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厂子里的人反而很开心,尤其是一些普通员工,恨不得给这些人放个炮仗欢送,外界反应很强烈。陆峰一下子把佳美食品整个管理层掏空,一旦很多工作来不及交接,就容易出大问题,王友朝甚至放出话来,不超过三天,佳美食品绝对乱成一锅粥。他今天怎么让这些人滚蛋,就怎么请回去。下午,陆峰将市场部、广告部一些对外的部门员工调到采购、仓库、出入货等一些重要地方,做好交接工作。先保证生产、进出货、厂子的基础能够运营,并且加大对外招聘。确实更加忙碌了,不过整体运行的还不错,这些工作可替代性很大,傍晚时分,陆峰去各部门看了一下,又给各大厂子打电话问了问。短暂的混乱之后以及恢复了秩序,最近这些一个人干三个人活儿的,全部是三倍工资,并且很多人表示,自己完全能干,不需要再招人了。除去底层主管外,中层管理就比较麻烦,尤其是对于一个部门有决策力的,这种管理层很重要。大的方向没问题,重新积累人才知识时间问题而已。办公桌上放着被开除人员名单,粗略的算了一下,年底如果股权分红的话,这帮人得拿走大几百万,又省钱了。“陆总,这是关于集团化后总部的一些想法,挑了几个地方!”高志伟拿着三个文件夹放在了桌子上。“有空再说,别啥也往我办公桌上放,今年我给你定一个亿的目标,还差不少啊,我翻看了一下差三千万,冬天饮品卖不好可以理解,后面为了提高利润率就缩小中奖率,这种杀鸡取卵的事儿就别干了。”陆峰看着他道:“再来一瓶这种模式,足够你玩十年,只要做好防伪技术,多打击那些造假的,就能一直做下去,市场上学会常态竞争,产品上要错位竞争、精细化竞争,要有干架精神,不服就干,你打着打着就会有一天发现,你成行业第一了。”“我知道了,那两个月销售压力大,以后不会了。”“我后面再看,晚上有个饭局。”陆峰站起身准备走。“陆总,这不是快年底了嘛,省里面有个排头兵企业嘉奖会,邀请您去参加,我本来想着您在南方,去不了,我就代替,现在你回来了,就去呗。”“什么时候?”“十二月初,还有一个多月。”“早着呢!”“那个......”陆峰掉过头有些有些无奈,开口道:“你一块说完,我真不知道我不在的时候,你怎么管的。”“咱今年是本市交税大户,那些厂子不都是三年免税嘛,我就把那些地方一些税挪到咱市了,交税大户返一半的钱,市里的意思是,给法人披挂彩带,颁发证书,到时候拿卡车拉着去游街,给大家看看。”“你让我去啊?”陆峰不敢想那个场面,问道:“也是十二月啊?我站大卡车上,冻死人啊!”“可是这事儿露脸!”“停停停,以后这种露脸的事儿你少给我包揽,再说法人不是我,大头啊,让他去,没别的事儿了吧?”“咱今年是慈善大使,捐了不少,出席一个慈善晚会,还有本地的商会晚宴、食品行业晚宴、产业交流会、去年你参加的那个什么舞会,今年还想叫你去,还有一大堆舞会、晚宴、还有本市气功协会的会长,想收你当徒弟。”人怕出名猪怕壮,陆峰感觉出来,以后自己得藏的更深一点,皱眉道:“那些什么晚会好赖跟商业沾点边儿,那个气功啥情况?”“你是不是在一次晚宴上打过个练气功的?”“好像有这么回事儿,怎么了?”“人家这个会长说,你的资质奇高,他点拨了几句就能打败多年的气功大师,说你根基极佳,还说有你的合影,前段时间我还让律师起诉警告了一下。”陆峰没想到,自己也有被人蹭的一天,苦笑着道:“行吧,乱七八糟的会议全推了吧!”赶到天悦大酒店楼下,刚好碰见张凤霞在旁边小卖部买东西,她看着陆峰问道:“你找我啊?”“我来这吃饭,手头工作忙的怎么样?”“老样子呗,柳总那边招人基本上没啥进展,他说想拓展点海外人才,不过需要钱,暂时主要是做外形图纸设计,还有就是你说的,皮实耐用,价格实惠的彩电,你跟谁吃饭啊?晓燕姐?”“一个朋友,你忙你的吧,常在这边办公也不是个事儿,过段时间你回去吧,电子厂有动静了,到时候我飞过去。”“哦哦!”张凤霞往前走了两步,忽然停下脚步问道:“什么朋友啊?男的女的?”“你他妈管得着嘛?滚滚滚!”陆峰连推带拽的把她拉进大堂,让她上楼去了。张凤霞这个人,有着一股朴实的正义感,她对苏有容本来就不爽,有些话陆峰又没法直接跟她说,只能想办法避开。可是本市像样的酒店就这么一家,叹了口气上了三楼,找了个包间把苏有容叫了出来。“就咱两?”苏有容穿着睡衣,套着拖鞋,抽了一口烟问道。“你想见谁啊?”“张凤霞不吃饭?”“她现在是上班状态,点菜吧,今天天气挺冷的,要不?喝点?”“白的啤的?”“白的!”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陆峰感觉有些燥热,把外套脱了搭在旁边椅子上,目光盯着苏有容上下打量着。“你看啥呢?”苏有容脸颊两片飞霞,显得更加妩媚。“看你身材好啊,你这样的女人,真的是销魂蚀骨。”“那你不也一直很克制嘛,看来我也没你说的那么好,要不然你怎么忍得住,多少次我主动上门,你都不要。”“我以前不懂事儿。”陆峰笑眯眯的看着她道:“不懂你的好,你机票退了嘛。”“问这个干嘛?我是你什么人啊,难不成让我陪你在这个破地方?”苏有容说着话抽了一口烟,灯光下烟雾毫无规则的舞动着。“你是我的小心肝啊!”“额?”苏有容笑了起来,伸出一根葱白的手指头勾了勾,陆峰探过头,她用两根手指头捏着陆峰的下巴,嘴对着嘴说道:“你好乖巧啊,我有点不习惯,你不跟我说实话,我明天就走。”“我缺钱!”“佳美食品又没倒下,你随时可以套现的。”“一点五个亿不够,那家电子厂的专利授权到期了,对方狮子大开口要好几个亿,我找了关系,前前后后忙活着,有消息了,要一个亿。”“谁要?”“当然是办事儿的人。”“所以你现在在我面前跟条哈巴狗似的?我那天说过,你有求我的一天,连我都没想到这么快!”苏有容说着话抽了一口烟,朝着陆峰的口鼻吐了出去。“咳咳咳!”陆峰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开口道:“你说过给我一个亿的。”“那得我高兴呀!”“那你怎么能高兴?”苏有容想了想道:“今天晚上你别回去了,让姐享受享受,有些事儿得在办公桌上谈,有些事儿适合在床上谈,你需要钱,就对我示好,可是这几个月我陪着你到处奔波,怎么算?”陆峰根本没想到她会提这个条件,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的一面是自己不用花钱,坏的一面是,张凤霞住在这,今晚不回去,江晓燕肯定要问。“咱换个酒店。”“什么意思?”“我觉得这个酒店......额....风水不好!”陆峰重重点点头道:“跟咱两八字不合。”“呵呵,你看你那一副偷情的样子,我就这么拿不出手?我一直好奇,你是不是跟那个张凤霞搞破鞋,我听说你靠人家爷爷啊?”“没有,别瞎说,换个地方!”“现在你有资格跟我在我面子说这些嘛?我说在哪儿就在哪儿,哪怕是野外、走廊、车上你都得答应,风水轮流转,现在轮到我了!”苏有容盛气凌人道。陆峰脸色很难看,不过在忍着,点点头道:“那我给家里打个电话。”“可以,告诉她,你得服侍我了,我告诉你,老娘的钱可不好赚,现在能给你一个亿的,恐怕只有我了,连银行都不一定能在短时间内贷出这么多来,你可要乖乖的哦。”“我会的!”“去打电话吧。”陆峰走后,苏有容瞬间沉下了脸,心里有些打鼓,陆峰什么脾气她很了解,就刚才自己那说话口气,以前的话,早就大耳光打上来了,现在反而低眉顺眼的。他真的遇到困难了?按理说,佳美食品撬动一两个亿还是没问题的,以他的性格根本不会给任何人低头的,事情有些不太对劲儿。可又一想,佳美裁那么多管理层,外界普遍不太看好,电子厂对于陆峰来说又是不可能放弃的项目,为了保住电子厂,临时委曲求全也是可以理解的。她心里的狐疑一时半会绝对不可能打消,需要更进一步的试探。陆峰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自己在外面应酬,晚上就不回去了,挂了电话,陆峰长舒了一口气,心里暗暗在想,自己现在得忍,只有这样她才信自己真的缺钱!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