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灯红酒绿这个词儿就是从现在而来的,整个房间内挂着几个大的七彩灯,红、绿、蓝三种颜色照耀着四周,四周很是昏暗。

</p>

甚至有一些地方还会有节能一分钟,或者是对外宣传电压不稳,跳着跳着就黑布隆冬,至于谁摸了谁老婆,那就真不知道了。

</p>

陆峰坐在位置上拿了一瓶啤酒喝着,他感觉差不多就溜了,同时要告诉韩博,以后不要叫自己了。

</p>

刘莹莹跟洪少、李少几个人聊着天,他们互相之间也熟悉,无非就是谁的机会多,谁的机会少,都到了结婚的年龄,本地合适的也就这么几个人。

</p>

刘莹莹时不时掉过头看着陆峰,她总感觉陆峰跟这几个人不一样,他身上有着一股说不出的沉稳,那种感觉让人很踏实,她很喜欢那种感觉,按照后世的话来说,就是大叔控。

</p>

“你喜欢喝啤酒啊?”

</p>

陆峰听到刘莹莹的声音,掉过头发现已经坐在自己身边了,她有些尴尬,看的出来是鼓起所有勇气来问了这么一句。

</p>

“不怎么喜欢,比那些好喝,你还是别坐在我身边了。”陆峰苦笑着道:“好多人看我。”

</p>

“他们人挺好的,就是脾气凶了点,你不用在乎。”刘莹莹急忙解释道。

</p>

陆峰感觉的出来,这姑娘没见过多少世面,更没经历过多少事,他们对你当然好了,你是典型的白富美,他们若是对陆峰好,那就有问题了。

</p>

“你的公司做什么的啊?我爸爸是做农机的,就是拖拉机。”刘莹莹还在找着话题。

</p>

“我是做食品饮品这一类的,还有,我结婚了。”

</p>

“啊?结婚了,你才多大就结婚了啊?”刘莹莹的话语里有着一丝失望。

</p>

“聊什么呢?聊这么开心?”李少走过来问道。

</p>

陆峰有些郁闷,他从哪儿看出俩人聊得开心?

</p>

“没聊啥,随便聊聊。”

</p>

“既然来了就别干坐着了,莹莹,走,跳一个去。”李少伸手抓着莹莹的手,俩人走下了舞池之中。

</p>

刘莹莹刚走,韩博就坐了过来,盯着陆峰道:“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儿呢,敬酒啊,还有不要打莹莹的主意,心里要想着做事业,赚钱,懂不?”

</p>

陆峰看着他感到滑稽,他是第一个对自己说奋斗的二流子,点点头道:“我尽量。”

</p>

“先处好关系,人家有啥业务才带你,学着点吧,别一天到晚就知道嫖,要是成了事儿,咱两对半分,哥天天带你嫖。”韩博说完拍了拍陆峰的肩膀,一副老大哥的样子。

</p>

陆峰很是无语,但是之前跟着这位老哥确实没少嫖,只能装聋作哑。

</p>

舞池的另一边,卡座上坐着三个男人,每个人身边都坐着两三个姑娘,其中一个光头男人体型壮硕,胳膊上满是纹身,伸手搂过来身边的女子,上下其手好一顿摸。

</p>

“妈的,这也不大啊!”

</p>

“哈哈哈哈哈,强哥喜欢大的啊?”对面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看模样像是个商人,开口道:“给强哥找个大的。”

</p>

“行啦行啦,没啥意思,玩腻了,这种货色倒追我,我都不要,老子前段时间玩了几个高中的,真他妈嫩,不过没啥意思。”强哥靠在沙发上,旁边的姑娘帮忙端起了酒杯。

</p>

“以强哥的身份和江湖地位,啥样子的没有,来我们市,就玩玩我们本地货色。”叶总端起酒杯道:“保你开心,你们几个安排几个新人啊,像你们这种货色就靠边站。”

</p>

几个姑娘娇斥了几句,也不敢乱说话,叶总是干酒店、夜总会这一类生意的,大富翁就有他的股份。

</p>

至于强哥,本名程华强,在隔壁市,提起他的名字能把一般的二混子吓尿裤子,这年头开娱乐场所,没有人罩着,两天就被砸个稀巴烂。

</p>

强哥随意往舞池里面扫视了一眼,昏暗中刘莹莹的白色裙子格外显眼,一瞬间就把目光定格在了她的身上。

</p>

“那小妹妹有点意思啊!”强哥用手指着说道。

</p>

“那是谁啊?经常来嘛?”叶总问道。

</p>

“那个应该是李大公子跟刘莹莹吧,他们经常来,李大公子家是化肥厂的,刘莹莹家里做农机的。”

</p>

“在本地势力很大?”强哥问道。

</p>

“一个卖化肥的,一个卖拖拉机的,也就有点钱,没啥背景,怎么?强哥看上了?”叶总暧昧的笑了笑问道。

</p>

“有点意思啊,祥子,帮我请一下,就说我想请她喝一杯,跳个舞。”强哥摆手道。

</p>

叶总站起身道:“我失陪一下,去趟厕所,强哥尽管玩儿,不用担心什么后果,这几家都是泥捏的,除了钱啥都没有。”

</p>

强哥听到这话就放心了,摆摆手让他先去忙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