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现场一瞬间寂静无声,很多人脸上写满了不敢置信,陆峰这也太嚣张了吧?刚才好像还是以一种开玩笑的口气滑过去,现在直接让陈总闭嘴了?陈总还没反应过来,石总先不答应了,用手一指陆峰喝道:“你让谁闭嘴呢?你是不想活了,找死是吧?”“来,你上来!”陆峰用手指着石总喝道:“有种你上来。”石总个子矮小,年纪也大了,怎么可能是陆峰的对手,再加上他也听说了,陆峰在一个宴会上,干倒五个老头的事儿,这年轻人是真下死手啊。“我说话还要你批准嘛?”陈总接过了话头,朝着陆峰呵斥道:“你算老几,在这跟我大呼小叫的!”“我说话你插什么嘴?还是说,陈总一向有蛮横打断人说话的习惯,刚才冯先生在这的时候,没见你如此无理啊。”陆峰盯着她道。“面对你这种垃圾,我需要什么理?刚才唐总说话,你不也打断嘛?”陈总回呛着。“那是因为他污蔑我!”“污蔑你?是你先污蔑的我吧?”陈总阴恻恻道。“我污蔑你在先?是你去年号召其他金融公司封杀我。”陆峰争锋相对。“你若是按照这么算,事情的源头可就是苏有容身上了。”陈总看向了站在台下的苏有容,说道:“是你先辜负人家。”“不是你这个老变态横刀夺爱嘛?”陆峰回击道。陈总知道,这事儿就是个糊涂账,事已至此,谁错谁对,根本不重要,比的就是谁拳头大,很显然,她拳头大。“爱与恨的事儿,谁也说不明白,陆总不是说一周内收购陈氏资本嘛,现在一周的时间已经过了,为什么你还是一张股票都没有的站在这里。”陈总讥笑道:“蚍蜉撼树,螳臂当车,不过是给我们上演了一出笑话罢了。”“是嘛?陈总说随便交给下属去处理,为什么在私人庄园里召开私宴,怕是快撑不住了,像各方借钱求救吧,都已经走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还如此大言不惭的站在这跟我说毫不费力?”陆峰直接戳穿了她的话。“我不过是召集好友聚会罢了,陈氏资本的现金流非常充裕,就算是资金遇到困难,以我的人脉,一张嘴,愿意挪用给我的钱,能把你活埋了。”陈总盯着陆峰带着一丝咬牙切齿。“没错,只要陈总开口,我立马借两个亿!”石总第一个开口支持。“我借五个亿!”“我借三个亿。”唐中韧站在旁边,得意洋洋的看着陆峰道:“我借十个亿,看见了嘛,你拿什么跟人家斗?”陆峰听到他借十个亿差点笑出声,但愿他只是口嗨一下。“我们将在下周公布去年的财报,其实现场已经有很多老总看过一份儿简报,去年在投资、利润率等方面非常的健康,更何况我们的现金很充裕,即便是这样,陈氏资本的股票也只是出现了一些小波动而已。”陈总看向陆峰道:“早点回大陆吧,别在这丢人了,在我眼里,你什么都不是。”“回不回去是我的事情,再说了,事情还没结束,陈总就在这单方面宣布自己胜利,是不是有点心虚啊?你说公司账户上有钱,有钱就拿出来玩儿啊,咱下周接着玩儿。”陆峰往前一步,盯着她道:“谁要是玩不下去,谁是孙子。”“你还有什么招?”“我花活儿可多了,不信你问苏有容。”陆峰低声道。冯先生一直在会客厅透过落地窗看着,今晚这场宴会,俨然变成了陈总的个人秀,再争吵下去没有一点意义,总不能演变成陆峰在台上抽陈书凤大嘴巴子吧?主持人走了上来,脸上带着标准的笑意,直接把陆峰几个人的话筒给关了,说道:“今晚众位的到来,真的是蓬荜生辉,尤其是陈总、陆总、唐总三人的交流,更是让我们受益匪浅,对于香江未来的金融产业发展有了新的认识。”“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送三位,好,接下来就是今晚的舞会,美妙的音乐即将响起,让我们听着音乐,畅游在华尔兹的舞步之中.........。”陆峰临下台的时候,看了主持人一眼,今天晚上论睁眼说瞎话的,非主持人莫属了。现场响起了音乐,带着女伴的还好,独身一人的就有些尴尬了,陈总下了台后,跟一众老总客气着,人家有自己的圈子,陆峰反而没人搭理,站在不远处,目光一直在苏有容身上盯着。陆峰并不知道冯先生手里还持有陈氏资本多少股票,下周一,一旦切断陈总的资金来源,陈氏资本的股票能不能砸盘,就看有没有形成下跌的趋势。陆峰怕冯先生手里股票不够,所以想让苏有容把手里的股票也抛了,高位抛出后,还了银行的钱,她原本的一千万本金,应该能变成两三千万的样子。可是他没机会接触到苏有容,现在陈总走哪儿,就把她带到哪儿。手里端着一杯酒四处溜达,目光时不时往她身上扫一眼,苏有容也感觉到陆峰想跟自己交流,几次目光交汇,她都有些无奈。周围已经有一些人开始跳舞了,对于这种能搂着腰肢,摸着手的好机会,石总哪里肯放过,走上前道:“陈总,我们跳一支舞吧。”“我不怎么会跳。”陈总显然是托词。“没事儿,就是跳个气氛嘛,来!”石总说着话,已经去拉陈总的手。陈总就算是不愿意,此刻也只能答应下来,但是有个尴尬的情况,石总个子不高,陈总今天又穿了高跟鞋,领子还比较低。石总的脑袋刚好就在不该在的地方,伸手勉强搂着腰肢,就像是老年白雪公主搂着老年小矮人一样。石总贴的又比较近,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石总,下周若是有紧急情况,还希望你能搭一把手。”陈总借机说道。“没问题!”“放心吧,咱两多年好友,过桥费不会少的。”“好的。”“那你公司现在有多少?”“嗯!”“我是问你,现在有多少可挪动资金。”“我那个资金它比较大....不是。”石总抬起头看了一眼陈总道:“账本它很白.....先跳舞。”陈总也看出来了,他现在脑子里什么都不想。陆峰看到陈总离去了,不紧不慢的走了过去,朝着苏有容道:“一块跳个舞吧。”苏有容也觉得这是个机会,目光瞟了一眼陈总,刚准备答应,唐中韧上前一步道:“干什么?吃豆腐啊?陈总不在,不代表在场的人眼瞎。”“不好意思,我不想跟你有任何接触。”苏有容板起脸直接拒绝了。“苏小姐,我们跳一个怎么样?”唐中韧看着苏有容笑眯了眼睛,他可是馋苏有容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不会跳舞,而且肚子也有点饿了,抱歉!”苏有容说完朝着一旁的自助餐走去,回头的时候,手耷拉下来,悄悄的朝陆峰摆了摆手。唐中韧吃了个闭门羹,脸比较臭,看着陆峰道:“最好快点滚回大陆去,要不然,什么下车你自己去想。”陆峰也不搭理他,朝着跟苏有容相隔比较远的方向走去,走到自助餐旁,端起一个盘子,脚步慢慢的往她身边移。几分钟后,俩人相隔只剩下两米的距离。“下周一将你持有的股票卖出去,一来是能让你赚不少,二来是,我怕冯先生持有的股票不够多,砸不了盘子。”陆峰低声说着。“我也想啊,可是我现在出不去,前几天我还在家呆着,她去公司忙,这几天不知道怎么了,走哪儿带哪儿,妈的,烦死了!”“想办法出来!”“我没办法了,现在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我每天穿高跟鞋一天,脚都快断了,你快点吧,这种日子真的受够够的了。”苏有容低声道:“简直就是折磨人。”陆峰夹起一片鲜鱼片,沾了点芥末吃了一口,脑子快速转动着,忽然想到了对策,说道:“我有个办法,那就来点荒唐的吧。”“荒唐的?”苏有容侧过脸道。“没错,配合着点。”陆峰说完话,放下盘子和刀叉,一把抓起苏有容的胳膊,质问道:“你为什么背叛我?你看看你现在的骚样子,你不就是为了钱嘛?我有钱,我现在有钱!”苏有容被他这一套骚操作吓得愣在了当场,这也太浮夸了吧,比电视剧都浮夸,不过她反应过来,挣扎着道:“你松开我!”这边的争吵迅速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一看是陆峰和苏有容,更加激动了起来,谁还跳舞啊。“你松手,你再不松手我叫人了啊!”苏有容挣扎着说道。“你叫啊?你不就是傍上了个有钱的嘛,把你自己的故事编造的那么凄惨,你跟我回大陆,现在就走!!”陆峰拉扯着她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你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啊,你放开我,我不喜欢你!”陈总也赶了过来,看到苏有容被陆峰拉扯着,喝道:“你给我住手。”陆峰看到陈总,满目的愤怒,用手指着陈总质问苏有容:“她哪儿好?我哪儿比不上她,她活儿好嘛?”“哎哟!!”全场一片唏嘘惊叹。站在楼上的冯志耀看到这一幕突发状况,有些不明所以,来之前峰哥对今晚的计划跟他见多的说过,没这一出啊。冯志耀不知道,他峰哥最擅长的就是临时加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