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早餐厅里客人很多,四周有不少人嘀嘀咕咕的说着最近报纸上的事儿,陆峰没心思吃饭,坐在那发愣。面前摆着几张报纸,一张头条是:专访电子半导体领域专家,专家表示:土鳖不适合高端领域创业。另一张头条上面是一张照片,男子格外俊俏,下面写着,海归博士焦恩凡,巨大的标题写着:海归博士怒批北方富豪撒钱,恩凡电子创世人跟您聊电子科技。陆峰看完了这篇报道,这位焦总对自己调查的不少,说自己泥腿子出身,没文化,手段下三滥,做事儿没有章法,带着一股子江湖气,跟街头的二混子没有任何区别。前面是一顿损,接着聊了半天钢琴,从贝多芬一直聊到莫扎特,最后表示他即将给国内的电子科技行业来带冲击,尤其是电视机这个行业,他从华尔街拿到了好几个亿的投资,并且拿到了多项关键技术的使用授权。这位焦总对于目前电子产业分布的态度是,国外主攻技术,拿钱买技术专利授权,拿国外投资回国砸钱开厂子。利用国内人力资源价格便宜抢占市场,按照他在采访中的设想,最多两年时间,他生产的电视机能够在国内占到百分之三十的市场份额,并且强调了海外市场。只需要做品牌、市场营销、产品生产、运输等一些低投入的成本,就能获得高利润,这将会变成未来电子半导体行业标杆模式。同时表示,陆峰这种砸钱作秀的态势,让大家多注意,很有可能是非法集资,从行业来看,这是行不通的。采访的最后,主持人追问了他在华尔街获得投资是哪一家,对方并没有说,至于几个亿的投资,到底是几个亿,是美金还是人民币?他也没说。“风口浪尖上,反正你现在在电子领域内是红了,好多人打电话直接骂人,那几个接电话的小姑娘都被骂哭了,要辞职!”张凤霞吃着饭说道:“你不是说千金易马骨嘛,千金撒出去了,马骨也买回来了,千里马呢?”“千里马在奔来的路上!”陆峰说着话端起面前的碗。“你说他干啥?现在干什么容易?慢慢来嘛,今年不行就明年,着什么急?又不是穷的吃不起饭了!”苏有容开口道。张凤霞轻哼了一声,她不想跟苏有容搭话。陆峰很是诧异的看着她,喝着粥,心里却在嘀咕,这话能从苏有容嘴里说出来,真的是见了鬼。转念一想,她可能也盼着自己失败吧,这样面对一年上亿利润的走私组装就自然接受了,对她突如其来的转变并没有多想,这也导致后来佳美内乱让他有一阵手忙脚乱。陆峰吃完饭一声不吭的回了房间,一会儿崔宁就要来了,这对他来说算是个不错的消息,回到房间先给江晓燕打了个电话,聊了一些关于家里的事儿。挂了电话,又给高志伟打了过去,厂子里的情况简单说一下,秋季新产品上市已经准备完毕,最近一段时间对于研发部进行扩充,跟娃哈哈已经签好了合同,预计明年春天开始生产、“对了,陆总,厂子里最近有些人嘀咕你副卡的事儿,李总的意思是,这事儿始终是名不正言不顺,把副卡注销了,钱呢,可以归到临时借贷上面去,年底分红再销账。”“一张副卡说了几次了?”陆峰略微有些皱眉。“不是我说的,就是一些中层管理,甚至有人说融资后你要跑路啥的。”“不要听风就是雨的,上次的募股书修改一下接着用,年底前最好把这事儿定下来,市场估值定七个亿,你觉得怎么样?”陆峰问道。“陆总,涨价太多了,四月份的时候咱还估值一个多亿,几个月时间涨了七倍,要不再等等?明年咱的产品在南方市场一上市,估值肯定上去了。”陆峰怎么可能等到那个时候,黄花菜都凉了,他琢磨了一下,估值七个亿的话,确实不好融资。“五个亿?”“也够呛啊,四个亿差不多。”未来两年佳美食品是上升期,估计这两年时间,市值能飙升到十五个亿左右,陆峰粗略估算了一下,自己需要出让百分之三十五的股权才能套现一亿多的启动资金。“就按四个多亿的来,出让百分之三十五的股权,忙去吧。”电话那头高志伟叹了口气,他明白,陆峰去意已决,在他心里把佳美食品当事业来做,在陆峰眼里,这就是个翘板!上午十点多,陆峰到了机场,时隔几个月时间,再次见到崔宁,俩人都有些感慨,中午找了个饭店,坐下来吃着饭聊着。“陆总,你这声势太大了,我来的路上,飞机上全是谈你的,你还是那么喜欢造势,我上次跟你说的那个事儿,怎么样?”崔宁吃着菜道:“我跟你说,这里面是暴利,只要你出钱,我全都能搞定。”陆峰摇摇头道:“我打算正儿八经的做个企业。”“赚钱嘛,你有技术专利嘛?配套厂联系好了嘛?销售渠道有没有?这种大型电子产品需要的都是高精尖机床,不说别的,生产个高精度塑料磨具压制机,就得好几百万,全是进口货。”“你说的,我一样没有!”“这几天光造势了,你说的那些东西没有便宜的?”张凤霞问道。“有国产机床、流水线,一个月时间正常生产三天,十几天的时间你在给厂家打电话叫人维修,剩下时间就是等人家上门维修,还有,做出来的产品,一个天一个地!”崔宁面带笑意道:“你见过按照图纸压出一个机壳子,结果扣不到一块去的嘛?”“图纸出错了?”张凤霞纳闷道。“误差太大,一个大,一个小,人家过完的机器做出的东西,误差一根头发丝,国内的呢,误差一个手指头。”崔宁滔滔不绝的讲着投入,先不说专利技术,国外这些机器买回来就特别麻烦,不说有钱没钱,得报备,申请外汇,然后下单,接着等吧,货船靠岸过海关,手续一大堆,最重要的是,紧着国企。陆峰若是想以私企身份采购国外机器别做梦了,现在外汇储备是不那么紧张了,可也不富裕啊。这还只是机器问题,还有没法解决的专利问题呢,当然了,也可以生产,就是容易被告,你小打小闹无所谓,这么大个企业侵权,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咯。崔宁打了个饱嗝,拿起餐巾纸擦了擦嘴说道:“陆总,论赚钱的话,我说的是明路啊,你把钱投给我,绝对赚大发了,而且咱还不犯法!”张凤霞坐在一旁听的满脸惊奇,真的是不进一行不知道其中的难,她看向陆峰说道:“全是没招的事儿,我觉得你套现佳美食品还是再考虑考虑吧。”陆峰没说话,闷头吃着饭,事情是挺棘手,但也不是没法解决,吃饱了饭问道:“那个什么大会是今天吧?”“今天晚上在什么酒店,洪总说傍晚来接。”“那就好,晚上一块去吧,有个什么电子科技大会啥的,反正就是吃吃喝喝的事儿,咱先回酒店。”“陆总,你认真考虑一下,咱两是狱友,我跟你说的,都是掏心窝子话!”崔宁站起身说道:“我真不赚您什么钱,你给我开工资都行。”陆峰听到他这话笑了,他是把自己当二傻子看,进货、出货、用人乱七八糟的事儿上,随便吩咐一下就全是钱,还用工资?回去的路上,崔宁喋喋不休的说着,在他嘴里若是弄一个新厂子,全弄下来得三四年,最少也得是一个多亿,还不一定赚钱。刚到酒店门口,一辆黑色的虎头奔停好了车,洪总迈步走了下来,整个人容光焕发,他这几天是真心高兴。虽然从陆峰身上没赚多少钱,可是他知道,未来要在他身上赚的钱,简直不要太多。“陆总,刚好找你呢,这是去哪儿了?”“去接了个朋友。”陆峰并没有介绍崔宁。“晚上电子科技大会你可得去,现在你可是重量级的嘉宾,今天晚上,有个‘新时代对话’的活动,你可是其中的嘉宾。”“这场嘉宾是不是还有个叫焦恩凡的?”“你怎么知道?”陆峰笑而不语,对于这种搭配,在一些活动上司空见惯了,主办方恨不得现场的老总互相打起来,那才热闹呢。“先进去吧,外面这么热。”陆峰说着话往酒店走。刚进大厅,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走了过来,朝着张凤霞道:“有个挺重要的电话,对方声称是什么工程师,想让我们负责人接电话。”“什么工程师?”“他说他是康佳的总工程师。”“总工程师?”陆峰面露喜色,心里暗呼一声千里马总算来了!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