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陆峰把合同都签了,李广发现在说什么都迟了,他站在那整个人呆若木鸡,原本今夜叫陆峰来是想看他笑话,没想到自己反而成了个笑话。

“其他的话,说再多也没意义,大家是来吃饭的,要不都在我这桌吧。”陆峰朝着吕总一众人客气道。

“行,您没意见,我是客随主便。”

一众人在陆峰这格外的好说话,纷纷自己入座,李广发这个组织者反而被抛在了一旁。

一时间陆峰这桌子里三层外三层,哪怕是站着都要站在陆峰旁边,黄鸿升手里端着酒杯,朝吕总客气道:“吕总,我敬您一个,匆忙而来,在大陆多待几天吧,也好让我尽尽地主之谊。”

“喝一个!”吕总端起酒杯说道。

刚准备跟黄鸿升碰杯子,陆峰的酒杯移了过来,更吕总的杯子轻轻的碰了一下,发出一阵清脆声,说道:“我干了。”

吕总见状急忙仰起脖子也一口干了。

黄鸿升的手僵在了半空中,整个人说不出的尴尬。

“其实大陆没什么好呆的,这里有的,香江都有,这里没有的,香江也有。”陆峰朝着吕总吩咐道。

现场推杯换盏,桌子上的气氛说不出的热闹,吕总、侯总一众人轮流敬酒,反而他们这帮人站在那颇显尴尬,去跟陆峰喝一杯吧,他们拉不下这个脸,去跟其他几位老总喝,人家忙着拍陆峰马屁呢。

陆峰这顿饭吃的挺开心,一直到晚上九点多,宴席散去,陆峰目送着吕总一众人上了电梯,方才点着一根烟走出了酒店大门。

夜风佛面,带着几分阴冷,刚刚从嘴角溜出的烟,被风无情的带走了,陆峰回过头看着站在门口的李广发一群人,他们熙熙攘攘,二十多号人,目光紧紧的盯着陆峰。

“呵呵呵,哈哈哈!”陆峰略带醉态的笑着,用手指着这些人带着几分忍俊不禁道:“我们现在的位置,何其之相像啊,这天在刮风,马上就要下雨了,说好的一块站在这的,结果你们都躲进大门里了,结果天上掉金子,还掉我怀里了,哈哈哈哈,聪明人啊,一群聪明人!”

“你现在尽管得意,人狂自有天收!”李广发愤恨的说道。

“今晚本来是你想耍一遭的,结果被人耍,活该啊,还有你们,弄死我,对你们真的那么重要嘛?”陆峰抽着烟,看着他们直摇头,说道:“我今天喝的有点高兴,尤其是这么多老板站在那,端个酒杯,那模样啧啧啧,跟你们说个事儿,爷给你们三年时间弄死我,你们不行啊!”

“给你们机会,不中用啊,明年爷就不跟你们玩了,家电市场这一块交给朱立东,拜了个拜!”

陆峰说完朝着车子走去,上了车,飞驰而去。

众人听到这话,内心深处竟然暗暗松了一口气,不过下一秒又都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好像显得怕了他似的。

回想一下这三年时间,家电行业确实是被陆峰搅了个天翻地覆。

若是陆峰明年忙别的,他们还真不是太担心,现在佳峰电子在海外市场是占据了更多的份额,可是海外市场并没有多少利润,主要还是大陆。

至于朱立东,这人确实强悍,可是猛虎也怕群狼啊,陆峰的话,在他们眼里已经不是老虎,而是有点像恐龙了。

在场的人可能觉得陆峰真的不会再去管家电方面了,次年有几家联合起来在市场上对朱立东进行围剿,朱立东疲于招架,市场份额短期内丢失较多,无奈只能求助陆峰,腾开手的陆峰差点把这几家在市场上一把掐死。

当然了,这些都是后话!

次日,吕总一众人回去了,他们着急回去接受媒体的采访,将贵族的味道往身上多抹一点,时隔多日,大洋彼岸的报纸上那条微不足道的巴菲特辟谣消息,最终还是被香江媒体发现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都是围绕着吕总、侯总一众人被骗的事儿展开,他们看到新闻后,亲自联系的巴菲特的公司,确定自己被陆峰骗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