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本地金融界里很多人都在观望着,如果周一开盘陈总依然搞不定陆峰,一些大资本就可能会撤走

就像是一只大象踩蚂蚁一样,如果大象踩不死,说明蚂蚁绝不是简单的蚂蚁

这帮人聪明着呢,尤其是一些大型的金融公司,早就在暗地里悄悄打听了,可是对于这方面的消息特别严

就连新鸿基如果佳峰电子的事儿,在香江这片地方都没几个人知道,反而是入股杜总的星空传媒这件事儿闹的沸沸扬扬

加上杜总能够将明星引入大陆发展,开拓市场,星空传媒已经进行了新一轮的融资,杜总也是水涨船高,很受资本的青睐

在本土的金融界人士看来,陆峰就是一个大陆跑来,在本地没有任何背景的素人

混金融圈子的都是人精,陆峰越是这样,他们就越害怕,背后这潭水究竟有多深,有多浑,没人知道,一旦掺和进去,说不定一步踏错,直接淹没到头顶了

大家都在观望着

陆峰醒来洗漱了一下,上午继续见记者,中午去参加了一个宴会,还是昨晚的那套说辞,他就是要让所有人知道,他已经下了非常大的决心,陈氏资本不亡,他就没完

中午时分,陈总已经不想在公司呆了,电话不断的打来,董事会的成员也在逼问,她的心情已经糟糕到了极点,只能希望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陆峰这个人再也无法张嘴出来搅和

家里,电视开着,苏有容坐在沙发上,心思完全不在电视上,整个人坐在那发愣,陈总回来后看到她心不在焉,开口道:“想什么呢?”

“啊?”苏有容回过头来,整个人都是一惊,急忙站起身道:“陈总,您怎么回来了?”

“烦透了”陈总将手提包随手放在桌子上,坐下来说道:“那个陆峰没被抓进去,反而开始各种闹腾”

“您喝水!”苏有容端着一杯水放在了陈总面前,蹲在她身边按起了腿,安慰道:“您也别太劳神了,我对他还是了解一点的,这个人在这里没权没势,翻不起多大的风浪”

陈总揉着太阳穴,看上去格外伤神,叹了口气道:“这人背后怕是有人在支持,我暂时还查不出来是谁,不过他这颗棋子必须要打掉,要不然公司股票下周一开盘,只要已出现恐慌性的下跌,就真的麻烦了”

苏有容听到这话心里一惊,温柔道:“对您来说,弄掉他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儿嘛,以您的权势,让他看不见明天的太阳,也花不了多少钱,找个烂赌仔就干了”

“我还是怕失手,所以还是让专业人士去干专业的事儿,不聊这些了”陈总坐直了身子,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站起身道:“我回屋休息着了,你晚上弄点清淡的,吃完饭陪我出去走走”

“好的,我去准备,熬点汤”苏有容急忙跟了上去,扶着陈总往楼上走

“随便弄点就行,用不着出去买菜,我没啥胃口,家里有啥就做啥吧”

“好的!”

陈总上楼躺下了,苏有容下楼开始收拾家里面

陈总哪里睡得着,她的心思比谁都多,拿起床头上的电话放在了一旁,家里的所有电话都是一根电话线,不管是哪部电话打出去或接进来,她都能听到谈话内容

没一会儿,陈总站起身,悄悄的支开房门,看到苏有容在下面忙活着,一切都是那么平静而又从容

一整个下午的时间,苏有容除了忙活之外,还给陈总端上去一杯柠檬水放在了床头,接着看了一会儿电视,一头扎进了厨房里

苏有容这个人太精明了,当陈总跟她说这个事儿的时候,她就觉得不对劲,陈总对她一直有着戒备心,这么重要的事儿居然跟她说了

这让苏有容一下午都提心吊胆的,有两次悄悄看到陈总的卧室门支开了一条缝,心里一切都明白了

晚饭也比较简单,炒了两个蔬菜,熬了半锅粥,陈总下了楼后,简单的吃了两口就放下筷子

看的出来,她是真没心思吃饭,目光在苏有容身上来回打量着,说道:“陪我出去走一圈吧,散散心”

苏有容急忙站起身去找陈总的运动鞋,安排妥当后出了门,太阳刚刚落下,空气中依然散发着燥热,街道上出来乘凉的人多了起来,显得有几分拥挤

“咱往那边走吧”陈总指了指一条人流较少的街道,朝着苏有容漫不经心的问道:“你以前也是当老总的,现在每天除了收拾家就是做饭,甘心嘛?”

“跟您说心里话,如果是几年前的我,肯定不甘心,那时候我雄心壮志的,可是现在反而喜欢上这样的生活了”

苏有容慢步走着,脸上的神情格外平静,好像她那古井无波的内心一样

“人只有经历过才懂,其实当老总很累,我那时候每天赶酒局,喝了吐,出门的时候身边也跟着一票人,像是大姐大一样威风,可是前前后后经历了这么多事儿,我反而向往平静的日子”

“就像现在,收拾收拾家,看看电视,做做饭,其实做饭很有意思,我最近跟着电视学了好多港式茶餐,陈总,我有个小要求,一直想提一下”苏有容看向了陈总

“说说,我听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