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大家都知道管理层工资高,但是没想到居然这么高,来这招聘的都是小厂子,就算是总经理也给不了多少,旁边有个厂子招市场经理,一个月才给一千二。

来这种地方应聘的,一千五的工资已经是天花板了,想要找到月工资五千以上的人才,真的是大海捞针。

这也是这么多人如此惊诧的原因。

陆峰拿着大喇叭喊道:“有没有?只要做过相关领域的负责人就可以。”

“我们也找总经理,化妆品方面的,只要你有能力,工资不是问题。”一个女人嗓子颇为尖锐,拿着一个喇叭大刺刺的叫嚷着。

江晓燕没想到,招个人也会有竞争,看了一眼陆峰,伸手拉了他一把,说道:“你下来吧,这么大个老总,站在桌子上像什么话?”

陆峰掉过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女人,故意喊道:“我的工资比她高!”

女人似乎也在故意置气,喊道:“我的工资肯定比你高!”

陆峰打量着女人,三十岁左右,打扮的很是干练,眉宇之间给人一种英气,一看就是女人里面不好惹的角色。

如果说江晓燕一眼看上去就像是柔软的貂皮,那么她就是仙人掌,一看就很扎手。

女人也打量着陆峰,她对陆峰两口子的定位是,这俩人根本不适合做买卖,她一眼就看穿江晓燕属于那种人善被人欺的存在。

“招人啊,嫣然化妆品厂招总经理,工资不是问题。”

“我这边也招人,华纱化妆品厂也招总经理,工资比她还不是问题。”

陆峰拿着大喇叭喊了起来,有句话叫做与人斗其乐无穷,抬杠是人世间最快乐的事儿,江晓燕在一旁笑的合不拢嘴。

“别抬杠了,一会儿打起来可不好。”

普通的工人已经拉走一车又一车了,眼看到了中午,陆峰从门口的位置买了几个烤包子,又打包了三份现炒菜。

能不能招到人不重要,重要的是,创业的流程,说白了,陆峰就是拿着钱陪江晓燕玩的。

他也并不指望在这种人才市场里,找到可以负责一个厂子的总经理,不太现实,当过总经理的人,都有自己的人脉关系,上午从这个厂子走,下午就去另一个厂子上班了。

“这个菜还挺好吃的。”江晓燕吃着饭给陆峰夹了一口,说道:“包子也好吃。”

“创业嘛,就是这么风餐露宿的,凑合吃一口,咱两也算是一块苦过了,对吧?”陆峰看着她道。

旁边蹲在地上吃饭的几个小老板听到这话都快哭了,他们创业叫苦?

两个人吃三份热菜,两个凉菜,桌子上的盘盘碗碗都快放不下了,这他妈叫苦?

旁边嫣红化妆品的女人发现自己手底下的人总是往陆峰那边看,她看了一眼,差点叫出声来,好家伙,三个热菜两个凉菜,就差站着个人伺候吃饭了。

“安心吃你的饭,你看他们那样子,能成事儿嘛?我告诉你,想要成为人上人,就必须吃得苦中苦,那么大吃二喝的,能成?”女人教育道。

“我就是个打工的。”员工说完看了一眼自己的盖饭。

“打工的跟打工的可不一样,不要看眼下,你把目光看长远一点,三年、五年、十年后呢?你现在馋他那三热俩冷,到时候他就羡慕你的别墅、车子、还有你总经理的位置,风水轮流转,懂不?”

小姑娘被说的一愣一愣的,仿佛现在吃的苦中苦,明天就是人上人了。

陆峰也听了一耳朵,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位女老板,这洗脑的功力绝对是一流的,将来不是普通人啊!

下午三点多,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子迈步走了进来,一身职业西装,脚上踩着高跟鞋,肩膀上挎着一个黑色的包,扎着头发,给人一种职场的干练。

相比较蹲在人才大厅墙边等活儿的劳工,她显得格外扎眼,一看就是领导级别的人才。

女人在人才市场各大招聘摊位转了起来,这里大部分都是招厂子里的人,还有就是保安、劳力、技术工等,管理岗位很少的,要不然就是跑市场的。

招聘的那些老板看她这身打扮,都没人招呼她,知道这样的女人不是他们这些工种的。

转了好半天,女人在一个摊位了下来,上面写着招聘副总,工资面议。

“部门副总还是公司副总?”女人问道。

老板是个胖子,四十多岁,抬起头打量了一眼,说道:“外派的副总,我们是塑料厂的,做下水管子,主要是开拓市场,保底工资是八百块”

女子听到这话已经明白了,就是个高级销售员而已,话也不多说,掉过头走了。

从早上的规划,到中午的兴致盎然,江晓燕原本以为自己旗开得胜,下一步就要一统商界,结果等了半天都没招到一个人,坐在那打哈欠。

“困了啊?”陆峰看着她笑了起来,说道:“要不回去吃饭睡觉吧?”

“这才几点啊?不是说创业吃苦啥的嘛?”江晓燕很是不愿意去承认自己累了,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说道:“我也是从小干农活长大的,哪儿有那么娇气?”

“你好,你们这招聘总经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