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坐在车上陆峰擦了好一会儿脸上的口红,心里在想,现在的营商环境简直恶劣,如果那些女老板都跟她似的,自己肾虚是迟早的事情。

</p>

降下车窗点着一根烟,接着昏暗的灯光看着手里的名片,这个团队对于陆峰来说太重要了,尤其是手里的专利和技术人员。

</p>

现在的彩电技术算得上是民用科技的高精尖,在集成电路方面很多技术都是对我国封锁制裁的状态。

</p>

陆峰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把电子公司和佳美食品混在一起,佳美食品是他的一块翘板,用来挖掘第一桶金,因为食品类公司技术门槛低,而且市场广泛,短期内很容易赚到钱。

</p>

想陆峰已经开始打算,用赚到的钱去投入到高精尖行业,这些行业需要有先发优势,一旦占据市场,那就是长达几十年的制霸。

</p>

刚才签的那份合同,也没那么重要,明年就是集团化,电视机厂建设需要钱,陆峰也打算抽身出来,到时候食品厂他说了不算,那份合同自然是无效合同。

</p>

回去的路上下起了毛毛细雨,陆峰现在想的是,江晓燕来了,苏有容万一闹腾出事儿来,会很不好看。

</p>

想来想去,陆峰决定等她来了,直接去深圳,反正这个团队也在那边。

</p>

车子停在酒店门口,雨开始大了起来,陆峰没等下车,一个门童打着雨伞走了过来,陆峰接过伞说了句谢谢,停车这些事情就交给门童。

</p>

刚步入大堂,把雨伞还给前台准备上楼,背后响起张凤霞的声音:“你干嘛去啊?”

</p>

陆峰掉过头看到张凤霞坐在大堂的沙发上,笑眯眯的看着自己,想了一下道:“出去吃了一口饭,你怎么在这?”

</p>

“我吃晚饭去找你,发现人去楼空了,问了一下前台,人家说你自己开车出去了,见谁去了?”张凤霞勾了勾手指头道:“你过来!”

</p>

“你这说话什么语气?这是跟老板说话的语气嘛?”陆峰走过去说道:“你怀疑我什么?我这么正直一个人,参加个商业饭局,用你来质疑?我!陆峰,正人君子,不用你那猥琐的目光侮辱我高尚的灵魂!”

</p>

前台的几个姑娘忍不住捂着嘴笑了起来。

</p>

“看见没,人家都笑你了。”张凤霞站起身看着陆峰道:“你应该有段时间没照镜子了吧?”

</p>

陆峰伸手摸了一下脸,有些不自信的问道:“怎么了?”

</p>

张凤霞从前台借了个镜子让他自己看,陆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傻眼了,脸蛋红彤彤的,就像是关公一样,脖子、耳边全是口红印,整个人看上去格外的滑稽。

</p>

“正人君子,解释一下吧!”张凤霞都忍不住笑了起来,问道:“让猪啃了?啃成这样,她是抹了多少口红啊?”

</p>

陆峰掉过头急忙问道:“楼下有洗手间嘛?”

</p>

“您好,这边。”接待小姑娘指了指左手边的位置。

</p>

陆峰进了男厕所打开水龙头好一顿冲洗,确认洗干净才走了出来,张凤霞站在那看着他道:“你就是这样的人呗,花花公子。”

</p>

“这叫什么话?都是商业,不能跟晓燕说,知道嘛?”

</p>

“我的商业跟你的商业,怎么不一样啊,出去弄一脸口红?你的商业是不是一瞬间给别人输送了几个亿啊?”

</p>

“这话有点脏了!”

</p>

“那个苏总是吧?我就看出来你俩挺配的,她看着你,恨不得一口把你吃了,你看着她恨不得当时就把裤子脱了,我就纳闷,怎么回来了,按理说你今天晚上就不应该回来啊?”张凤霞探过头小声问道:“干不过去?也对,三十如狼嘛!”

</p>

“你这个小姑娘,嘴里怎么都是这些,你是个海外留洋回来的高级知识分子。”陆峰身上搂着她肩膀,刚准备说话,对方挣扎了起来。

</p>

“别碰我啊,我嫌你恶心,那种女人一看就是交际花,万一有梅毒啥的,别传染给我。”张凤霞冷冰冰说道:“我得告诉晓燕姐,让她做好防护措施。”

</p>

“闭嘴吧,话比屁都多,我干啥了?你敢告诉她我就敢抽你,信不信?”陆峰伸手抓着她往电梯口拉扯,呵斥道:“回去说,妈的,丢人现眼的。”

</p>

“谁丢人现眼了?你做都做了,我还不能说啊,你心里没鬼走的时候怎么不跟我说一声,爽完了回来跟我在这装纯!”张凤霞进了电梯骂骂咧咧。

</p>

当电梯门合上的一瞬间,陆峰能够听到前台几个小姑娘再也憋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陆峰脸都绿了。

</p>

掉过头看向张凤霞瞪了一眼。

</p>

“瞪我干啥,人家笑你大花脸,又不是我亲的,你也没让我亲过啊,让我亲我也不亲,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