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重返1

这一幕发生在众多金融机构总经理办公室内,股市最可怕的事情要发生了,恐慌性抛售!

..............

冯先生站起身,朝着振坤说道:“吩咐下去,下午一开盘就把手里的都抛了,起个带头作用,同时盯着陈氏资本的股票,该买入的时候买入,占股数控制好,要在董事会里起到关键性的作用。”

“明白!”振坤回答道。

陈书凤已经带着人到了陆峰住的酒店,结果扑了个空,她此刻状态已经有几分歇斯底里,混了这么多年,怕是要一朝成空。

离开办公室,其实也跟内心的恐惧有关,她害怕股东的电话,那些她无法回答的问题,让她感到无力,此刻站在酒店房间门口,整个人气的踹门。

陆峰带着苏有容从交易所内走了出来,回到酒店,被前台告知陈总带着人来找他,陆峰看向苏有容。

事情走到今天基本上已成定局,陆峰作为诱饵不断的引诱她入局,冯先生直接切断了她的后路,无力回天啊!

除非此刻有人拿出几十个亿来让她用一段时间,可是她哪来这么阔绰的好大哥呢?

“走吧,上去看看她在干什么。”陆峰说着话上了电梯。

苏有容眉头紧皱,看着电梯上行,忽然开口道:“我得局面已定,不能出差错,哪怕是万分之一都不行。”

苏有容现在格外谨慎,她真的输不起!

几分钟后,一个服务生到了房间门口,朝着陈总一众人道:“陈总,我们刚刚查到,您要找的人一直在五楼的会客厅!”

“有一个女人嘛?”

“有!”

陈总带着人掉过头就朝着电梯而去。

会客厅内,陆峰看着苏有容道:“现在真没必要了,你回去做饭洗碗擦桌子的!”

“那么长时间都忍了,不差这一哆嗦,万一她明天找到了资金呢?人家这么多年是白混的?”苏有容思索着道。

“那一会儿来了怎么解释?”陆峰坐下来叹了口气。

苏有容忽然想到了什么,看向陆峰道:“有了,你不是让那个服务生说,咱两一直在这嘛,你把我拉走后就是想跟我发生关系,我一直不从,努力抵抗着。”

陆峰看了一眼时间,没好气道:“我是十点四十把你带走的,现在都快十二点四十了,你啥体力啊?抵抗了两个小时啊?”

“别管那些了,快来吧!”

苏有容说干就干,用力撕扯着自己的衣服,将头发披散着,骑在陆峰身上,用力一拉扯,陆峰的衬衣口子全部崩掉,接着往后一扥,伸手就要解裤腰带。

陆峰感觉不对劲,这怎么像是来真的。

“你别乱动,这像什么?”陆峰急忙扯着自己裤腰带,两人纠缠了起来。

会客厅的大门忽然被推开,陆峰吓了一跳,身子一个不稳压在了苏有容身上,陈总站在当场盯着眼前荒唐的两人。

苏有容急忙收拾衣服,一把将陆峰推开,朝着陈总走过去道:“陈总,我跟他没什么,是他硬要跟我发生点什么,我一直在抵抗......”

陈总看着楚楚可怜的苏有容,伸手一把将她推到一旁,目光炯炯的盯着陆峰,问道:“陆总好雅兴啊,拿这个助兴,找刺激是吧?有容,你过来!”

苏有容走了过去,陈总一把将苏有容推倒在陆峰身上,面无表情道:“当着我的面来,岂不是更刺激?那么喜欢刺激,就贯彻到底嘛。”

陆峰把苏有容推到一旁的沙发上,整理了一下衣服道:“没意思了,你找我干什么?”

“我就是想知道,你背后到底站着谁。”陈总很是不甘心的问道。

“我背后没人,就我自己!”

“去尼玛的!”陈总猛的一把抓起桌子上的玻璃杯狠狠的砸在了地上,朝着陆峰怒目相视,喝道:“当我三岁小孩啊,你一个大陆来的,有什么能力让一群香江的金融公司噤若寒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