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进展的还算顺利嘛?”苏有容问询道:“这么大的投资砸进去,你自己多小心吧,这不是传统行业,前几天联合资本几个股东聚在一块吃饭,还说起你这个事儿,我能感觉的出来,他们有点后悔了。”

“后悔?迟咯,钱进我兜里没人能拿的出来。”陆峰往后靠了靠,找了个合适的姿势,说道:“目前来看,还算是顺利,不出什么问题的话,一月初就回去了。”

“那就能回来过年,我今年过年打算回家过,你要不要跟我一块回去?”苏有容怕陆峰联想过多,说道:“只是觉得你今年刚离婚,一个人回去过年可怜兮兮的,我也好几年没回去了,家里都以为我失踪了呢。”

“不必了不必了!”陆峰拒绝了。

电话那头的苏有容显得有些失落,不过还是没多说什么,只是聊了一些联合资本股东的担忧,希望陆峰接下来稳一点。

他们担忧也正常,之前在家电方面,国外的技术虽然先进,可是对于内陆地区的影响力颇小,国际家电厂家主要是供应发达国家。

这几年时间国内市场增长较快,加上关税等一系列保护措施,使得他们无法进入大陆市场跟这帮企业竞争。

国家的关税壁垒就是企业的保护屏障,而陆峰现在做的,就是突破这层安全壁垒,跑出去跟人家打,还要在通讯这种高精尖领域内动手动脚,不担心是假的。

佳峰电子在国内这个池子里算是大鱼,可现在陆峰做的就是从河里试探着进入大海,直接被锤死也不是啥新鲜事儿。

柳城一群人准备好了相关材料后给罗姆半导体集团副总裁平田一郎的秘书办公室打了过去。

双方约好,一个小时后通话。

罗姆集团总部,会议室内,高层对于当下全球市场竞争进行的第二场会议,平田一郎翻看着面前的文件夹。

海外市场部对于目前国外市场的竞争压力较大,本国内的竞争更是空前的大,在一些国家市场扩大市场合作迫在眉睫。

“我们依然认为,亚洲四小龙是我们的首选,继续加大与当地企业的深度合作,进行深度捆绑!”一名五六十岁的副总裁坚定道:“我认为,四小龙的发展前景还未完全展开,经济可持续发展几十年。”

在场的众人纷纷认同,从八十年代中期到现在,十年的高增长,这四个地方好像有挖掘不完的经济潜力,他们成了亚洲最大的四个大型工厂,日夜连轴转着,生产各式各样的产品销往全球。

平田一郎却有不同的想法,开口道:“我觉得可以注重一下华夏大陆地区,据我所知,摩托罗拉的传呼机在那边卖的非常好,最近几年的gdp增长较快。”

董事长看向了他,其他人也纷纷朝这边注视,脸上带着几分戏谑,大陆地区?

“平田君,你难道没看最近发布的一份人均gdp数据嘛?”另一个副总裁看向他道:“华夏大陆地区1993年人均gdp三百七十七美金,排在她前面的是非洲的赞比亚。”

在场的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现在的大陆人均gdp比非洲绝大部分国家都要落后,人均消费能力非常低!

董事长想起了什么,看向平田一郎问道:“前段时间你不是跟我说,有一家华夏公司要收购我们的实验室嘛?”

“对!”平田一郎点头道:“目前正在接触中,是一家大陆地区的电子集团公司,他们非常有诚意。”

“睿心实验室已经废弃好几年了,相关的研发也早就停滞,那些技术对我们来说,没什么用,价格合适的话,可以卖掉!”董事长想了一下,朝着众人问道:“大家觉得呢?”

“我不同意!”一个略显清瘦的高个子的男子开口道:“这些技术对于我们来说,确实用处不大,可是对于他们而言,是先进技术,按照国际惯例,不可以对华出售。”

所谓的国际惯例,其实就是以米国为首的国际高端科技技术封锁,其中包括精密机床、大型龙门吊、隧道盾构机、军事技术、化工技术等一系列的禁止对外出售条例。

在这些下面,则是一系列不成文的国际潜规则,凡是可以促进生产的技术专利,一律不得转让,尤其是被称之为工业之母的精密机床技术。

平田一郎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这只是一些早年间的半导体技术,而且包含的并不多,我并不认为涉及到了所谓的禁售条例,他们就算拿到了这些技术,能做什么?顶多做个传呼机,我们十几年前的传呼机而已。”

“全球范围内,再找合适的买家,很难,再放十年,这些技术专利真的就是老掉牙了,一文不值,现在这个关键时候,能回一点血,对于集团来说,是非常好的事情。再说了,这都什么年代了,这是1994,不是1972!”

现场争论的有几分火热,董事长沉吟了好一会儿,合上面前的文件夹,说道;“今天的会议就先到这里,关于睿心实验室的事儿,就劳烦平田君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