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最近一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若是以前我肯定要站出来说几句,现在老了,该把舞台让给年轻人了,陈总邀请我去参加晚宴,也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前往,而今天陈总却来参加金融之宴,让我属实惭愧。”

冯先生说着话,看向了台下的陈总,开口道:“请陈总上来说两句吧。”

陈总上了台,拿过一个话筒,先朝着冯先生问道:“听说今天晚上给陆峰也发了邀请函?”

“金融之宴是申请制的,只要原来来,给我面子,我就会发邀请函。”冯先生回答道。

“我怎么没看到他,躲起来了嘛?”陈总面带笑意的朝着下面扫视。

唐中韧哪里肯放过如此好的表现机会,站在台下说道:“我刚才碰见那小子了,现在的他就像是老鼠一样,没了往日的神气,被我骂了一顿,估计是躲起来了。”

众人听到这话哄堂大笑起来。

陈总轻笑一声,说道:“我不得不说,大陆来的这位朋友野心很大,他也很年轻,只是太狂了一点,以为借助媒体的力量,胡说八道一些谣言,就能让陈氏资本倒下,也未免太看不起我了,起初,我并不在意。”

“只不过是有些媒体写的太过分,我站出来澄清一下,至于跟他对垒,这个是真没有,公司里的事儿比较多,没空跟小朋友闹腾,就交给手底下一个副总去处理,今天前来,也是为了看看冯先生,作为香江金融的一块里程碑,我希望您能保重身体,带领我们继续走下去。”

陆峰站在靠后的位置,周遭的人们纷纷朝他看,陈总的这番话轻视极了,仿佛陆峰上跳下窜的折腾,在她眼里犹如小孩子的把戏,根本没入人家的眼。

今天前来主要是为了看冯先生,至于陆峰是谁?她不知道,她只知道有个大陆来的小家伙在媒体上抹黑她。m.

这番话相较唐中韧的那些话,其实更能刺痛陆峰,没有什么比无视一个人,更加侮辱人了。

台上,陈总跟冯先生好一顿客气,话语间已经把两人的身份抬高到了同一个层次,陈总显然也看出来,唐中韧是一把不错的剑,跟冯先生客气完了,没有还回去话筒,反而接着说道:“其实金融类的人才每一代都有强者出现,行业内很多人都在说,现在年轻一辈没人了,我以前也这么认为,直到最近认识了一位年轻人,才发现年轻一辈只是缺少机会,这个人大家可能也略有耳闻,船业集团唐总的儿子,让他上来说两句。”

现场不少人听到是唐中韧的时候,差点笑出声来,这位花花公子可是八卦媒体的常客,不过陈总要介绍个年轻人,也很正常,这行业就是这样。

唐中韧心情激动,这绝对是最露脸的时刻了,走上台去,看着下面密密麻麻站着的人,这些人都是他父亲一个层次的,就算是不如,也是手里掌握资金调动的经理。

然而此刻,他站在台上俯瞰着所有人,心中说不出的豪迈之情,目光在人群中找寻,在最后面看到陆峰站在边缘位置,手里端着一个盘子,正在吃东西。

“首先很感谢陈总如此看得上,能够跟冯先生、陈总这样的前辈站在一起,与有荣焉。”唐中韧说着话,忽然停了下来,目光盯着陆峰,喝道:“后面那个人,能不能别吃了,尊重一下人,会不会?”

台上台下所有人都顺着唐中韧的目光看去,目光集中在了陆峰身上,冯志耀在一旁忍不住了,嘀咕道:“有点过分了吧?”

振坤看了他一眼,低声道:“别乱说话,注意你的身份。”

陆峰突然被这么多人盯着,放下了手里的筷子,把食物咽了下去,就像是被灯光聚焦,整个人有些手足无措,现场笑了起来。

“我以为是谁啊,陆峰,你是饿死鬼投胎嘛?刚才陈总在台上找你,你不站出来,有没有点素质?”唐中韧好像找到了供他戏谑的小丑,调侃道:“没吃过饭嘛?”

“来来来,你上来,让大家看看你的嘴脸。”唐中韧用手指着陆峰道:“你上来,站在这,那几个服务生,把他请上来。”

三个服务生走了过来,朝着陆峰道:“这位先生,请你上台。”

陆峰只是想找个位置猫着,等冯先生退场,唐中韧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找茬儿,这让他心中有些恼火。

冯先生看到唐中韧显然是来挑事儿的,开口道:“接下来就是舞会了,今天的朋友较多,就到此为止吧。”

“陆峰作为大陆的年轻一代,唐总也是我们香江的年轻一代,两者相遇自然精彩纷呈,也算是个出彩的事儿。”陈总出口阻止了。

全场瞩目,陆峰不得不把手里的盘子递给服务生,擦了擦嘴,朝着舞台上走去,刚走上舞台,他看向冯先生三人目光有些阴郁,仿佛在告诉冯先生,我心头火儿可不一定憋得住。

陈总在陆峰身上打量着,俩人虽然交手众多,媒体上经常将俩人放在一块调侃一些桃色事件,可是这一次见面,却是两人第一次见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