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现在的一百万对于一个普通人而言,简直是天文数字,郝总虽然不是普通人,但这笔钱也让他脑袋嗡嗡的。

缓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要的是五百万,区区一百万而已。

“老弟啊,哥也是看你人好,这忙我帮了。”

“太谢谢哥了,我没齿难忘,真的,我要是翻了身,我指定报答你!”陆峰抓着对方的手,格外的情真意切。

“中午的时候,我招呼你,知道不?”郝总站起身,心里在想,反正到手的钱,先垫一点钱进去,到时候捞一笔大的。

把郝总送走后,陆峰关上门冷哼一声坐在了沙发上,现在北钢的人根本不见他,来之前打过电话,把债务问题转移给了地产公司,地产公司再推给北钢。

要不然就是各种材料,各种资料,来回跑呗,对于这种套路,陆峰再熟悉不过,昨晚想了一下,直接要到钱的概率基本上为零。

这些钱得换个方法要回来,必须要找本地的大型国企,不能怕北钢的,要不然到时候就是三方纠纷。

陆峰想了一下,辽宁这一片不怕北钢的,也就是沈飞了。

正好北钢跟沈飞之间有合作,这里面就有不少可操作的地方,陆峰坐在那想了好几个小时,想要联系沈飞的总经理。

打了几个电话,没人认识,思来想去,只能给黄友伟打过去。

“喂,谁啊?”黄友伟接起电话问道。

“黄总,是我,陆峰。”

“你又惹什么祸了?”黄友伟问道。

“我能惹什么祸,我这个人乖巧的很。”陆峰憨笑道。

“那是准备惹什么祸啊?”

“我就是想问一下您,您认不认识沈飞的总经理?”陆峰问询着。

“我告诉你,偷盗、骗取国家战斗机,枪毙,懂吗?”黄友伟嗤笑一声道:“给你战斗机,你也不会开啊,缺钱缺疯了,开始勾结境外势力了?”

“您能别涮我嘛?我真有事儿,我现在就在沈阳,想认识一下,吃个饭,找你帮帮忙嘛,咱哥俩不说见外的话,是来这边是要账的。”

“别哥俩啊,少来这套,咱两没那么熟,前段时间都撕破脸了,你找你的何家乐去,别找我!”黄友伟酸溜溜的说着。

“撕破脸也没事儿,我这人二皮脸,撕破一层,还有一层。”陆峰笑嘻嘻的说道:“您帮忙问一下,真的非常急,我也知道,一般人肯定也不认识,就您这样的人物才接触的到。”

黄友伟被拍了一通马屁笑了起来,答应帮通过关系问一下,之前他在冶钢集团的时候,就跟这些国企打交道。

中午时分,还是在三楼的包间内定了一桌饭菜,陆峰换了一身衣服,带着冯志耀去了包间提前等着。

北钢副总办公室内,到了下班的时间,郝总敲了敲门,探头探脑的往里面看,面带笑容,稍微佝偻着身上,走进来说道:“哥,忙着呢?”

位置上坐着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略微胖一点,戴着一副眼镜,个子不高,一米六五左右,抬起头盯着郝总看了一眼,说道:“有事儿?”

“哥,我那有条烟,给您拿过来!”郝总从怀里抽出一条中华,放在了桌子上,说道:“哥,中午哪儿吃啊?”

“单位食堂,有事儿就说。”对方头也不抬的说道。

“南方那个企业,弄电视机的,人家老总来了。”郝总掉过头看了一眼,走上前把门关上了。

“关门干啥?”男人抬起头道:“要账就要账呗,你就告诉他,要走程序,有钱了会打过去的!”

“不是啊,这事儿有油水。”郝总走过来压低声,满脸神秘道:“肖总,这家公司的老总可他妈年轻了,二十多岁,傻小子一个,被我玩的团团转”

郝总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尤其是对于陆峰的描述,那简直就是手里攥着大笔钱随时准备给人的二傻子。

“佳峰电子?有点耳熟啊!”肖总总觉得在哪儿看过这个公司,又想不起来了,说道:“那就吃个饭吧,这事儿稳就行。”

“您放心,这钱绝对稳,到时候咱两对半,我二百五”郝总突然感觉不太对劲,挤出个笑容道:“您三百,我两百。”

“到时候再说,先见见面,吃个饭!”肖总说着话把面前的文件夹合上了。

肖总出了办公室门,朝着旁边的办公室吩咐道:“出去吃饭,叫几个人,把那个晓丽叫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