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在凯文眼里,陆峰是个油子,一看就是那种心眼很多的人。而杜国盈则不同,他看上去就是个普通人,凯文是带着一种看弱者的心态去看他的。

“怎么了?”凯文关心道。

“您不知道,我全家都靠我一个人,来这边是想找一份儿工作,要不然大过年的我也不会出来,可是工作没找到,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家里。”杜国盈看着凯文,面带戚戚之色,低声道:“您也看出来,陆老板挺有钱的。”

“你还年轻,不能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上啊!”凯文急忙阻止道。

“不是那个意思,我想在他这谋个工作,找个班上!”杜国盈解释道。

“多大点事儿啊,陆总还是很好说话的。不过有一点我提醒你,这人可能是个骗子,你要多小心。”凯文提醒道。

“您这样的大人物之间来说,当然是小事情,我这种小人物,就不好说了,能在这吃饭,也是托您的福。”杜国盈面露难色,轻叹了口气道:“我就是想请您帮我个忙,先不管他是不是骗子,您先帮我周旋着,如果是真的,到时候我想办法,如果是假的,那就算了。”

凯文犯了难,他是真不想跟陆峰呆着,不是很想帮他。

杜国盈当然看出来他的想法,整张脸一皱吧,作势就要往下跪,哀求道:“我妈今年六十多了,还在村里种几十亩地,昨天我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我在这找到工作,好的很。我喜欢的翠花还等着我挣了钱娶她,我真的是无路可走。”

此刻的凯文心软了,他也太难了,命运对于每个人都不一样,自己只需要做一点点事情,就能让一个人的命运发生改变。

“好,我帮你!”凯文答应了下来:“你快擦擦眼泪。”

“谢谢。”杜国盈深吸一口气衷心的感谢。

陆峰坐在饭桌前,一只手撑着脑袋,对于俩人的嘀咕也在听着,只不过听的不是很清楚,没一会儿,杜国盈走过来重新坐下,凯文也坐了回来。

“你俩聊啥呢,这么大半天?”陆峰看着俩人好奇道。

“没什么,就是说一些陆总的光辉事迹。”凯文坐下来给自己倒了一点红酒,朝着陆峰说道:“陆总,你一直说缘分。我觉得杜国盈跟你缘分特别大啊!”

陆峰看了一眼杜国盈,哈哈一笑说道:“我们三个都特别有缘分。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我说的话,咱两无冤无仇,我不可能害你,对吧?喝的有些上头,先休息一下。”

陆峰说着话站起身,略显一个踉跄,杜国盈急忙一把扶着,俩人背过凯文的时候,杜国盈朝着陆峰悄悄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陆峰挤了挤眼睛,朝着楼上走去。

直到陆峰上了楼,卧室的关门声传来,杜国盈方才坐下,他这么帮陆峰,其实也有自己的想法,他是真的想找个工作。

而且他认为,陆峰就是因为凯文才把自己留下来的,要不然人家这么有钱一个人,跟自己一个穷鬼过的哪门子交情?

他非常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只有凯文在,自己才有价值。陆峰一旦拿不下这个人,自己就没有用处了。

对于杜国盈而言,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借着凯文的势往上走,对陆峰来说,凯文是大闸蟹,凯文是大闸蟹,杜国盈是草绳,只要绑在这只大闸蟹上,他这根草绳就能卖出大闸蟹的价格!

只可惜他从没想过的一种可能,他和凯文都是陆峰桌子上的菜!

凯文看着杜国盈问道:“你之前是做什么的?”

“老师!我大学是师范类学校。”杜国盈回答道。

“那你怎么不当了?”

杜国盈叹了口气,神色沉重了起来,开口道:“家庭突遭变故,也是不得已呀,我爸爸生病了,弟弟也出了一些事情,急需要钱。我的那点工资杯水车薪,只能辞职来深圳谋求个活路,没想到找不到工作,举目无亲,大过年的差点流浪街头。”

“这也太惨了点吧?”凯文端起酒杯说道:“愿上帝与你同在,干杯!”

两人碰了一下杯子,杜国盈显得颇为惆怅,他倒不是装的,自从辞职后先后创业,有赔有赚,两年的时间混到现在,混了个身无分文,也是惨啊!

“凯文先生,真的很感谢你能帮我。”杜国盈看着他真诚道:“谢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