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江晓燕刚回到楼下就被几个老婆婆一个劲儿的夸好福气,隔壁楼的几个小媳妇看着她更是满眼嫉妒。“你上辈子不知道修了多少福气,才嫁了这么好的男人。”“是啊,陆总绝对算是有钱人,还能弯下腰做这些事情,啧啧啧,我家那头,跟猪一样。”“人们都说漂亮女人最好命,人家长得也漂亮啊。”江晓燕在楼下被这么一顿猛夸,她自己都是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问了一下才知道,陆峰把自己家门打开,又是拖地,又是洗衣服的。楼上楼下都来看,一群女人站在那一个劲儿夸,俨然成为了本栋楼的三好男人标准,江晓燕进家门的时候,看到房门大开,一股股饭菜的香味飘荡了出来。陆峰围着围裙,端着一盘红烧鸡翅走了出来,看到母女二人站在门口不进来,开口道:“进来啊,这是自己家,不认识了?”江晓燕看着他那幅样子被气乐了,开口道:“您老人家这么大动静,全楼的人都知道你一个大老总又是拖地,又是做饭的,听说好几家都因为你打架呢。”“没办法,谁让我优秀呢,快,开饭了,多多,洗手去。”陆峰招呼道。江晓燕坐在桌子前,看着这一桌子菜,心里说不出的温暖,她想要的就是这样简简单单的生活,可是她也知道,陆峰偶尔做一顿可以,天天做饭那就是厨子了。“有什么开心事儿啊?”“没什么,就是忽然想起我老婆的绝世容颜,就想做顿饭!”纵然知道他这人油嘴滑舌,江晓燕依然红了脸,站起身道:“把门关上吧。”“别介啊,今天就开着门吃饭,让他们看看。”陆峰伸手把她按在了位置上,坐了下来。楼上楼下的时不时路过,熟悉的站在门口聊会天,看着江晓燕满脸的羡慕,陆峰假客气半天叫人家来吃饭。幸福是什么?或许幸福中一直掺杂着炫耀,今天的江晓燕感觉自己很幸福。次日早上,陆峰并没有先去厂子,反而是直接去天悦大酒店,敲响了苏有容的房门。房门打开,苏有容看到是陆峰有些诧异,开口道:“你找我有事儿?”“额.....”陆峰深吸一口气耸了耸肩膀,显得很是局促,盯着她的脸露出一点笑容问道:“什么时候走啊?”“你搓手干啥?”“没啥!”陆峰把手放在背后,说道:“不请我进去坐坐啊?”苏有容脸上露出一抹意外的笑容,说道:“你不怕发生点啥啊?进来吧,我明天上午的飞机,东西都收拾好了。”“真的要走?”陆峰站在客厅里问道。“你跟我在这逗闷子嘛?现在装成这幅样子说这些话,有意思?”苏有容嗤笑一声,坐下来点着一根烟道:“我又不是十八九的小姑娘。”“我昨晚一夜没睡。”“我看你精神状态很好啊!”“回光返照而已!”苏有容歪着脑袋看着他,满脑袋的问号,实在想不出来,这是哪一出?“你遇见困难了?厂子的事情不是已经解决了嘛,我听张凤霞说没有问题,我要是能帮到你,我尽量帮。”苏有容开口道。陆峰忽然坐在她身边,一把抓着她的手,激动道:“我不想谈工作上的事情,当你说你要走,我才感觉到自己跟你之间有着千丝万缕,那种挣扎,让我彻夜难眠.......”“你要不去检查一下脑子吧!”苏有容瞪大眼睛,显得有几分害怕。“有一种爱,平日里我随时可得到,甚至显得有几分不在乎,当它即将远去的时候,我才感觉到,它对于我来说,就像是空气一样重要。”陆峰用手掐着自己的脖子哽咽道:“我喘不上气。”“你有事儿就说事儿,你这......。”苏有容猛的抽了一口烟,丢在烟灰缸里,说道:“你不想我走?”陆峰点点头。“昨天怎么不说?你这变脸也太快了吧?”“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有些人一夜之间就是天翻地覆,我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感觉,来吧,趁现在。”陆峰说着话开始脱外套。“停停停!”苏有容站起身往后退了两步,说道:“你把我当什么人啊?”“你以前不是一直都想嘛?”“我.....我戒了!”“可能是我唐突了,大清早的冲过来,昨晚我想了太多太多,你把机票退了吧,晚上一块吃个饭。”陆峰看着她很是真诚道。苏有容点点头答应下来,她一时间真搞不懂发生了什么,需要时间缓一缓。“那我不打扰,我还有个会。”陆峰站起身准备往外走。当走到苏有容身边,突然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四目相对,她能够感觉到对方炙热的气息喷打在面庞上,那种感觉让她有些慌张。陆峰低头吻了下来,蜻蜓点水般一触即退。当房门关上,苏有容感觉自己心跳加速,虽然只是轻轻的一下,可是威力却是如此的大,深吸了一口气,暗暗告诉自己要冷静。她并不认为一个人一夜之间就能改变这么多,更何况他还有老婆,苏有容用手抓着头发,对于一个飘荡了三十年的女人来说,刚才的一瞬间,她的小心脏都被电了一下。如果不是用仅存的一点理智压了下去,她恨不得扑进怀里,安安稳稳当个小女人。昨天关于开大会的消息已经传递了下去,整个厂子的人都在嘀咕这件事儿,柳总找不到人,听说融资的事儿彻底没影了。王友朝依然在坚持着,昨天联系了不少人,他的要求是,给管理层增加工资,同时年底分红必须翻倍,要不然就一块走人。很多人心里犯嘀咕,不过也都在看风向,增加工资谁不喜欢,更何况又不是自己一个人,这么多人一块,陆峰不敢开除的。一个仓库被清理出来当做临时的会议室,桌椅板凳已经摆好,陆陆续续的有人来,三五成群的站在那嘀咕着最近发生的事儿。大家聊了半天都觉得,这事儿只有占便宜的,不可能亏,趁着这一波闹吧,要不然以后可不好组织起来。至于被开除的事儿,他们想都没想过。“喂!喂!快点入座了啊,会议要开始了,陆总已经到了。”王友朝迈步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其他四人,走进来跟众人摆摆手算是打招呼,剩下四人多少有些底气不足。“王总,咱提的那些要求是不是过分了?要不减一点?”“咱五个都是副总,这一点可能,但是成为合伙人,这一点够呛啊!”“那个刘总真不是东西,张罗的时候吹的牛皮震天响,人家回来三下五除二就给他收拾掉了。”“现在不能退,我告诉你们,这些人必须绑在咱的战船上,要不然,陆峰那小子能把咱五个收拾死。”王友朝沉声道。其余四人纷纷点头,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他们也只能背水一战。陆峰把手头的资料整理了一下,去会议室的路上碰见高志伟,问道:“李总回来了没?”“今天到,他回老家去了!”“大头呢?还在嘛?”“他回学校了吧,本来今天应该叫他一块开会的,打过电话,人家说学业比较紧张!”陆峰点点头,开口道:“融资的事儿得抓紧,香江那边就别去了,鱼龙混杂,一般人根本玩不转,就在国内找几家合适的!”“吃一堑长一智,我会注意的,咱的股权在市场上还是很抢手,这两天一直有全国各地的电话打过来问询。”“一定要查好,别被皮包公司钻了空子!”陆峰说着话进了会议室。现场已经坐满了人,二三百号的的样子,随着人事部经理带头鼓掌,现场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王友朝并没有坐下,而是站在第一排,上面摆着一排桌子,放着话筒,而他的位置被放在了下面第一排,这身份就让他不爽了。既然是代表一千五百多名管理层,反正都磕,这种事儿不可能让步的。陆峰走过来看着王友朝,对于他的想法,自己清楚的很,刘总那些资本已经离去,他成了脱水的鱼,除了背水一战,没有更多的选择。他赌的就是陆峰不敢动这一千五百人。“好,全员到齐,接下来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高总经理做开场陈词。”陆峰坐下来,把话筒扒拉到自己面前,说道:“你们五个怎么不坐?杵在那跟个电线杆似的,干啥?”王友朝沉声道:“我们作为管理层的代表,理应跟你们平起平坐,对于你们这种无视管理层的举动,我们选择站着抗议。”高志伟略显不爽,准备开口,陆峰直接说道:“来,把这五位大爷请上来,坐我位置上!”上面就五张桌子,陆峰站起身让开位置,高志伟看着陆峰很是吃惊,他对陆峰也算是颇为了解,心里有着一种不好的预感。按照高志伟的想法,这一千五百人的管理层分在各大厂子,不能来硬的,需要慢慢分化掉,接着再出来,现在他感觉陆峰就是来硬的!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