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这顿饭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并没有吃几口菜,大部分的时间,陆峰都是在说佳峰电子未来十年怎么走,想要在十年后赢,那么现在就要出发,再晚几年,那就真的晚了。至于股权质押这个事儿,冯先生是做金融的,心里明白这里面门道多,可做手脚的地方不少。他也曾怀疑过陆峰跟苏有容暗度陈仓,让联合资本入股佳峰电子,可是苏有容只是个联合资本的执行董事而已,董事会内掌握实权的大股东还是比较多的。而且联合资本的主要投资方向,还是以实业为主,例如地产、连锁超市这一类的,他们对于大陆产业并不熟悉,做事又比较谨慎。冯先生最终点头答应了,拍着陆峰的肩膀,颇为亲昵的说道:“我投资你,主要是看上你这个人,年轻人嘛,就是有冲劲儿,再加上你这个超前的眼光,未来不可限量啊,不过还是那句话,我愿意投资你!”“您放心,如果有融资的需求,绝对是让您第一个投的。”陆峰肯定道。陆峰是吃了饭来了,若是没吃饭,现在绝对饿的嗷嗷叫,众人站起身往厅外走,一路上说不出的客套,陆峰说着各种掏心窝子话,临走的时候,还去了一趟书房,让冯先生写了一幅字:决胜一九九四,赢在二零零四。冯先生亲自送陆峰到了门口,陆峰看着云怀玉面带微笑道:“怀玉,你真的很不错,只可惜在错的时间认识了对的人,希望我们以后有缘分。”“我觉得,我们挺合适的啊,那我能去大陆找你嘛。”云怀玉有些委屈道。陆峰心里很是无语,自己就是说个场面话而已,朝着她笑了笑道:“有缘自会相见的,时间不早了,你们回去吧。”陆峰上了车,随着车子缓缓行驶而去,陆峰看着后视镜里越来越小的众人,点着一根烟,吹着夜风,长舒了一口气。冯先生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会有看走眼的一天,在他的眼里,苏有容是他扶持上去的傀儡,他不会想到,苏有容会说服董事会里的几个大股东,去投资佳峰电子。香江的午夜十一点,纽约时间上午十点,虽然国际高端商务派对只在迪拜和香江两地宣传,可是天底下哪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华尔街对于全球的金融动向都格外敏感,几篇小报还是转载了报道,因为提及了巴菲特,所以放在了头版头条。哈萨韦集团总部,总裁办公室桌子上摆放了当天的报纸,只不过第一张并不是财经新闻,而是巴菲特因个人原因未参加陆峰的商务派对而派助理到现场的报道。十几分钟后,一个六十多岁戴着眼镜的男子走了进来,神色颇为肃穆,简单的处理了一下手头工作,随即看起了今天的报纸。当看到第一篇报道的时候,脸色有些难看了,打着自己的旗号在迪拜举行了一场什么商务派对?巴菲特拿起桌子上的电话,直接打了个律师团,几分钟后走进来一个高个子中年男人。“这个事儿,去办一下。”他把手里的报纸丢给了对方。律师顾问看了一眼,就知道什么情况,从八十年代开始,巴菲特在全球名声大噪,不断的有人以他的名义开启各种商务聚会,尤其是进入九十年代后,不减反增。“ok,我们需要确定这位伙计是哪个国家的,您也知道,有些国家是很难办的。”律师顾问挤出个一个笑脸。“从他的长相就知道,肯定是亚洲的,发出警告就好。”巴菲特说完示意他可以出去了。几个小时后,华尔街午报刊登了一则消息,对这件事儿辟谣,同时表示,巴菲特先生根本不认识什么陆峰,这件事儿也是无中生有,希望投资者不要上当受骗,同时希望这家叫做佳峰电子的公司,登报道歉。次日一早,陆峰登船回深圳。佳峰电子已经正式更改了企业性质,现在变更为佳峰电子集团控股有限责任公司,总部已经入驻三百多号人,各大部门基本建立起来,随着后续一些部门人员的补充,明年正式成型。上午九点,随着船靠岸,陆峰出了码头,站在人潮之中,一时间有些恍惚,曾经的他此刻绝对会马不停蹄的往回家赶,可是此刻那座豪华别墅,已经许久未归。叹了口气,让自己不要想太多,打了个车,直接去了公司。新的董事长办公室格外宽敞,足有两百多平米,依然是按照苏州厂里的办公室设计的,里面是一间卧室,可以休息,外面是一张三米五长的实木办公桌,看上去很是气派,背后是一张字,写着:广阔天地,大有作为。陆峰在办公室里转悠了一圈,坐在宽大的沙发上,朝着魏艳丹说道:“你坐啊,合同签了?”“第一时间盖章,已经送回去了,昨天我还跟几家的副总通了电话,电话里他们很客气的。”魏艳丹笑的颇为开心,说道:“还是您有办法啊!”“弄好了就行,成立一个负责外贸的部门,用不了多少人,二三十个的小部门,专门负责对接工作。”陆峰想了想吩咐道:“马上就是年底了,可以组织办个年会嘛。”“已经在做了,今年是集团年会第一年,我想着,找个大点的酒店,定个三十来桌,组织员工上去表演啥的,您觉得怎么样?”魏艳丹问询道。“行,你看着办吧。”陆峰摆摆手示意她可以走了,忽然问道;“对了,最近其他公司没什么动静嘛?”“那个....广发贸易组织了个什么会,就是把家电企业和贸易代理聚集在一块,说是要延续之前的论坛执行,他们好像私下里达成了和解。”魏艳丹思索了一下道:“因为我们有自己的解决办法,所以就没有太关注,不过还是给您发了邀请函,主办方好几次打电话来,说是让您一定要去。”“什么时候啊?”陆峰问道。“明天晚上!”“我知道了。”陆峰点头道。“您先休息一下吧。”魏艳丹看的出来,他脸上满是疲态。陆峰靠在沙发上,看着窗外的景色,不知觉中睡了过去。李广发弄这个所谓的大会,不为别的,就是想报那一个耳光的仇,这段时间不少企业都慢慢的屈服了,眼看就是年底,再不谈拢,明年家电行业一开打,说不定就死在这最后一根稻草上。私底下的合同比较乱,有的九一分成,有的八二。李广发签合同的时候,给了这些人一个念想,他说会把国际上的公司都叫过来,大家一块吃个饭,让他们互相认识一下,别说我做事儿没良心,你们认识这些公司,合同到期后,自己也能去谈。一时间所有老总都夸李总仁义,绝对是个好人。李广发有李广发的盘算,他在这些国际中间商之间其实没啥地位,若是他一家公司邀请人家,人家看都不看一眼。现在把这么多企业绑在自己身上,那就有点分量了,有了跟他们继续谈的筹码,能够比其他公司更具有主动权。还有一个原因,他就是要让陆峰瞪大眼睛看看,自己在这行业里多有实力,当初那一巴掌,他要狠狠的扇回去。可是这两天陆峰好像不在深圳,打电话好几次,魏艳丹都是一副敷衍的样子,李总靠在老板椅上看了一眼时间,下午两点多。拿起桌子上的电话,给陆峰办公室打了过来,他就是要让陆峰眼睁睁的看着这些老总给自己面子。让他清清楚楚的认识到,自己错失了什么!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陆峰被惊了一下,从睡梦中醒来,揉了揉压的有些发麻的脸,走到办公桌前拿起电话问道:“哪位啊?”“是我,李广发,你回来了啊?”李广发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揶揄道:“去哪儿玩去了?”“你有事儿嘛?”陆峰沉声道。“哎呀,你看你现在,声音里都带着苦大仇深。哦,我忘了,只有成功者才会宽容,而你好像即将跟着三个字没关系了,明天晚上,天豪大酒店,九层的宴会厅,我到时候会把所有跟我合作的企业都叫过来,同时会把国际商也叫过来。”李广发的声音透着几分傲慢,说道:“明天晚上,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中间商也叫来?你不怕那些企业直接跟这些中间商谈?”陆峰问道。“这你就管不着了,你听着,现在已经十一月了,你若是还死撑,用不了几个月,就是佳峰电子万劫不复的时候。”陆峰稍微一想,对方真的会把吕总、侯总那帮人都叫过来?“呵呵呵!”陆峰轻笑了起来,说道:“既然李总都诚心诚意的邀请了,那我得去,不管怎么说,这要是你最后一次闹笑话了,我得捧场啊!放心,肯定到场!”“死鸭子嘴硬,我到时候看你怎么哭!”李广发骂了一句,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