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随着声明一出,不少人都开始犯嘀咕,这道声明有法律效应嘛?紧接着本地法院给出了裁定,认定陆峰有对于佳美食品有着绝对的控制权,本地商界都在传,管理层已经被人串通,现在是铁板一块,陆峰并不能下达什么实质的命令,已经被架空了。陆峰下午带着公司章,去银行把公司的几个账户全部冻结,禁止交易,虽然短期内有几个厂子发不出工资来,但是问题不大。陆峰在争夺那边打款的时间,对方也在争取,合同已经签,钱一到账就算是交易完成,陆峰想要反悔,那就得去香江那边雇佣几个大律师去法院扯皮。这种局面不是陆峰想要的,干脆把账户冻结,阻止了这种事情发生的可能性,从现在局面来看,对方是一点胜算都没有,现在就剩下用管理层要挟陆峰。傍晚时分,公安局发了一份警告,由于佳美食品董事会出现了动荡,导致佳美食品企业周边治安不稳,将会加强保护企业生产,对于偷盗企业财务、入室盗窃、聚众斗殴等严厉打击。并且通报了两起佳美食品厂库管理员勾结外人盗窃厂库成品饮品的案子。不管是法院还是公安,这种时候发声都很微妙,佳美食品今年是本市的纳税大户,并且捐赠了很多,修了一条路,盖了个图书馆,同时还捐赠了一大批桌椅板凳。按照当地人的话,佳美食品跟本地**如胶似漆,在就业岗位、带动经济、纳税等多个方面做出突出贡献。而陆峰、高志伟这些人活动频繁,陆峰还是本地人,交给香江那些人干,还是陆峰,在场的人都明白。刘总本来做的顺风顺水,佳美食品已经是瓮中鳖,可是一天的时间情况就急转直下,这么快的速度是他想不到的,尤其是账户冻结,钱根本打不过去。“情况很不好,有可能已经失败了,我低估了陆峰在本地的势力,他简直就是土皇帝,这个地方有着自己的地下规则,现在能做的就是串联管理层,苏总,你做好心理准备,我也得给自己准备一下,不知道他是不是个小心眼,如果是的话,我怕是不能完整的走出这个市。”电话里,刘总的声音很低沉,不要说股权交易之间确实存在问题,他感觉的出来,就是正常交易,人家想反悔都能反悔,今天展示出的实力,就是让他走投无路。电话那头苏有容脸色很难看,没想到这座破破烂烂的城市给了她当头一棒,一线城市势力纵横交错,各方势力谁也不能一手遮天,大家都有个肘制。这种小地方,佳美食品这么大的企业,根本没人能制衡,颇有一种山大王的错觉。怪不得陆峰回来后一点都不着急,先吃了饭,回了家,感情自己才是瓮中鳖啊!“他晚上约你吃饭,你跟他谈,跟他和解,不用他费力气,咱可以退出,但是咱要厂子,十二个拿不到,拿六个,要一半使用权,咱自己建,挂在佳美食品名下!”苏有容退了一步。“好,我尽量跟他谈,现在我还有谈判的资本。”“财务上的问题继续收集,你就告诉他,咱不在本省起诉,咱去江浙地区,三五个月他很厉害,半年后一旦被判,他就等着坐牢吧,六个厂房的使用权是我最后的要求,明白嘛?”俩人聊了十几分钟,电话挂断了。苏有容坐在沙发上点着一根烟有些心烦,这么多年来,陆峰这个人的难缠程度在她心里绝对排第一。晚上七点钟,天悦大酒店包间内,陆峰面前放着一盘小咸菜,夹起来放在嘴里嘎巴嘎巴的响。张凤霞抱着个文件夹坐在对面,时不时低头写一下,头也不抬的说道:“崔总跟你要钱。”“你告诉他,再要钱我就不给了,什么毛病,一天到晚嘴里就知道钱,一点事儿都不办,让他下次要钱的时候,想一想自己干了多少事儿,收购完成后,一分钱都不会少的。”陆峰沉声道。“苏总来了之后,一直没出门,不知道捣鼓什么,感觉这个女人怪怪的。”“你忙你的就成。”陆峰夹起一块腊八蒜放进了嘴里,嘎巴嘎巴的嚼着。高志伟坐在一旁插不上话,他也想给在佳峰电子参一股,哪怕是占股百分之零点一呢,结果被陆峰给拒绝了。他看着张凤霞,直觉告诉他,以后陆峰的商业帝国中,张凤霞绝对是很重要的一员,而自己将会守着佳美食品。一直等到七点多,包间门才被推开,刘总走了进来,一身休闲装,看上去有几分儒雅,进了门扫视一眼,落在了陆峰身上,开口道:“陆总,神交已久,没想到今天见面了。”“我虽然是第一次见你,不过你的手段倒是让我开了眼,坐吧。”陆峰把菜单放在他面前道:“你是东家,你点菜。”刘总微微一愣,说道:“陆总下午发了一大堆声明,好像您才是东家!”“那我就不客气了,服务员,按照以前的来一桌。”陆峰喊道。“看来您都已经准备好了,就是跟我假客气而已。”“假客气也得客气,人情世故嘛,刘总是做什么买卖的?”陆峰不动声色的问道。“我是做金融的。”“做金融,居然看得起我这个做实业的,您高看我了,有这力气,你多看两圈纳斯达克不比这赚的多?”“金融不好做,也想投资点稳的,陆总的公司前景非常好,未来几年增量很大,可能是咱俩的理念不合,才造成现在的局面,你说呢?”刘总问道。“理念不和?还是咱俩做的根本就是两种生意?我不想跟你在这探话,直接告诉你,这是我的主场,你搞不定我的,更何况你这事儿办的全是瑕疵,趁现在赶快滚蛋,把我惹恼了,小心我打断你的腿,我知道你是为谁干活的。”陆峰盯着他说道。刘总被他盯的有几分慌张,不过立刻镇定了下来,心里暗暗吃惊,这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嘛?“既然陆总开门见山的说了,我也直白点,我要厂子的使用权,你确实有这个能力,但是你挪用资金的问题证据确凿,在这可能搞不赢你,但是我去其他地方呢?你想坐牢嘛还有,我倒是想听陆总说一下,我是给谁干活的?”“我哪儿知道你给谁干活儿,你要厂子干啥?你不是搞金融的嘛?”“对啊,金融不景气,投实体业!”两人盯着对方,都好像要从对方脸上看出点什么来,包间里的气氛很是焦灼,一声敲门声打断了这种气氛,服务员走进来道:“上一下菜。”饭菜上齐,陆峰拿起筷子道:“别客气,吃吧,刘总给的方案,我不接受。”“看来陆总是选择坐牢了。”“如果你拿到了证据,我认,你也别吓唬我,只要把我账填回去,再交点罚款啥的,也就是个缓刑。”陆峰吃着菜说道:“这年头出来经商的,谁身上还没缓刑?就是缓上缓也无所谓嘛。”刘总脸色难看起来,最怕的就是陆峰这种油盐不进,而且头还非常铁的,能在外省起诉陆峰嘛?当然可以,他也拿到了一些账目的漏洞,这要是开始扯皮,非常麻烦。陆峰看他脸色有几分难堪,笑了一下道:“目前国内的经商环境我比你清楚,全国正规的商人有几个?手续齐全,一切合法合规,能找出一手之数嘛?我告诉你,现在就是黎明前的黑暗,经商的哪个不是一只脚踏入监狱的,有些人是两只脚。”“陆总好像对自己的前途很不看好啊?”“我只是对目前的环境做个总结,我不会出事儿,商海总会起波浪,大浪翻涌的时候,先打翻的肯定是小船,我的船够大!”“陆总年纪轻轻,如此大的船,我是开了眼!”这顿饭吃了两个小时,陆峰只告诉刘总一个现实,在自己的地盘折腾,折腾不出啥的,无非就是把佳美食品搞的乱一些,可能停产一段时间,也可能影响到市场。但是动摇他陆峰这条路走不通,他可以放弃对佳美食品的控制,交由高志伟、杜琪峰这些人经营,如果缺钱了,甚至可能彻底放弃佳美食品的股权。想从他手里抢?有点做白日梦了。晚上十点多回到家,多多已经睡了,江晓燕坐在沙发上发呆,电视开着已经满屏的雪花。陆峰伸手把电视关了,她惊了一下,看到陆峰道:“你回来了?”“怎么了这是?不睡觉坐在这发癔症啊?”陆峰问询道。“我今天听人说,厂子里出大事儿了,很危险啊!”“你才知道啊?”陆峰坐下来道:“小问题,我会处理好的,身上挺香啊?洗澡了?”“你还去南方不?”“来,亲一口。”陆峰搂着她道。“就不能聊会儿?”“你身上好香,没心思跟你谈心,多多睡着了,趁着这点时间。”陆峰说着话就把她往沙发上按。“我来了!”江晓燕任由他折腾。几分钟后陆峰坐起身道:“咱两口子还是谈谈心吧。”江晓燕看他那不太高兴的模样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伸手打了他一下道:“你这么大个老总,怎么没个正形呢?”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