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两点半准时开盘,船业集团开盘一分钟下跌百分之五,唐中韧私自挪用船业集团的钱借给陈书凤,已经闹的沸沸扬扬。

开盘三分钟,冯先生手里最后的几个亿股票抛出,再次拉低了股价,连续几次的暴跌,绝大多数的投资者已经扛不住,恐慌性出逃。

原本只是陈氏资本一家的事儿,没想到拖船业集团下水,紧接着造成连锁反应,一家船业集团产业链上的公司股价跟着下跌,不到一个小时时间,船业类股票全绿了!

大量资金开始赎回,金融机构和散户纷纷避险,一天的时间牛市硬生生让陆峰变成了熊市!

交易所内所有人面色如土,看着屏幕上显示的绿光,照耀的所有人脸蛋发绿。

谩骂声响起,不过更多的人脸上写满了无奈和绝望,一群人聚集起来要给证监会打电话,要求彻查陆峰跟陈总之间的关系,有人怀疑俩人在这演双簧。

“我听说是陈氏资本的资金链崩掉了,只有唐中韧一个人挪借给她钱。”

“我也听说了。”

“怎么可能?陈总是什么人物?金融界里呼风唤雨的人物啊,就凭一个陆峰?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里面还有其他事儿。”

“真的,你没看报纸嘛?中午一堆报纸头版头条被买了下来!”

“我看看!”一秒记住

众人拿过一张报纸,看着上面硕大的标题,加粗加黑写着:让这天!塌!下!来!

内容非常直接,陆峰在里面信誓旦旦的说,陈氏资本已经没有翻身的可能,只要他一句话,对方永远不可能在资本市场有所作为。

狂!

太狂了,香江金融界里敢说这话的人,一只手都数不出来,绝对不超过五个人,而今天要加上陆峰这个名字。

对于很多普通股民而言,天真的塌了,陆峰的一句话就把陈氏资本、船业集团击个粉碎,所有人都好奇,他到底什么来头,一个大陆人却拥有这种实力。

陈总的心里依然保留着一丝执念,希望那些人念一点情谊,然而打了一天的电话,还是没能打通。

哪里来的什么情谊,大家都是为了利益共舞,当失去作用后,若是没有冯先生插手,说不定会有人远处拉一把,可是现在,帮她就等于害自己啊!

一个文员将中午的报纸放在了桌子上,她能感觉到整个办公室内的气氛都是冰冷的,急忙退了出去。

陈总看着报纸硕大的头版,面无血色,靠在椅子上显得是那么无力,一切都基本上成了定局。

陈总站起身推开苏有容的办公室,盯着她道:“别在公司待着了,跟我回去。”

苏有容跟着她下了楼,左侧的脸颊还略微有些发肿,回到家,陈总将包丢在沙发上,找出烟点着一根,长舒了一口气。

“您.....心情不好啊?”苏有容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心情能好嘛?”陈总笑了一下,笑容是那么苍白,用手撩拨着自己的长发,压在下面的头发可以看到一缕缕白丝。

“我可能要失去陈氏资本的控制权了,混了这么多年,我一直以为陈氏资本是我最后一站,没想到是这么个结果,最让我不舒服的是,我都不知道自己输给了谁。”

“您累了的话,就休息一下吧,不是因为他嘛?”苏有容试探着道。

“陆峰?”陈总笑了起来,抽着烟,看上去表情是那么不屑,开口道:“他就是进入了董事会,半年内也没办法扶持自己人上来,半年后是个什么情形没人知道,说不定就彻底沦为了一个小股东。”

苏有容听到这话,心里一惊,脸上不露声色道:“为什么啊?”

“因为执行董事两年一选,根据内部规定,由于投资具有个人倾向,有些投资需要长时间才能看到回报,所以给两年的时间,我还有半年时间!”陈总猛的抽了一口烟,笑的有些阴狠。

陆峰不是钻破头想进来嘛,那就进来,她要让陆峰知道,进来也没用!

随着收盘,陈氏资本暴跌超过百分之二十,船业集团下跌超过百分之十,整个大盘下跌幅度在百分之一左右,从中午收盘前的砸盘开始,陆峰给所有人上演了一幕末日表演。

一个人带动整个股市,他足以在香江股市中留下一段神话,其中最耐人寻味的就是,陆峰背后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有如此大的能量,一句话彻底绞杀陈书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