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陆峰没想到市政的动作这么快,他想到过他们会介入,但是没想到是以这种形式介入,颇有一种作秀的感觉。

柳城把一份儿合同拿了出来,递给陆峰道:“陆总,这是写字楼的租用合同,您得签一下字。”

陆峰拿起笔直接签了字,接着打电话给朱立东,问询他关于整合市场部的高管来深圳的事儿。

下午三点,黄鸿升的酒局方才散去,众人畅谈甚欢,有意无意的聊起明年的事儿,大家都心照不宣,有几家企业话里话外透露着一股要携手一块干。

明年先打垮佳峰电子这个刺头,接着用几年时间把长虹从第一的位置磨下去,这些人胆子是有的,而且很大。

黄鸿升坐着车离开了酒店,喝的略微有点微醺,回到酒店第一件事儿,就是打电话给广发贸易代理公司。

“我是黄鸿升,给我接通你们李总的电话。”黄鸿升对着电话说道。

接线员把电话转接到了李广发的办公室内,李广发接起电话道:“谁啊?”

“是我,黄鸿升,你是李广发吧?”黄鸿升问道。

“黄总?”李广发有些诧异,他知道今天电子业内的一些企业聚集在一起,早就有人给他打电话,说这帮人要拧成一股绳,跟他们死磕到底,怎么现在就打电话了?

“我是李广发,有什么事儿嘛?”一秒记住

“我跟你说,今天中午我组了个饭局,行业内有头有脸的都来了,没到的也是因为太远来不了,我们签署了一个共进退协议,整整四十七家,占据主流市场百分之九十的份额。”黄鸿升对着电话说道。

李广发眉头一挑,以为对方打电话来是想要以这个东西向他施压,冷哼一声道:“销售渠道在我手里,你们就是所有厂商联合起来,又能怎么样?联合起来不跟我合作?那我倒要看看谁耗得过谁。”

“李总,不是那个意思,别误会,大家出来都是为了赚钱的,不是为了生气的,你说是不是?大家又没仇,做生意就是个谈的事儿,没什么不能谈的。”黄鸿升急忙把话头一转,语气轻松道:“我有这么个想法,你听一下。”

李广发一愣,脸上露出笑容,这几天他都跟陆峰谈魔怔了,好像这个世界非黑即白,饶有兴趣的问道:“黄总说说看。”

“我就是问你一件事儿,国际市场需求量很大嘛?”黄鸿升问道。

“目前还在谈,但是我感觉未来的市场非常大,佳峰电子那批货是低端货,明年新产品出来后,会受到更多国家市场的欢迎。”李广发如实相告道。

“也就是说,一两年内,国内这么多厂商,不能全部吃出口贸易这口肉,对吧,那么贸易代理行业全部跟李总一样,都能打通国际市场嘛?现在这个渠道全部掌握在你手里,未来呢?”黄鸿升虽然喝了酒,可是思路非常清晰,说道:“其他贸易代理公司迟早会摸索出来的,只要利益逐渐扩大,国际厂商会倒施逆行,主动联系其他贸易代理,让自己利润提高,我说的对不对?”

李广发点点头,这是一个行业发展的必然,说道:“没错!”

“所以,你现在的优势就是垄断,可是这种渠道垄断是有时效性的,前期你若是不能利益最大化,后期就被其他同行分食了,同业竞争才是最主要的竞争关系,您要想清楚谁是敌人,谁是合作者。”

黄总越说思路越清晰,在电话里铿锵有力道:“我想的是,在制造业内你可以选择一些合作者,我现在跟其他厂商谈的非常好,九一分确实有点狠了,不过你可以跟一批企业进行合作,签订一份捆绑协议,我可以帮你去跟长虹、康佳这些企业谈,优质的产品能够让你在国际市场站稳脚跟。”

李广发觉得这个思路不错,捆绑产业里龙头企业,排挤同行,还让自己在国际贸易中地位更稳。

“黄总若是能帮我谈下来长虹、康佳这样的企业,倒不是不能合作,我想知道,您在利润分成这方面,打算什么比例去做?”李广发问道。

“我帮你谈下来,其他企业我帮你谈到利润二八分,我们要五五分。”黄总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五五?

李广发感觉有些过分了,喉咙里咳咳了好一会儿,说道:“五五也不是不能答应,你的出货量有要求嘛?”

“我要我们优先,尤其是明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