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吃过饭后陆峰把苏有容支回了房间,让她去洗澡等自己,看着对面的张凤霞整个人大松了一口。

“别一脸不情愿的样子,知道你心里偷着乐,快点回去吧,别让人家等太久。”

“明天这几个身份的消息绝对是爆炸式的,你让那几个新来的,多注意电话,可不能漏掉。”陆峰吩咐道。

“知道了,咱办公也没个地点,要不租个办公室吧”

“可以,先成立一个临时办事处,把这边的问题都集中处理一下,这事儿交给你来办。”陆峰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道:“别找洪总那帮人,那些人手里的东西都贵,都是准备卖给二傻子的,咱这个二傻子当一次就够了。”

“知道了,现在你可以去看你的小美人了,哦,不对,她年纪比你大,老美人”张凤霞大眼睛眨巴眨巴,里面全是嘲讽。

“你晚上去我房间睡,我去你房间睡,省点钱吧。”陆峰叹了口气开始从兜里摸烟,钱是真的不经花,再没有融资前,他不敢花太多钱,很容易把佳美食品的缓和下来的财务再次紧绷。

“我去这么好的事儿,你让给我了”

“咱能正经点不一个小姑娘跟个老流氓似的,早点回去休息,明天得忙活呢。”陆峰站起身道:“回去了。”

张凤霞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她今天晚上倒是要会一会这位苏总,都说三十岁的女人最有女人味,她很想明白什么是女人味儿。

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陆峰躺在床上呼呼大睡,隔壁的门打开,张凤霞穿着睡衣走了出来,用手指着里面骂道:“你他妈想住就住,不想住就滚知道嘛,你真觉得自己是个东西我呸”

“滚远点,信不信老娘找人打断你的腿”

“哎哟喂,吓死我了,信不信我给家里打电话,明天就把你抓起来,吓唬谁呢你不过是个走私贩子,还是替人干活儿,等着挨枪子的东西,给你脸多了。”张凤霞手里拿着衣服走出来道:“我还不稀罕跟你住一个屋呢。”

苏有容追了出来,气的脸色都紫了,此刻心里恨不得杀了陆峰,这是对她最大的羞辱,双目之中仿佛要喷火,朝着张凤霞喝道:“你别走,他人呢”

“不告诉你,就你身上穿的衣服,我看见都受不了,还是别让他这种结了婚的男人看了,早点休息,至于想找人打断我腿,爱咋咋地”

张凤霞说着话从兜里掏出一张房卡,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昏暗中陆峰感觉自己屁股上被人甩了一巴掌,耳边有人叫自己往边上点,他抱着被子翻了个身继续睡。

已经是深夜,很多报社刚刚忙碌完,夜班开始印刷,头版头条巨大的标题赫然全是关于收购专利团队的消息。

次日,天还没亮,一份份报纸被送往了报刊,当第一缕光芒出现,第一份报纸卖出,这一百多家报社覆盖珠三角、长三角地区的主要城市。

一些小报纸的标题很是唬人:亿万富翁出手,电视机行业即将变天,或者是什么电视机技术迎来变革,国产电视机质量飞升。

而大报纸就专业了很多,城市日报标题是:电子行业迎来搅局者,私营企业强力出手,专访从北方走出的企业家。

报纸旁边是一张配图,图片略微有些模糊,是陆峰跟董凡华的握手照,俩人都侧着身子。

“北方的企业家这不是出手阔绰,这是二傻子吧”黄友伟瞪大眼睛看着上面的人,总觉得很熟悉,可又想不起是谁。

翻箱倒柜的找着放大镜,想看一看。

走进来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问询道:“黄书记您找什么呢”

“我那个放大镜呢”

“在这呢”

黄友伟拿起放大镜看了一眼,惊叫道:“是这个二傻子啊”

“您认识嘛最近这事儿闹的挺大,不仅咱这边报纸在报道,深圳那边也报道,听说很有钱的,有人说他是首富什么的。”

“小崔啊,不要别人说啥都信。”黄友伟笑着指了指报纸上的图片道:“尤其是这个人,小心被骗的连裤衩都不剩。”

“啊他骗过您”

“他骗我哼哼,他还太嫩,道行太浅,不过在深圳折腾就行,别来我这”黄友伟说着话把报纸放在了一旁。

崔秘书撇了一眼报纸,领导的心思可不一般,他觉得这是在暗示他什么,虽然本地今年的招商已经完成,不过大企业入驻肯定算功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