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你张嘴闭嘴我背后那个人,看来你是确定我背后有人了?”陆峰的步伐不紧不慢的走着,说道:“那你不如直接跟我背后那个人聊,别跟我这个棋子计较,还有,能够进入董事会我已经很满足了。”

陈总一直盯着陆峰,想要从他的眼神中看出点什么来,在她的怀疑对象里,可能是那三家银行对她下手,也有可能是国际资本对她进行打压,例如老虎基金、摩根投资等。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怀疑对象,那就是新鸿基,只不过陈总不太信是新鸿基,冯先生现在哪儿有心思弄这些,自己的命都快保不住了,至于冯志耀,乳臭未干!

可是她得到一些消息,说陆峰跟冯志耀一块去艾德证券开过户,一时间她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现在最重要的是拉拢其他股东,她之前一直干的不错,就算是下次不选她,下下次也基本是她。

两年的时间,也算提前过一下退休后的生活。

众人进了会议室纷纷落座,陆峰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面前的牌子写着飓风资本四个大字,陆峰今天是代表飓风资本来的。

随着人数到齐,董事会秘书坐了下来,开口道:“最近一段时间陈氏资本发生了很多事情,董事会变更较大,有些股东因为个人原因不再投资陈氏资本,但是其他人看准了陈氏资本的未来,愿意一道走的更加长远。”

“本次董事会召集股东为,飓风资本,根据董事会规定,符合召开规定,现在正式开始,请飓风资本代表人陆先生作为召集人讲话。”董事会秘书看向陆峰。

陆峰清了清嗓子,开口道:“我作为刚刚加入我们陈氏资本投资人的一员,刚加入就召开董事会,有些唐突,论资排辈的话,我给各位在这赔个不是。”

众人笑了起来,把陈氏资本搅个翻天覆地的也是你,现在坐在这赔个不是,怎么听着那么像是讥讽人呢?

“关上门,大家就是一家人,有着共同的利益,前段时间我确实对陈氏资本发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击,我觉得这不仅不是仇,更应该是恩情,因为我们是一家人,我的全力攻击只是一次磨砺!”

“你们想一下,如果我现在没有坐在这,将会是什么结果?这是一记警钟啊!”

陆峰满脸忧心忡忡的看着在场所有人,很多股东都无语了,不过仔细想想也觉得陆峰说得对,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就好像有个人过来打了你一顿,然后逼着你认他当干爹,你遭不住打,就认了干爹,结果这个人掉过头就跟你说,幸好是我,我们是一家人,我是在锻炼你。

“从这件事儿上暴露出一个问题,就是抗风险能力太差,一旦有人做空市值,趁机低价收购,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儿,这个问题的主要责任人就是现任的执行董事长,陈总!”

陆峰看向陈总说道:“我召开董事会就一件事儿,让她下岗!”

大家对于这件事儿心里已经有底,把目光都看向了陈总,陈总靠在椅子上说道:“陈氏资本是我一手创办的,从当初注资一亿六千万,一路引入各大股东,企业投资收益率连年上涨,基金类、理财类、对企业的走账、协助上市等多个金融领域内取得不俗的成就,尤其是去年,在风险投资上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进,投资二十九家公司,上亿的资金,现在已经有一些企业进行了第二轮融资。”

“不管是去年的财报,还是前面几年的财报,我掌管的企业对得起每一位股东投资的每一分钱,让我走?”陈总整个人说不出的气势逼人,喝道:“我不管理的陈氏资本,叫什么陈氏资本?改名叫陆氏资本算了。”

在场所有人都互相看着,陈总确实干的很不错,她在专业领域内并不是很懂,她最大的价值就是人际关系,需要钱、需要关系她都能找到,什么事儿都好办了不少。

再加上陈总每年是要年薪的,年薪已经高达三千万港币,是金融圈内年薪最高的执行董事长了,而且为人霸道,一向说一不二,对各大股东破口大骂不是一回两回了。

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咳嗽了一声,率先开口道:“我觉得吧,不能用以前的功来抵现在的过,一码归一码,陈总已经执掌公司多年,现在企业已经壮大,总得给后来人一点机会吧?”

男人说的很委婉。

“我也觉得萧总说的对,陈总是要退休的,该培养接班人了,要不这样,到年底的时候,我们选一个人上来,陈总有空就点拨一下,这个人若是不行,当然还是需要您继续主持大局的。”

众人纷纷点头同意,这样最好。

陈总看了一眼陆峰,说道:“行吧,我同意,既然这样的话,我的要求是,候选人可以是职业经理人,也可以是董事会成员,但是有个要求,那就是加入董事会不低于两年。”

这些条件显然是用来限制陆峰的。

陆峰笑了起来,开口道:“陈总,你放一个万个心,我的公司还忙不过来,没空打理陈氏资本。”

“早做防范的好!”

“大家同意嘛?”董事会秘书开口问询道。

随后举手表决,很快赞成就逼近百分之五十,陆峰有些着急了,举起手投了反对,赞成和反对基本上持平,只剩下一个新股东还没表态,是个戴着眼镜斯文的男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