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崔宁只是给陆峰留下了自己家的电话,至于他的案子陆峰不像多掺和,虽然这样显得不怎么够朋友,但是对于商人朋友来说,陆峰只相信一个道理,那就是有利益,永远是朋友。

</p>

办理完各种手续,陆峰走出拘留所大门,原本以为张凤霞会来接自己,没想到连个人影都没有,陆峰刚打算自己拦个车先回酒店。

</p>

“陆总,是吧?”一辆桑塔纳停在了陆峰面前。

</p>

陆峰打量着这个人,五十来岁的样子,看样子不像是普通人,身上的气质更不像是商人,点头道:“你哪位啊?”

</p>

“我叫李俊峰,本地的市长,今天上午刚开完会,决定放了你,现在我替代蔡主任的工作,跟你接触,先上车吧,我请客吃饭。”李俊峰摆摆手很是客气道。

</p>

陆峰虽然搞不清楚到底怎么了,不过还是先上了车,现在的陆峰身上一分钱都没有,自然是他请客了。

</p>

一家土菜馆内人声鼎沸,地上乱七八糟的垃圾到处都是,四脚桌子,塑料凳子,显得这里杂乱无章,不过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人间烟火气。

</p>

点了三个菜,再来两碗米饭,两瓶汽水,俩人一句话也不说,先闷头吃起了饭,天气已经开始燥热,加上这里人多,陆峰的脑袋上已经布满了汗珠。

</p>

头顶上的吊扇懒洋洋的转动着,聊胜于无,吃饱后喝着汽水说不出的舒爽。

</p>

“这些汽水是本地的小作坊弄出来的,便宜的很,佳美食品如果在这边开厂子,价格应该很低吧?”李俊峰头也不抬的问道。

</p>

“肯定,没有运输费,价格自然低,它这个汽水完全是勾兑出来的,我们虽然也勾兑,不过有百分之三十的水果汁,说实话,收购点便宜的水果,真的没多少钱。”陆峰说着话把汽水放了下来。

</p>

“喝的出来,这顿饭吃的怎么样?”

</p>

“挺好,既然是李市长负责了,那咱什么时候能好好谈一下?”陆峰心里默默算了一下时间,开口道:“我真的等不了太久,这三五天就要定下来。”

</p>

“用不了三五天,现在就谈,我不是在这坐着嘛。”

</p>

“现在?”陆峰看了看周遭的环境,说道:“那个蔡主任那次不是找了一堆什么财政、市场监管啥的。”

</p>

“用不着,我估计蔡主任得休息一段时间,就现在谈,你说你的条件,你想要什么。”

</p>

“免费的土地,一千五百亩到三千亩左右,银行的低息甚至是免息贷款,这笔钱不低于两千万,并且不能是专项资金,我有权利挪用最多五个月时间,还有免税三年。”

</p>

“要的不少,你有什么?”

</p>

“我有市场,并且在未来三个月内将会疯狂盈利,夏天到了,饮品爆发期来了,我们几个厂子的一期工程马上开工,明年十几个厂子全部开始建设,三年内完成绝大部分的厂房建设,五年全部完工!”

</p>

陆峰说完见他不说话,现在的人不相信市场,认为那些太飘,他们必须让你拿出足够务实的东西来,比如厂房什么的。

</p>

“我们在北方市场是没有竞争对手,就算是在南方市场竞争失败,我们依然不会倒闭,您得相信市场,并且相信我们未来几年会是呈现几何倍的暴增,我说心里话,现在我们需要,如果我们成长起来,再来这边投资,就不是这个条件了。”

</p>

“好好好,你们厂子的市场数据我全都看了,你的那些条件我答应你,两千万,是招商资金的三分之一,我不是相信什么市场,我是相信你。”李俊峰看着陆峰道:“我看了你的资料。”

</p>

“是嘛?”陆峰有些激动,端起汽水道:“我相信您一定是看重我优良厚道的性格。”

</p>

“不不不,我看了你的发家史,你很不是个东西啊,像你这样的人,很有前途的!”

</p>

陆峰笑着的脸僵住了,不过还是拿汽水瓶碰了一下,李俊峰很明白一个道理,商界博弈不讲道德,不讲人情,只说钱,钱到位了,这家企业才能活下去,而没有底线的人永远比那些有底线的人更容易生存。

</p>

陆峰并没有多问那位蔡主任是什么情况,更没有问自己为什么会进去,为什么又莫名其妙放出来了,只是知道这件事儿已经成了。

</p>

原本棘手的问题,一下子就像是多年老便秘好了一样,瞬间畅通无阻。

</p>

吃过饭聊了一会儿,天南海北胡侃一通,跟这位李市长熟络了起来,开车把陆峰送回到酒店,约定明天签具体的合同。

</p>

问了一下前台,张凤霞还在这,上了楼敲了敲门,房门打开,张凤霞看到是陆峰的时候惊讶道:“你怎么出来了?”

</p>

“你还有脸说?不知道我今天放出来嘛?”

</p>

“我去哪儿知道啊,你也不给我打个电话,你是放出来的,不是自己跑出来的吧?”张凤霞狐疑道。

</p>

“我跑出来?”陆峰没好气道:“我怎么跑啊?我被带走的时候穿着睡衣吃早饭,啥意思?拘留几天还给我发工资呗?”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