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翻译小姑娘面露为难之色,电梯门打开,陆峰笑而不语的走了出去。

“用不着他掏钱,我自己掏钱。”金婷婷以为是钱的问题。

“不是的!”翻译在她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

“好吧,我看出来了,这就不是个正经地方。”金婷婷叹了口气,自顾自的回屋去了。

国内,电视机的市场再度火热起来,一时间针锋相对,火耀味十足,年度电子大会再次召开,只不过这一次去的人是朱立东。

威普达电视机单日破万,第二天销量就滑落到了七千台,随着友商的活动宣传,朱立东预计最终的单日销量会稳在五千台左右。

这一次的电子大会,陆峰没有露面,对于很多电视机厂商的老总来说,真是一件幸事儿,朱立东虽然有陆峰那味儿,可是他嘴再臭,能臭到哪儿去?

而且这一次电子大会多了很多新人,例如波导,大批的新人出现,同时亦有大批的老人离去,大浪淘沙,能够笑傲江湖的不过是来来回回那些人罢了。

大会上,朱立东跟友商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互动,同时也对外透露出佳峰电子集团化后下一步的动向。

并购国外研发公司这件事儿,对于目前的国内企业而言,是不敢想象的,消息一出全场哗然,佳峰电子这一步走的俨然是蛇吞象的剧情。

可是又一想,陆峰这种疯子,什么事儿干不出来?

傍晚时分,酒店内,波导四个创始人聚集在一个房间里,气氛颇为凝重,之前说不在乎佳峰电子去做传呼机,是因为他们知道,陆峰手里没技术,等他弄出来黄花菜都凉了。

现在,狼真的来了!

蒲杰倚靠在桌角处抽着烟,开口道:“国外的研发公司,那都是天价,他哪儿来的钱?”

“我打探一下,朱立东的秘书说,陆峰去了扶桑!”隋波长叹一口气,有些想不通道:“他到底有多少钱?去年威普达电视机一直亏损,小家电产业更是一路被揍,全靠一个金豹vcd撑着,陆峰家里有聚宝盆嘛?”

“前段时间你不是还夸他,这个人搞钱有一手嘛,这不就给你露一手嘛!”

不要说他们,外界对于佳峰电子的资金一直都很好奇,这家公司似乎一直在缺钱,可又在发展的关键时候出手阔绰。

陆峰到处哭穷,前两年参加一些会议或者论坛,站在台上都是大吐苦水,他就像是一个人把自己两个兜儿都翻出来,告诉大家自己马上要穷死了。

可是下一秒,他就拿出一沓钞票砸你!

外界猜测佳峰电子的股权早已被稀释的七七八八,陆峰也占股没多少,具体什么情况,没人知道。

“现在不是讨论他钱从哪儿来,而是佳峰的传呼机什么时候能出来。”徐立华神色严肃道;“生产线、销售渠道、品牌号召力,这三点上他比我们强太多了,只要他们腾出一条生产线,打摩托罗拉的时候,顺手就把咱收拾了。”

在场的众人听到这话,脸上的神情都阴沉下来,佳峰电子现在是大厂,两个工厂全力生产,能够满足电视机、vcd、空调、收音机等一系列的产品,而且销售渠道众多,波导跟它比起来,就是个小麻雀。

这样的一家企业来袭,说不害怕是假的!

“抓紧时间,尽快提高产能,铺设销售渠道!”徐立华给出了答案。

陆峰半瘫在房间里,外面已经是华灯初上,他叹了口气,这里的经济虽然崩塌了,但是基础建设还在,整座城市里一片繁华,马路上干净整洁,路灯光亮无比,来来往往的车子,人们穿着光鲜亮丽,手里拿着手机,商务区的人们西装革履,手里提着笔记本电脑,端着一杯咖啡。

国内的那些人走出来,看到如此的世界,怎么能不迷糊呢?

陆峰上一世看过一张对比图,上面写着九十年代各国的发电量,以及夜晚俯瞰地球拍摄的照片,发达国家亮如白昼,而国内除了几个地区外,都是一片昏暗。

“1994年,不知道多少孩子此刻还趴在蜡烛旁写作业,二十多年后,这些孩子长大,却早已忘记了火柴和蜡烛!”陆峰颇为感叹的看着外面,自语道:“二十年,敢叫日月换新天!”

屋子里的电话响了起来,陆峰心头一跳,给他打电话的,除了仓井结衣外,好像不可能有别人了。

“哈喽?”陆峰接起电话问道。

“陆峰君。”

后面的陆峰完全听不懂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