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凯文不是没情商,而是面对陆峰这个跟自己利益关系不大的人,不需要什么情商,大不了一拍两散,顶多损失一万来块钱的赔偿。

凯文微微一皱眉,说道:“不管什么说话方式,不能区别对待嘛,这个年轻人还是很有潜力的。”

“人的潜力只有发挥出来后才叫潜力,要不然永远是普通人,既然凯文先生开口了,我也放个话。”陆峰看向杜国盈说道:“既然有潜力,那就应该坐在重要位置上。只要你加入我们,我给他一个副总的位置。”

“谢谢陆老板!”杜国盈感谢道。

“别着急谢,还得看凯文的意思,我现在也摊开了说,大过年的,没啥聊的。”陆峰靠在椅子上说道:“凯文要是加入了,你肯定没问题。刚才不还说我不替他这个普通人考虑嘛,现在决定权在你手上了。”

凯文见陆峰要将自己的军,看了一眼杜国盈,不想继续帮这个忙了,若只是说一句话,他当然爱心泛滥。

现在要动他的奶酪,他可不傻。

杜国盈的筷子放在碗上面,看向凯文有几分楚楚可怜,希望他帮自己说个话,然而凯文假装看不见,开口道:“晚会开始了。”

三人把目光看向了电视,今年的春晚留下来脍炙人口的节目并不多,小品《打扑克》算是为数不多的一个,在批判性的小品中,这个小品算是极具代表性的。

饺子很不错,吃着饭,看着节目,跟凯文聊了不少春节习俗,也涉及到一些国际方面的事情。

晚上十一点半,外面已经成了炮仗的海洋,哪怕陆峰所在别墅区,居住较为偏僻,远处天空已经成了一片万花缤纷的海洋。

电视上主持人感慨的说道:“一年又一年,我们送别了鸡年,迎来了狗年,这一年的时间相信电视机前的你,有收获,有喜悦,有分别,有聚首,不管在这一年是笑是泪,它终究是过去了,犹如白驹过隙,永远的不回头,永远的保留在了我们的记忆中。”

陆峰靠在椅子上,双眸看着外面绽放又瞬间消失的焰火,把手里的酒杯端起了一饮而尽,三个人都格外安静的看着,此时心中都颇为复杂。

原本全家团圆的日子里,三个毫不相干的人聚集在这一块过年,杜国盈看着那些烟花,心里有些酸楚,都说英雄出少年,他这少年却还为三两钱发愁,每年都有人一飞冲天,何日到我啊?

毕业几年,老师的工作本安稳,可是他却想争一把。

站在多年后看现在,浩浩荡荡大时代,遍地是机会,可是当身处时代洪流之中,哪儿有那么容易。

他骑着个摩托车,用车轮丈量着深圳这片让年轻人梦想起飞的地方,除了迷茫,就剩下迷茫了。

凯文心情也较为复杂,想着身在万里之遥的家人。

陆峰则是在想,江晓燕现在在干什么,多多是否会想起自己,在这个万家灯火的时刻,在这个不属于自己的时代,是否有人此刻还想起自己,哪怕是恨呢!

“去放个炮仗吧!”陆峰站起身,点着一根烟去拿炮仗,十二点多,陆峰回到屋子里,简单的洗漱一下就睡了,进卧室的时候,站在楼上朝着俩人道:“明天我要去一趟公司,你俩去不去?”

“去去去!”杜国盈急忙答应下来,掉过头看着凯文。

“我也可以去看看。”凯文说道。

“你们早点休息。”陆峰说完进了房间。

杜国盈看到陆峰回去了,看向凯文道:“凯文先生,不是下午说好的嘛,你帮我进入陆老板的公司。”

“我帮你的前提是,我帮你提一下,人家答应都答应,不答应我也没办法。”凯文有些无奈道:“他也摆明了,就是想拉拢我进去。可我并不想离开大众。”

“我知道您很为难,可您完全可以假装答应下来。”杜国盈显得有几分急迫,下一秒他缓和了一下情绪,坐在了位置上,端起一杯红酒一饮而尽,又把陆峰的烟拿过来点着一根,脸庞爬满了苦涩。

“对不起啊!”杜国盈朝着凯文道歉。

“你不用说对不起的,我只能说我尽力了。”凯文可不傻,把自己当诱饵,去博他上位,叹了口气道:“就算是我帮你进入公司,最终也会因为我不加入佳峰,你会被踢出局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