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

凯文听到这话尴尬的笑了笑,福布斯的一些榜单,看看就好,并不能代表全球的富豪质量,有不少做金融,甚至是灰色地带的家族,并不愿意抛头露面。

凯文也不愿多问什么,既然想帮杜国盈,那就松松口嘛,对他来说很简单的事儿。只要跟陆峰松松口,剩下就看杜国盈自己的造化。

他也算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陆总,没想到你的公司发展如此之大。我确实是小瞧了。”凯文朝着陆峰说道:“如果贵公司愿意的话,我可以试着去了解一下公司的情况。”

“没问题,只要你愿意来,那就是我们的荣幸。”陆峰笑了笑道:“可以先办理一下入职嘛。”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先对你们公司进行一个短期的考察。再做决定,不过呢,我有个小小的要求啊。”凯文沉吟了一会儿,看了一眼杜国盈说道:“杜国盈这个年轻人,还是很不错的。加入佳峰电子的话,对于你们公司,也是一大助力。”

“这个事情啊,没问题,只要你能来,他绝对一点问题都没有。”陆峰看了一眼时间,说道:“快中午了,我们下午再谈,先吃饭。”

“陆总,下午您有事儿。”朱立东在一旁说道。

“大过年的,有什么事儿?”陆峰纳闷道。

“还是巴菲特那事儿,吉田东一又打电话过来威胁。”朱立东有些无奈,他对于这个人是真的无语。

“巴菲特我都不放在眼里,更何况是他一个鬼子,不用搭理。”陆峰说完朝着门外走去。

凯文一挑眉,心里憋着笑,陆峰这逼装的,真是让他忍俊不禁。殊不知这事儿陆峰还真没装。

去饭店的路上,陆峰坐在后排朝朱立东吩咐道:“一会儿你去弄个摄像机,放在会客厅后面的架子上。要正好能拍到凯文的上半身。”

“做什么啊?”朱立东纳闷道。

“给他录个辞职报告。”

另一辆车内,杜国盈看着旁边的凯文不停的道谢,凯文则表现的颇为自得,笑着道:“小意思而已,我在全球各地走南闯北的,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今天就给搞定了。”

“真的,能跟您这样的大人物呆在一块几天,真的是受益匪浅,不管是从气度、自信、格局都让人觉得高,太高了,有好几层楼那么高。”杜国盈拍马屁道。

凯文心里那个舒坦啊,他感觉自己此刻背后慈悲之光大放,自己稍微施展点手段,就改变了一个普通人的命运。

心里的那种自我满足感让他有几分飘飘然。

怎么说呢,那种感觉就像是去河边放生鱼之后的自我陶醉一样。

“这家公司还是很不错的,好好干,希望你能做出一番成绩,也不辜负我对你的期望。”凯文看着车窗外马路上到处都是燃烧完的烟花爆竹,感叹道:“等到某一年的春节,你也能成为现在的我。”

“您这是大智慧,我怕是这辈子都难以企及。”杜国盈微微自卑道。

“一会儿吃饭的时候,我帮你一把,今天就想办法让你进公司。过完正月十五,我还有其他事情,今天让你入职后,我就说回去办理离职,只要我的离职手续一天没办完,你就能多在公司干一天。”凯文想了想道:“这招叫,金蝉脱壳,对,金蝉脱壳。”

“哈哈哈哈,高,实在是太高了。”杜国盈不断的夸赞着。

在凯文眼里,耍弄一个陆峰,那还不是手到擒来,更何况他还有求于自己,最终也是被自己牵着鼻子走。

到了饭店,陆峰招呼两人进了包间,杜国盈看向陆峰的眼神有些犹豫,他非常清楚一点,陆峰如果不想要他,凯文就是说破天也没用,自己耍的那套左右横跳的小心思,对方都看在眼里。

“陆老板,跟你说个事儿。”杜国盈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拉着陆峰出了包间门,把事情全盘托出,加上俩人之前的约定,好像这件事儿他在全程配合似的。

“放心吧,他跑不了。”陆峰拍拍他肩膀道:“你先进去吧,我去个厕所。”

随着饭菜上齐,桌子上的气氛好了起来,凯文更像是自己人一样有说有笑,甚至在饭桌上畅谈起了关于佳峰电子未来海外市场的发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