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是我招待不周,陆总刚来就让你遇见这种事儿,实在不好意思。”苏有容面带微笑的客气着。

</p>

“没有没有,这么大的地方,我是有些受宠若惊。”

</p>

双方客套着往前走,在场的人目光都聚集在两人身上,他们没想到今天晚上的大老板居然这么年轻。

</p>

徐茹用手扶着韩娇月看着陆峰远去的背影,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p>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绝对不可能。”

</p>

韩娇月不愿意去相信,可是肚子上一阵阵的刺痛在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金婷婷嘴里的亿万富翁,居然真的是个亿万富翁。

</p>

这个事实对她来说太过震撼,让她有些无法接受,那可是亿万富翁,是她这种学生所不敢想象的。

</p>

哪怕是苗天宇家里也不过千万资产,她甚至怀疑苗天宇还带吹牛的成分。

</p>

“月姐,我们要不回去吧?”徐茹小声道。

</p>

韩娇月自己站稳脑子飞快的转着,她飞速的把这几天关于陆峰的一切回忆了一遍,从一开始见面时候的眼神,到刚才发生的一幕幕。

</p>

每一个美女都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她总是会认为每个男人都对她有意思。

</p>

韩娇月觉得陆峰对她有好感,只不过之前自己一直在跟他针锋相对,若不是有意思,刚才他就不会拦着,把自己赶出去,他眼不见为净。

</p>

“这才几点就回去?来一趟不容易。”

</p>

“可是你肚子不疼嘛,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徐茹担心道。

</p>

“没事儿,小伤而已。”

</p>

............

</p>

苏有容给陆峰介绍了几个人,都是对外贸易的公司老总,从服装、鞋帽、箱包到原材料出口,随便提出来一个人都有上亿身家。

</p>

只不过这些人永远不会站出去说自己是亿万富翁,并且尽量不让别人知道。

</p>

“陆总,这些朋友是你在北方接触不到的吧?商业嘛,就是交朋友,朋友多了,路就宽了。”苏有容摇晃着红酒杯,看向陆峰眯着眼笑了起来。

</p>

“真的是特别感谢苏总,今天认识就是缘分。”陆峰端起红酒杯跟所有人碰了一下,开口道:“以后有什么事儿,可以多沟通。”

</p>

众人一饮而尽,陆峰放下酒杯道:“各位都是赚美金的人,其实我也特别想出海,国外对于饮品罐头这一类有没有要求啊?”

</p>

“人家的食品标准高的很,进不去的,而且税也重。”

</p>

“就是啊,你根本进不去的。”

</p>

陆峰微微点点头道:“那就打点打点关系嘛,走私进去。”

</p>

“人家那是什么国家?不可能的事儿,再说,万一不达标,吃坏了人就糟了。”

</p>

“对啊,食品类的东西还是小心为好。”

</p>

“人家关税高,对本国企业起到保护作用,你进不去的,再说了,人家有反倾销法案,能查死你。”

</p>

“佳美食品在国内市场可以发展很长时间的,陆总年轻的很,未来的路长着呢。”苏有容面带笑容道:“陆总真是个心急的人。”

</p>

陆峰冷笑一声,翘起二郎腿道:“原来你们也知道,对于一个国家而言,关税是一种保护,是保护产业,去除国外依赖实现自主产业链产业技术的关键,如果把关税比喻是河堤,在座的各位就是蛀虫啊!”

</p>

“你怎么说话呢?你骂谁呢?”一个五十来岁的国字脸猛的一拍桌子,丝毫没了斯文,满身的江湖气,喝道:“他妈的,信不信老子找人剁了你,把你塞货船里出海喂鲨鱼啊!”

</p>

其他人也是满脸怒意的盯着陆峰,现场气氛瞬间僵硬了起来,不远处零零散散的人们顿时冲这边看来,苏有容的脸色也冷了下来。

</p>

陆峰看着这几位西装革履人模狗样的老总笑了起来,看着他道:“这位老总对流程很熟练嘛,吓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如果你是认真的,你可试一试!”

</p>

“孙总脾气比较急,他开玩笑的,陆总在北方很有声势,不要乱说话。”苏有容朝着他摆摆手,示意他坐下来。

</p>

“咱还是谈钱吧!”

</p>

“我现在最想谈的就是跟娃哈哈,这是我的头等大事。”陆峰看向众人道:“我对海外现在真的没啥心思。”

</p>

“喝酒,喝酒!”苏有容给陆峰倒上一杯,说道:“陆总,我在帮你,我一个弱女子也不容易,多个朋友多条路,结个仇人多堵墙,这个道理你应该懂吧?”

</p>

陆峰点点头,开口道:“我考虑考虑,说实话,公司现在我也说了不算,我把股权都稀释给管理层了。”

</p>

“陆总,我也不跟你绕弯子。”一个戴着金丝眼镜,有些阴柔的男子开口道:“若是你能合作,娃哈哈那真不叫事儿,我们上面没人也干不了现在的买卖。”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