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一众人出了门准备上车,带头的年轻人把手里的烟点着,陆峰已经很长时间没抽烟了,不过为了给对方面子,还是把烟点着了在外面盯着陆峰的人,骑着摩托车狂飙而去六辆车转了个玩儿形式而去,夜晚下的人比较多,行驶的速度并不快,陆峰降下车窗,朝着外面观察着路人“峰哥,放心吧,一会儿要是情况不对,我就开车带你走”冯志耀抓着方向盘信心十足道陆峰没说话几辆摩托车飞驰进了巷子,喊道:“驹哥,人已经出了酒店,他们找人了,好像是别的堂口的”“老子管他哪个堂口的,抄家伙!”一起众人纷纷抓起一块黑布,黑布里包裹着长条形的东西,其他人见此吓得往一旁躲避,有人已经感觉出今晚不太平了,急忙顺着小路往其他街道跑骑着摩托车的几个小子拧动油门,摩托车发出一阵低吼,原地掉头后,朝着前面的街道飞驰而去车子行驶没多久,前面的路口突然窜出来一辆摩托车,直接横在了马路中间,后面两辆摩托车窜了出来,直接堵死路上的行人对于这类事情也是见惯了,急忙小跑着往外面去车门打开,众人下了车,带头的年轻人抽着烟,看向挡着去路的喝道:“你他妈知道我是谁嘛?挡着我的车?不想活了是吧?”“我管你是谁,现在滚还来得及,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骑摩托的小子朝着他喝道“还让我滚?信不信老子一刀砍死你?”“你要砍死谁?”驹哥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看到带头的年轻人,开口道:“原来是黑狗啊,上次抢老子档口的事儿还没找你算账呢,今天又他妈惹我头上了?”“你说谁黑狗呢?”“有种再叫一声试试”“信不信砍死你们!”黑狗的小弟一个比一个激动,眼看就要动手了年轻人的外号叫黑虎,不过跟他不对付的人都称为黑狗“操驹,别说那些废话,你今天是不跟我火拼一场没完,是吧?”黑狗盯着驹哥问道驹哥那边的小弟怒了,操驹是对驹哥最大的侮辱,因为以前有人开他玩笑,说他喝了酒没有控制力,别说女人,就是驴驹也不放过,得了这么个外号陆峰坐在车里有些无语,自己莫名其妙就听了这么多恶心人的八卦驹哥走上前道:“我告诉你,别惹我,咱各自有各自的地盘,实在不行就上报,这几个人打起来有啥意思,今天我给你个面子,抢档口的事儿先放下,你滚出去就行,我要的是车里面的人”黑狗要是真的滚了,他也别出来混了,话都说到这种份儿上,跟钱已经没多少关系,陆峰此刻就是不给他钱,他也得顶着干“我告诉你,你操驹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你他妈能把我怎么样?”黑狗瞪着眼挑衅道驹哥旁边的小弟忍不住了,喝道:“妈的,信不信老子砍死你?”“你砍一下试试!”黑狗朝着旁边的小弟喝道:“抄家伙!”一众人打开后备箱,齐刷刷的拿出了刀具,两方已经摆开了架势,现场的气氛剑拔弩张,一言不合就要开干冯志耀显然没经历过这样的场合,整个人紧张的握着方向盘,想要把车倒出去陆峰旁边的车窗依然是降下的,手伸了出去,手指头夹着的烟已经快烧完了黑狗掉过头看了一眼陆峰,忽然,驹哥大喝道:“给我杀!”陆峰看向黑狗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低语道:“让他杀!”双方混战一触即发,刀光剑影加上惨叫声,一瞬间这里犹如人间地狱一般,陆峰看到一个小子盯上了自己,举着刀就往这边冲他不急不缓的将车窗升了上去,一刀砍在了玻璃上,吓得冯志耀大叫起来“你叫什么?”陆峰看着他纳闷道:“你开的这辆车是你爸定制版的宾利,防弹的,别说一个人拿着刀看,就是这些人全拿着刀,围着这辆车砍,没有几个小时也砍不破啊”冯志耀这才想起来,自己也是紧张过度,忘了外面不断的有小弟倒下,黑狗显然干不过驹哥,身上挨了一刀,已经满身是血,地上躺满了人,驹哥手里的刀有已经卷了刃,大口的喘着气,显然体能不行他目光阴沉的盯着黑狗,新仇旧恨今日一并算,朝着旁边的小弟一招手,几人持刀朝着他飞冲而来黑狗吓坏了,掉过头就朝着车子跑去,拉开车门,直接从车座下来抽出来一把长枪,掉过头就直接对准了冲上来的几个小弟小弟们吓坏了,急忙往后退!“来啊!不是很嚣张嘛?来啊!!”黑狗将枪口对准了几个小弟,这几个年轻是热血,但也不是脑残,他们知道生命很可贵,如此短距离内挨一枪,活下来的几率不大手里的刀丢在了地上,普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驹哥慢慢的把刀放下,劝说道:“黑虎哥,别犯傻,一开枪你就完了,帮里面怎么跟你说的,你比我清楚,大家都是出来混的,无非就是为了钱和女人,没必要!”“你给我跪下!跪下!!”黑狗喝道驹哥慢慢的跪在了地上,脸色有几分惶恐,他现在就是在赌,赌黑狗还没变成疯狗,还有理智黑狗走向一个小弟面前,抬脚就是一脚朝脸上踹去,喝道:“刚才不是很嚣张嘛,再砍一刀我试试,跟着大佬混冰室,穿西装拿大哥大,是不是觉得感觉很好咩?啊?”黑狗说着话又是一脚踹在了头上,旁边的驹哥根本不敢说话“不是你小弟嘛?怎么不说话了?信不信我一枪打爆你脑子?知道叫黑虎哥了?”驹哥挤出个笑容,跪在那不敢说话“我告诉你,不仅那些我占了的场口我要管,你现在管的那些场口我还要管,从今天以后,这八条街所有的保护费,全是我的,听到咩?”“听到了”驹哥咬着牙道“那你的保护费呢?”驹哥急忙从身上掏钱,一众人把身上的钱都掏了个干净,接着连滚带爬的带着自己的人跑了黑狗走过来敲了敲车玻璃,陆峰降下车窗看向他“我小弟受伤了,我也需要去医院,你们自己回去吧”黑狗朝着陆峰道“好,辛苦!”陆峰朝着冯志耀问道:“身上带钱了嘛?”“有一些!”冯志耀掏出来几千块,又从手套箱里拿出一万多递给陆峰,陆峰接给钱给了黑狗道:“一点医药费,后续的钱会很快打过来的”黑狗看着钱笑了,朝着陆峰道:“真他妈爽快,就喜欢跟你这样的人打交道,后面的车给你挪开,走吧!”“谢了!”陆峰把车窗升上来,后面车子挪开,冯志耀将车子倒出去,接着一脚油门飞驰而去雇黑狗这些人确实花了不少,陆峰给的零钱都有两万多了,可是让人觉得可笑的是,他们挨了刀子,挣的这些钱,可能还不够这辆定制版宾利挨几刀的修车费他们的一条命,还不如这辆车的一个车轱辘贵冯志耀将车子行驶出这一片区域大松了一口气,说道;“我这辈子都不会来这边了”“所以还是要多读书,你有的选择,那些人没得选择,天生性格暴躁还好,若是软弱,呆在这样的环境里,除了受欺负,没有其他选择了”陆峰靠在后座上说道:“你去高档酒吧开一个卡座的钱,他们就得玩命”“那些跟我没关系,是他们不求上进”陆峰听到这话,没说什么,他是豪门少爷,对于社会底层根本不知道,他学习不管多烂都能出国留学,身边玩的、见的,都是普通人无法企及的只要脑子不愚笨的人,泡在这样的环境里,不可能太差,至于所谓上进不上进,更是无稽之谈,这个世界有太多人没得选择,从睁开眼看到这个世界的第一眼就注定没得选择回到酒店,陆峰生怕再出意外,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换了一家酒店入驻,刚进房间就给冯先生打电话过去“喂,冯先生,我已经回到酒店了”陆峰对着电话说道“安全就好,比什么都强”冯先生拿着电话说道:“明天开盘,你觉得陈氏资本的股票会有多大的震荡?”“现在很多机构都在观望,只要稍微有点苗头,就会犹如洪水决堤一般不可挡”陆峰沉声道“需要一个引子,这样吧,我有几个账户,持有一些陈氏资本的股票,明天开盘给你当这个引子,这周内要把事情办好了,打一个闪电战出来”冯先生信心十足道“只要您能稳如泰山,我根本不慌”陆峰笑着道“志耀在你那吧,让他别回来了,就在你那呆着,这几天我的事儿也不多,每天要开会,不说那么多了,早点休息”冯先生吩咐了几句后挂了电话陆峰放下电话朝冯志耀道:“你爸让你留在这,再去开一间房吧”“行,在这陪着你也好”冯志耀站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