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黄友伟打着哈欠走了,只要不出大乱子,他不想多管,陆峰只要搞定了小李村和熊猫厂家,本市根本不怕陆峰不给钱!陆峰把资料放下,看向赵二苟问道:“赵村长,咱这个股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里面的数据很混乱啊,而且牵扯到一起侵吞国有资产的案子,按照最后的表述,你们只拥有百分之三点五的股权。”“后面那个股权是扯皮造成的,我们投进去五千万啊,全打水漂了,而且地也占了,陆总,我昨天在村子里也开了个会,我们也不多要,一口价,五千万!”赵二苟伸出五个手指头道。陆峰翻看了一下,黄友伟现在只认小李村百分之三点五的股权,如果给五千万的话,那么这个厂子的价格就被抬高到十五个亿了。这种价格,国内私企估计没有哪个能拿得出来。“当然了,陆总如果觉得价格有点高,我们还能接受两千万的价格,但是有个条件,那就是我们村的人都要进厂上班,工资不能低于五百块。”陆峰连连摇头,这两个条件都不能答应,看向赵二苟道:“我还是希望赵村长能给出个合适的解决方案,现在你提出的条件,差距太大了,我也是真心想解决这件事儿,你们拖着,最后什么都拿不到。”“陆总,我是村里人,种地的,不懂那些,就是个传话筒,这些都是村里人的意思,村民们说了,咱也不占人家便宜,就是把投进去的钱拿回来。”赵二苟黢黑的脸上满是为难,从兜里掏出没有烟把的迎宾烟点着抽了一口。陆峰微微点头,开口道:“那就先这样,还是希望赵村长回去多做做工作,咱把这事儿好好解决了,明天我去厂子看一下,顺便去听听村民的意见。”赵二苟点点头走了,陆峰整理了一下资料,坐在那琢磨了好一会儿,他不想给黄友伟添麻烦,能够拿钱开路,最好是拿钱开路,多花个几百万小意思。陆峰翻看了一下当年的判决书,几名乡镇企业老总通过勾结小李村,从而控股熊猫分厂,利用股东身份安排了赵某、李某等三人担任重要职位,为这几家乡镇企业输送利益高达八千四百多万。在当年这是震惊全省的大案!当年的小李村村长已经判了,投资的五千万被认定为无效投资,通过赃款抵扣直接给了本市国库,小李村的占股从百分之二十五,下降到了百分之三点五,可是小李村的人不同意。全村人大闹工厂,加上官司缠身、市场原因等,几个月后就关门大吉了。此后两年时间,不断有企业前来收购,甚至是国企,最终都没能跟小李村谈妥,没了下文。小李村,全村户籍人口一千七百四十五人,实际住户只有四百多人,其中一半还是四十岁以上的中老龄人口,由于紧贴城区,基本上都进城了。“四百号人?五千万?”张凤霞翻看着资料叫道:“这要是给了,华西村在小李村面前都是穷鬼啊!”“法院都判了,显然就是想赖账,一口咬死了要五千万是之前收购企业失败的原因,看的出来,这一村子人难缠的很!”苏有容分析道。“我觉得先找熊猫厂家吧,跟市里把收购合同一签,然后走法律程序,小李村就算是按之前的算,也才百分之二十五,就是个小股东........”苏有容直接打断了张凤霞的话:“太理想化了,知道什么叫小鬼难缠嘛,厂子就占着人家的地,人家不高兴,你还想开工?就怕你连大门都进不去。”陆峰把资料整理了一下,放进文件夹道:“明天去村里看一下,能好好谈就好好谈。”苏有容耸了耸肩膀,对于这件事儿,她并不太看好,不过她也知道,黄友伟在这,陆峰有些施展不开拳脚。关于佳峰电子科技收购的事儿已经铺天盖地,尤其是对熊猫分厂的回顾到处都是,相比陆峰在长三角地区的热闹,焦恩凡的恩凡电子科技在珠三角地区顺风顺水,厂房、机器、宣传很是到位。产品虽然还没出来,不过已经召开了一场产品发布会,预计在年底第一款名叫不凡晶管彩电将会面世。在产品发布会上,焦恩凡隆重的介绍了自己背后的技术团队、高科技厂房、高端路线、各种拗口的黑科技名称,顺便踩了一下陆峰,最后的一个环节叫做,对手在哪里?两人基本上在同一起跑线,做着同一件事儿,然而现在双方的进度可以说是天差地别。赵二苟回了村,村口蹲着六七个中年男人抽着烟,站在村口能够看到远处宛如小山一般的熊猫分厂。“谈的咋样了?给钱不?”“村里人都等着消息呢,能给多少钱啊?”“我看报纸说是个大老板啊!”几个人七嘴八舌的说着,赵二苟停下摩托车看了几人一眼道:“就等着发财吧,我跟你们说,能不能富,就看这一波了。”“要多少钱?”赵二苟伸出五根手指头,说道:“五千万!”“五千万?这要的也太狠了,别把人吓跑了。”“就是啊,咱这回实在不行就卖了吧,我家缺钱,分个一两万盖几间大瓦房。”赵二苟看着如此短视的几人有些不太高兴,他们还是不懂这厂房的价值,这两年时间不知道多少企业来过,哪个企业来不得从身上抠一层油水下来。若是签字卖了,那就真跟自己没关系了,一顿饱,还是顿顿饱,他分得清。“你们回去跟村里人开个会,把孙二、四标、六子叫到村委会,我跟他们谈一谈。”赵二苟说完拧动油门走了。赵二苟想的很简单,陆峰这么大个老板,想要成事儿不得掏个红包啊?而且他看陆峰年轻的很,不过是个毛头小子,从他身上刮个几十万轻轻松松,到时候他拿出一点分给村里,想要把这个村长当好了,就得学会欺上瞒下,使劲儿刮油水。回去的路上,赵二苟心里还在骂上一任村长,一千九百亩地就那么卖了,到他手里无地可卖啊,停好摩托车啐了一口,骂了一句真他妈黑。没一会儿,三四个人流里流气的青年走了进来,一个瘦高个,叫孙二,斗鸡眼、罗圈腿,身上有纹身,另一个略微有些肥硕,大光头,目光涣散,头顶有一道长长的疤痕,叫四标。唯一正常的就是长头发,穿着喇叭裤的男子,嘴里叼着烟,略显潮流,叫六子,走进来说道:“赵叔,谈的咋样?”“六子来了啊,坐吧,吩咐你点事儿,明天大老板要来,能不能榨出油水就看你了,这回是个毛头小子,吓唬吓唬,你把乡里那些狐朋狗友都叫来,到时候按照十万块的来。”“您放心吧,这事儿我绝对办的妥妥的。”六子抽了一口烟,坐在了桌子上,说道:“要不多要点,碰上一回不容易,要我说,就干票大的,直接把厂子里机器拖出来,卖废铁。”“多,里面有个大铁疙瘩,卖给废铁站最少....五...五百!”四标激动道。“闭嘴,那厂子几乎每个月都有人检查,我告诉你们啊,别乱动,小心蹲大牢!”赵二苟又吩咐了几句,让他们离开了。在这个村子里,六子绝对是混的最好的,跺一脚全村都怕,至于孙二和四标俩人,算是狗腿子和打手。有六子帮忙,孙二狗这个村长才当的安稳。次日,村子里拉起了欢迎的横幅,上午九点钟,几辆商务车停在了厂子门口,陆峰下了车,看着被雨水冲刷而斑驳的墙体,旁边杂草丛生,巨大的门楼写着熊猫电子制造厂,甚至连红绸布还在上面。宽大的厂区,里面高达的厂房和一大堆建筑足以看的出当年的雄心,这里可以容纳一万九千名员工,能够容纳三千人的宿舍区域,以及五千人的食堂。陆峰进入厂区,看着一马平川的区域,显得整个人格外渺小,车子停在了厂房,里面机器整齐的摆放着,甚至很多机器还没拆封。电子流水线已经铺装好,走进这里,仿佛就是一个即将开工的大型工厂,只是在即将运转的一瞬间被人按下了暂停键。食堂的桌子上落满了灰尘,一块黑板上写着,鱼香肉丝五角、土豆茄子三角,下面的落款是1988年五月十九号。崔秘书在一旁叹气道:“太可惜了,这里真的太可惜了。”苏有容微微点头,就算是她都觉得,只要陆峰搞定小李村,这里就像是上天为他精心准备的礼物。赵二苟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中午了,开口道:“陆总,时间快中午了,咱进村吧,村里准备了饭菜,虽然不如城里的酒席,不过也算是农家风味。”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