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这边警员刚刚进门,后脚一辆警车闪烁着警灯飞驰而来,着急忙慌的下了警车,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问道:“刚才是不是几个警员进去了?”

保安翻了个白眼,无奈道:“长官,您看不到旁边的警车嘛?”

男人这才看到旁边停着的警车,疾步匆匆的往里面赶。

陆峰在干架这方面着实勇猛,六个老头,不到五分钟全躺下了,其他人见他真敢下死手,一时间不敢上前。

“让一下,警察查案!”一群警察横冲直撞的冲了进来。

“哪个是陆峰?”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站在现场,问道:“我想问一下,在场有没有一个大陆来的人,叫陆峰,污蔑陈氏资本的那个家伙。”

站在外面的一群人齐刷刷的用手指着陆峰。

“你就是陆峰啊,跟我们走一趟吧。”

上来三个男人,神色很是不善,伸手就抓着陆峰的肩膀,围困了过来,带头的男子朝着众人露出个笑容。

“各位老总,实在是打扰了你们的雅兴,这个人本局的缉拿要犯,现在带回去审问,大家不要紧张。”男子朝着众人拱了拱手,话语间格外的客气。

“他他打人!”脚底下传来一道虚弱的声音。

警官这才察觉到脚下有人,低头一看,整个人大惊失色,急忙弯下腰去扶,关心道:“黎总,您怎么了?”

“就是那个王八蛋打的,下手可狠了,一拳朝着我脑袋上招呼过来,现在两个眼睛还发黑。”黎总站了起来,依然有些不稳。

“还有其他人呢,都被他打了,此人嚣张至极,一定要好好收拾他。”

“对,不仅要判他污蔑陈总的罪,还要判他殴打我们几位老总的罪。”

“从大陆来的王八蛋,真以为这是人民的地方嘛?瞎了你的眼!”

唐中韧站在一旁,双手抱在胸前冷眼看着,陆峰这次绝对栽了,陈总都动用这种关系,只要一进警署,那还不是任由陈总揉捏?

就算是不被判刑,他出来后也绝不敢满嘴胡言,唐中韧心中恶狠狠的想着,最好给他打个终身残疾。

警官一听陆峰一个外地人,居然如此嚣张,还敢打黎总?

其他老总他不认识,这位老总可是警署的资助者啊,关系非同寻常,现在陈总施压,黎总一众老总又恨不得陆峰立刻死。

他不一定死,绝对是生不如死。

“给我拷上!”警官一声爆喝,走到陆峰面前,盯着他道:“你知道我是谁嘛?”

“我不管你是谁,我希望你公正执法。”陆峰朝着他道。

“你放一万个心,我这人没别的优点。”他皮笑肉不笑道:“就是公众!”

旁边的一种老总不断的叫着好,有好事儿者走上前夸赞道:“您就是为民做主的好官啊,我们就需要你这样的。”

“没错,最需要的时候出现,这样我们才有安全感,老百姓需要你啊!”

陆峰听到这话都想笑,这里有一个老百姓嘛?

哪个老百姓西装革履的,吃着上等的酒席,嘴里谈论的都是成千上亿的资金。

男子看着陆峰显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看着陆峰他倒也坦荡,低声问道:“听说你在大陆很有钱,一会儿我给你个通电话的机会,让人准备资金保释。”

“那我得谢谢你了。”陆峰冷哼一声道。

“给我拘走!”

现场欢呼掌声不断,陆峰一进去,这场短暂的闹剧绝对会画上一个句号,周一开盘,陈氏资本的股票绝对上涨。

陆峰被身后两个人架着胳膊,连走带拖的往前,还没走出宴会场所门口,一个中年男人冲了进来。

带头的男人见此,立刻一个立正,敬了一个礼,问道:“局长,您怎么来了?”

“让你们抓陆峰,抓了嘛?”局长关心道。

“报告,已经抓获,人在这里。”两个男子拘押着陆峰往前一步。

局长看到陆峰被如此狼狈的拘押着,整个人吓了一跳,旁边的黎总一众人见到局长居然亲自来了,心中自然自豪,先不说是不是陈总施压,自己被打,局长亲自跑出来,本身就代表这一种权势。

“任局长,没想到您也会来,我没多大点事儿,这身子板还行。”黎总走上前客气道:“改日喝茶,对于这类犯罪分子,一定要严惩不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