峰打量了他一眼,脸色黝黑,有着几道深深的沟壑,头上顶着一个软踏踏的蓝色帽子,还写着小李村小学的字样,一眼看上去就是个农民。“你好!”陆峰伸出手道。“熊猫厂家代表人没来,坐吧。”黄友伟坐下来摆摆手,示意一旁的几个人可以开始说了。“熊猫分厂,立项于1985年,成立于1987年,占地一千九百二十七亩,建筑面积一千二百六十五亩,是当时本市十大超级计划的一项重点工程,参与主体,熊猫电子责任有限公司,技术入股,包括技术专利授权、使用、品牌授权、使用、销售渠道授权、使用。”“熊猫占股百分之四十五点五,厂房建设、机器购买、由本市财政和小李村共同出资,共出资一亿八千四百六十二万,本市市政占股百分之五十一,小李村占股百分之三点五......”“停一下!”赵二苟叫停了下来,说道:“这事儿不是这样的,当年我们村在乡镇支持下,借贷到五千万,我们当时要求以土地入股,一千九百亩地那可不少,要么给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要么给百分之十,我们村的人都去那上班,至于你们提的三点五,我们不认.....。”“是这样啊!”黄友伟揉了揉眼睛说道:“你们当时那个钱,是当地乡镇企业给的,那些企业人为啥给你们钱,就是想通过你们掌控一些股份,然后勾结一些官员,以股东的名义动手脚,已经判了,侵吞国有资产罪。”赵二苟连连摆手道:“我不管他是侵吞啥,或者这个总,那个总的,是坐牢还是枪毙跟我没关系骂我们要股份,要么就给钱。要么就把地给我们恢复了。”现场开始嚷嚷了起来,陆峰感觉出来,这里面的窟窿不是一般的大,伸手拿过资料看了一眼,这个厂子不仅能生产电视电子管、主板,还能生产显示屏,当初建厂设定的年产量是一千万台!厂子就运转了几个月,伴随着一大批当地的乡镇企业家被捕而终结,股权陷入巨大纠纷之中,村民要地,要钱,要股权,可是他们之前投进去的钱全是那些乡镇企业的。再加上市场不景气,当年根本消化不掉如此庞大的产能,这么大一项工程硬生生就这么荒废了。陆峰简单的盘算了一下,这个厂子想要拿下来,没有两三个亿根本就是做梦。双方争执半天,赵二苟不说话了。“回去要好好做一下村民的工作,那些东西本来就不是你们的,跟他们讲道理,今天就到这吧。”黄友伟打了个哈欠,看向陆峰道:“陆总,你拿着资料自己看吧,再跟你多说一句,别给我出幺蛾子,手脚干净点。”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