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浩瀚苍穹,万里无云,空气中弥漫着湿冷,头顶之上繁星点点,陆峰抬起头看着天空,口中哈出一抹冷气,抽了一口烟,朝着车子走去。

开车不知不觉到了江晓燕楼下,陆峰抬起头看着五楼,屋子里亮着灯光,玻璃已经贴上了剪纸,透过玻璃陆峰看到今晚张凤霞在,看来她们打算一块过这个年了。

多多兴奋的叫声传到了楼下,陆峰想上去,可是不知道自己该以一个什么样的身份上去,相见容易,可是一些事情得不到解决,相见之后唯有尴尬。

一直站在楼下看了大半个钟头,陆峰开车回了别墅,简单的洗漱一番后,直接躺床上睡着了。

日过三竿,他方才醒来,去研发公司看了一圈,大家都在各司其职的忙活着,研发类的东西陆峰是真的不懂,也参与不进去。

中午吃了个饭,家里再次打电话过来,马上就是过年了,希望陆峰能赶回去,陆峰再次拒绝了,在这里一个人过年虽然孤单了点,可也比回去应付那帮亲戚要舒服不少。

闲着也是闲着,陆峰简单梳理了一下公司现在缺乏的人员,开春后随着传呼机量产,市场部就需要一个负责人,朱立东负责家电,通讯则需要开发出另一个市场部来。

而且海外部门现在也需要人,尤其是进军全球市场,需要在今年打下根基,单靠贴牌出口,这辈子都挣不到什么钱。

过年期间其实是个很不错的挖人时机,陆峰琢磨着联想有没有合适的人选,从脑海里搜刮着后世比较厉害点的人物,忽然想起来一个人。

余承东!

后世华为手机的负责人,这个人又懂技术又懂市场,好好培养一下是可以作为通讯公司的市场部负责人的。m.

心里有了人选,陆峰坐在那回想了好一会儿,他现在应该已经加入了华为,这么挖人家墙角好像不太合适。

陆峰也顾不得那么多,什么合适不合适的,大家都是一家人嘛。

拿起桌子上的电话,给集团采购部的负责人打了过去,他作为产业链配套负责人,肯定认识华为的人。

正在家过年的采购部负责人接到陆峰的电话吓了一跳,以为这个年过不成了,急忙问道:“陆总,有什么吩咐嘛?”

“过年好啊,我没什么事儿,跟你打听个事儿,你认识华为的人嘛?”陆峰问道。

“认识,深圳那家是吧?老板姓....额...姓任!”电话那头在记忆中搜刮着。

“对对对,你帮我找个人吧,叫余承东,清华毕业的,把他联系方式给我一下。”陆峰吩咐道。

“好,我打几个电话问一下。”

挂了电话,陆峰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身子,对于挖华为的人,陆峰内心还是有些愧疚的,一边愧疚着,一边吩咐人去准备点糕点礼盒,探听清楚地址后,直接登门拜访,心里面暗暗琢磨着话术,怎么能让他年后不去上班呢?

半个小时后,电话回了过来,那头说道:“陆总,他家里没电话,地址我倒是要到了。”

“那就给我地址。”

拿到地址后,陆峰提着两盒糕点,下楼开车直奔目的地。

今天的街道已经热闹了起来,车子开到一条街上被秧歌队堵上了,陆峰只好把车停在路肩上等着。

秧歌队披红挂绿的扭着,一路上跟着围观的队伍更是庞大,两个人抬着一面大鼓,梆梆梆的敲着,场面热闹非凡。

现场有几分拥挤,陆峰下了车,站在旁边看着!

跟随秧歌队伍一路走来的还有一个老外面孔,上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妮子大衣,脖子上围着围脖,手里拿着一架照相机不断的朝着秧歌队拍着照片,一边拍一边往后退,嘴里嘟囔着:“传统文化!传统文化!”

陆峰的身后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骑着一辆嘉陵摩托车,已经被秧歌队挤上了路肩,两条腿撑着摩托车往前慢慢的挪,嘴里不断的说着:“让一下,麻烦让一下!”

年轻人闷头用两条腿蹬着地往前挪,他看到四周围的腿纷纷避让,车轱辘往前一滚,忽然面前有一双腿没动,他下意识的拧了一下油门,摩托车忽然来了一股动力,朝前面撞了上去!

“让!!让!”

陆峰听到身后有人大叫,一回头吓了一跳,一辆摩托车已经顶在了屁股上,躲闪已经来不及,生怕摩托车轱辘压到腿,下意识的分开了双腿,整个人半依坐在嘉陵摩托车上面被往前推。

失控的摩托车迅速引起了人群骚动,飞速的让开了一片空地,可是那个拍照的老外手里拿着照相机,背对着陆峰还在照相!

“让!让!”陆峰喊了起来,他想跳下去,可是怕被摩托车碾压过去,他两只手抓着摩托车车筐,把上半身支撑起来,两只脚在摩托车的推动下,飞速的蹬着。

老外回过头看到陆峰已经晚了,下一秒直接撞了上去,人仰马翻,好在车速度并不快,没受什么大伤。

“我都说让了,怎么站在那不动呢?”年轻男子胳膊擦破了皮,把摩托车扶了起来,推脱道:“这可不怪我啊,我都喊了让开的。”

老外挣扎爬起来,第一时间先把照相机捡了起来,外壳已经摔坏了,按了几下按钮,好像不太灵,朝着陆峰用中文道:“你们俩把我照相机弄坏了。”

“这不管我的事儿啊。”年轻人见摊上事儿了,急忙说道:“我是因为撞到人,才着急的拧错了油门,他要是让开就不会有这事儿了。”

“你撞了人,你还有理了?”陆峰看到秧歌队已经走远了,朝着老外说道:“我也是被人撞的,我有着急事儿,先走一步,你跟他谈这个事儿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