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晚上十点钟,陈总家的电话响了起来,接起电话陈总听完内容整个人脸色铁青,喝道:“要你们有什么用?这点事情都办不成,还想跟我要钱!!”

陈总说完把电话重重的砸在了座机上,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陈总,发生什么事情了?”苏有容走过来关心道:“您消消气,喝口水。”

陈总不想搭理苏有容,坐下来眉头紧皱,她在思量着,这事儿是怎么泄露出去的,目光在苏有容的身上打量着,觉得不太可能。

这一整天的时间她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根本没有任何异常。

陈总叹了口气接过水说道:“有容啊,现在的情况已经有些控制不住,明天会出现什么状况没人知道。”

陈总看着苏有容,面色有些几分担忧道:“对我来说,这可能是一场浩劫。”

苏有容听到这话,急忙坐在了她身边,安慰道:“没事儿,不管怎么样,我都陪着您,多大的风浪都会过去的。”

“这个陆峰来头不小啊!”陈总喃喃自语着,目光深处满是忧虑。

“他在这边没有势力的.........。”

夜已经深了,这座不夜城依旧灯火通明,若是站在上空去看,与隔壁的深圳相隔不过几十公里,这边的灯光更加璀璨。m.

夜幕下年轻人在疯狂放纵,而更多的人躺在床上思量着明天开盘该怎么办,陈氏资本现在的局面是机遇还是危险,没人知道。

次日,早上关于陈总的桃色新闻更加疯狂起来,大部分的版面都是这些内容,而且说得更加露骨。

陈总到了公司门口,刚一下车就被一群记者围堵了起来。

“请问您和大陆首富陆峰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能回应一下嘛?”

“这件事儿是否对今日陈氏资本股票造成重击?昨日在天海大酒店附近陆峰遭遇截杀,请问是你指使的嘛?”

“陈氏资本董事会目前怎么看待这件事儿对公司的影响?”

“不是说尽快公布去年的经营财报,尽快是什么时候?今天能发布嘛?”

陈总都快气炸了,朝着远处的保安喝道:“都干什么呢?拦着点,我没有必要回应你们,公司经营非常好,财报会尽快公布,我们与陆峰这种不法分子将会斗争到底!”

一群保安冲了过来,将记者推开,护着陈总往大楼里走。

这件事儿已经成为了香江金融界最爆炸的新闻,九点钟,所有人都开始盯着陈氏资本的股票。

一座股票交易处几个交易员坐在聊着天,神色间较为轻松。

“今天一开盘,最耀眼的绝对是陈氏资本,其他股票就算是涨再多,也不如陈氏资本两个点的波动刺激。”

“今天的好戏,我跟你说,陈氏资本这事儿里面乱着呢,一个大陆仔能搅成这样?听说没,昨天让人在酒店外截杀了,估计活不长了。”

“我一直都纳闷,他怎么还活着呢,这要是一般人,早死不知道多少回了。”

一个三十多岁男人端着水杯走过来,坐下说道:“少说点没用的吧,一个大陆仔能造成什么动荡,也就是你们喜欢看八卦,金融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股票交易下跌看的是什么?是庄家,是机构。”

“一个大陆仔能影响这些大金融公司?”

“我就说这种垃圾,就是个博眼球的货色,这几天没少参加宴会,蹭吃蹭喝的,有几个野模特还跟他眉来眼去的。”

“不堪一击罢了,热闹几天就过去了。”

众人话语里多是调侃蔑视,普通人的心里,大陆来的,就算是首富,那也没多少钱,这种心理很是严重,就像是一些洋垃圾来国内,很多人都会高看一眼,是一种心理。

唐中韧今天也不在公司,而是去了交易所盯着大盘,这件事儿对他来说非常重要,人生第一次得到父亲的认可,要亲手跟一家上百亿的金融公司合作,做的还是对抗股市做空这样的大事情。

他坐在vip室内,右边桌子上放着茶水和糕点,左边则是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工作人员,看上去有几分妖媚。

美女,对唐中韧而言,犹如空气一般重要,他的座右铭就是,人跟牲口没啥区别,除了吃喝睡,剩下是交配!

九点半,准时开盘,陈氏资本开盘拉高一个点,买入一千万,接着开始走低,散户卖出较多,下跌一个点,价值拉平。

十几分钟的交易时间,一直是微小的波动,有散户卖出,立马就有人接盘,似乎想要维持住一个平稳的局面。

交易所内,一些交易员盯着陈氏资本的股票,刚才骂陆峰的几个人激动的拍大腿,叫道:“我就是说他成不了气候,开盘一个小时内如果稳住,后面基本上不会有所波动。”

“我都跟你说了,一个大陆仔还想动摇陈氏资本,简直好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