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遇见这种情况,大堂经理也是无奈,这帮富二代是最难说话的,他们有钱有势,普通人只能躲着走,就算是碰见公司老总,也跟他们爸妈是熟人,基本上不会为难。

这也造就这些人飞扬跋扈的性格。

一个四十多岁的平头男子走了过来,看身上的气质职位可不低,朝着大堂经理问道:“怎么了?这么吵!”

“这个包间的客人..........。”

大堂经理把事情经过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朝着男子道:“李总,这怎么办?两边咱都得罪不起。”

服务员从陆峰的包间里走了出来,朝着大堂经理低声说道:“客人让他们声音小一点,已经严重影响他们交流了,要不然就投诉。”

“这边的那些公子哥都是什么来头?”李总问道。

“看样子不简单,开的车都是跑车,随便一辆都是上百万!”大堂经理的话很明白,要是一帮毛头小子,自己早就处理了,轮不到他们在这无法无天。

“那个包间是什么老总?”

“定包间的三十多岁,不认识,不过很好说话,这个包间被占了,他们也没说啥,直接换了旁边的包房,看样子不像是啥大人物。”大堂经理猜测道。

李总听到这话,心里已经明白了,大堂经理绝对是见多识广的,有头有脸的老总她肯定认识,若只是一些小老板,那就无关痛痒了。一秒记住

“告诉他们,就说已经沟通过了,我们也没办法,把问题交给他们双方去解决。”李总吩咐了下去。

服务员推开门走了进去,杜总看到她进来,脸上已经布满阴云,今晚这顿饭让他格外不爽,原本是想陆峰和邹总体验一下吃饭加卡拉ok,没想到脸面全丢在这了。

“这点事儿你们都办不好嘛?我不是跟你说了,让你们负责人进来。”杜总朝着服务员呵斥道。

服务员顶着两头的压力,心里委屈极了,还没张口,黄豆大小的眼泪直往下掉,根本说不出话来。

陆峰劝说道:“行了,让大堂经理进来。”

陆峰的话语被淹没在了隔壁如狼嚎般的歌声之中,他的脸上流露出一抹不悦,邹总能感觉到杜总下不来台,开口道:“时间不早了,今天就到这吧,改日我们再约。”

“不行,我得去问问,占包间也就算了,没这么欺负人的。”杜总站起身打了个酒嗝儿,朝着门外走去。

刚出去就看到大堂经理在外面站着,上前质问道:“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没听见隔壁多吵嘛?我们是来吃饭的,不是听他们狼嚎的。”

“先生,人家房门已经关好,并且我们经过了沟通,实在没办法,您可以自己去沟通。”大堂经理把问题推了回去。

杜总本来就是面子上下不来,大堂经理这话一出,他更受不了,一撸袖子朝着大堂经理喝道:“你们负责人呢?我要投诉你!”

“我是这家餐厅的负责人。”李总往前站了一步说道。

“你就是啊?我问你,你出来吃饭,隔壁这么闹腾,你吃得下去?”杜总用手指着旁边的包间问道。

“先生,是这样的,这个包间的客人比较尊贵,我们可以帮您调换到比较远的包间。”李总给出了解决办法,说道:“可以给您打一个八折的优惠。”

杜总从没觉得自己被这么羞辱过,隔壁包间比较尊贵?

那他算什么,自己就是出来吃个饭,还他妈被资本给歧视了,关键是杜总一直认为自己属于尊贵那一群人的人,他就是资本啊!

“老子不稀罕什么八折优惠,什么叫他们尊贵?我就是出来吃个饭,被你分成三六九等嘛?”杜总格外气愤的用手指着旁边包间道:“他们是上等人?”

“我们没这么说,您如果坚决要在这个包间,您就自己去协商一下。”大堂经理一副,你不是厉害嘛,你自己去解决。

杜总气不过,走到包房门前,一把将门推开,喝道:“能不能安静点?影响到别人了,知道嘛?”

一声大喝,包间里安静了下来,里面的男男女女朝着他看了过去,这些人的脸上透着一股子朝气,包间里的空气混杂着酒气,格外浑浊。

干瘦男子盯着杜总道:“影响到你了?你去找大堂经理,跟我喊什么?”

“就吵你了,怎么着?把门给老子关上!!”

“让你把门关上,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几个男生已经喝的有点多了,脸上带着酒红,神色嚣张,用手指着杜总颇有一种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的样子。

杜总没想到,几个毛头小子居然如此嚣张,沉声道:“跟我动手是吧,来,你今天动我一根手指头试试,老子这么多年是白混的,拿钱就能砸死你!”

“拿钱砸死我?”

“哈哈哈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