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郝总这样的人现在很多,他至少还是个地产公司总经理,很多人冒充各种名头唬人,‘范德彪’式的人物,在这片黑土地上并不少见。

进了包间,里面是一排沙发,茶几,并没有大电视,而是在后面挂一个投影仪,话筒也是有线话筒,里面的装潢跟二十年后比,实在是一般。

陆峰看了一眼环境,沙发上坐四五个长头发,穿宽松西装的男人照一张照片,那年代感真绝了。

商务卡拉ok,环境不环境不重要,主要看小妹!

郝总坐下来翘着二郎腿,嘴里抽着烟,后面紧接着进来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脸上画着妆容,头发比较厚重,烫一个波浪头。

“几位领导好,我们咱这里的大堂经理,小静,您有什么需要可以跟我说,我能办的,绝对给您办好,希望在咱这玩的开心。”大堂经理落落大方道。

“这位是南方来的领导,咱的陆总,把你们这的洋酒都来一瓶,不够喝再要,还有就是找几个小妹儿来。”郝总摆摆手道;“好看的,机灵的,知道不?安排!!”

“您放心,马上来!”大堂经理出去看了一眼,陆峰抬起头看着上面的投影仪,其实这类产品的销量一直不错,最近几年这种包间的卡拉ok市场一直在爆发着。

年初的时候,市场部还递上了一份关于投影仪方面的市场初步调查,市场年销量去年已经突破百万台,形成了一个大的市场池。

正在琢磨着市场的事儿,大门再次被推开,一群莺莺燕燕走了进来,齐刷刷一米七左右的个子,脚上踩着高跟鞋,基本上都是膝盖以上的裙子,脸上带着妆容。

现在这个时代,这些女人若是走在街上,回头率绝对高!

“领导好!”姑娘们齐刷刷的鞠躬问候。

冯志耀看着这种场景,整个人略显紧张,目光悄悄看了一眼陆峰,这一会儿开始玩起来怎么办?

陆峰却不在想这些,他发现个有意思的事儿,在南方,服务行业的人,都会称呼客人为老板,或者是老总,而在北方,则是称呼为领导,次一点的叫哥!

郝总掉过头看向陆峰问道:“陆总,看上哪个了?”

陆峰扫视了一眼,说心里话,她们妆容比较浓,陆峰甚至看到一个抹着绿眼皮的姑娘,灯光照下来,跟活鬼似的。

可这种妆容就是这个时代妖艳的特色,红嘴唇,绿眼皮。

“都行都行,郝总玩的开心就好,我无所谓。”陆峰客气道。

这些姑娘的目光都在陆峰身上,她们能敏锐的感觉到,今晚陆峰是掏钱的人,而且陆峰很年轻,长相也不差,这样的客人对于她们来说,可遇不可求的。

“那就都留下!”郝总大手一挥,格外豪爽,一排姑娘喜笑颜开起来,这样阔绰的老板很难得。

郝总说完之后,七八个姑娘往沙发上挤,陆峰身边就挤了一半,都争相而上,郝总看着左右两个人,总感觉缺点啥,不太得劲儿。

“那个小静,你们这有洋马嘛?”郝总问道。

“有,但是已经在陪别的客人了,您下次来玩,提前打电话,我让她等您。”大堂经理满脸歉意的说着。

桌子上的酒已经摆开,几个小伙子给倒酒,大堂经理端起一杯表示歉意,一饮而尽。

姑娘们都是热场子的老手,喝酒、玩游戏、唱歌、跳舞,样样都会,两个姑娘一个劲儿的往陆峰身上挤,其中就有那个绿眼皮。

“去陪郝总,郝总是重要的客人。”陆峰朝着两人吩咐道。

冯志耀端着一杯酒喝着,峰哥在旁边,他有点放不开,陆峰要是不在,他绝对能玩起来,在国外比这疯狂的派对,他没少参加。

陆峰跟郝总喝着酒,有一个姑娘开始唱歌,包间内热闹了起来。

“老弟,哥高兴了,啥事儿都好办,这他妈能花几个钱,一千八百万的一个零头,都够在这玩一个月了。”郝总脸色通红,一边跟陆峰说着话,一只手还把旁边的姑娘往怀里拉,那姑娘咯咯直笑,看上去放荡极了。

“哥,老弟这事儿真拜托你了,老弟现在就信你,真的,这个钱要是能拿回来,你不仅是救了老弟,还救了几万名员工。”陆峰端起酒杯碰了一下,说道;“老弟人生地不熟,你多照顾。”

“这两天哥给你介绍几个领导认识一下,吃个饭,唱个歌,洗个桑拿,然后把我告诉你的那事儿办了,就是那五百万的事儿,我告诉你,就一句话,没毛病!”郝总激动道。

“我干了!”陆峰说着话一饮而尽。

两个姑娘站在前面开始扭动身体,旁边的姑娘尖叫声不断,烘托气氛,朝着陆峰问道:“领导,要不要飞一个?”

“飞一个?什么叫飞一个?”陆峰不解道。

郝总用手一指,喝道:“给我飞!”

两个姑娘扭动着身体,顺手从衣服里掏出一件东西丢了出来,一件丢在了郝总的脸上,另一件挂在了陆峰的脑袋上。

陆峰伸手摸了下来,看着罩,很是无语,只能说,二十多年后的年轻人,不懂爸爸年轻时候的快乐啊。

屋顶上的七彩灯球开始转动,郝总激动的站起身朝着茶几前走了过来,冯志耀被两个姑娘拉着要过去跳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