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现场的气氛根本不用陆峰带动,能来吃饭的,全是机灵人,不用问也知道,在单位里是风云人物,领导的马屁精

一顿饭吃到了下午三点多,肖总喝的很开心,拉着晓丽的手,脸上满是笑意,一行人下了楼,陆峰把肖总拉到一旁,面露难色道:“郝总,我这兜里钱不够啊!”

“一顿饭你不够?”郝总瞪着陆峰,他就没见过这样的,低声道:“你身上不装钱,跑出来干啥?出门办事儿啊,这不是扯犊子嘛?”

“哥啊,我真没招了,要不然也不会大老远的跑来要钱,这次来原本打算在北钢大门口打地铺的,要账不容易,没想到您有招”陆峰拉着郝总的手说道:“哥,亲哥,我那五百万一到,立马双倍奉还,不可能亏了哥!”

肖总还在那站着呢,这不是打领导的脸嘛?

郝总也是被逼的无奈,只能说道:“你尽快给我把钱拿过来,我也就是看你是个年轻人,帮你一把,给你把单签了”

“谢谢哥,我一定报答你!”陆峰满嘴客气道:“我没齿难忘,你是个好人啊!”

肖总从兜里掏出笔,走到前台把单子签了,出了酒店门,准备去单位,陆峰看冯志耀跟了出来,摆摆手让他回去吧

到了北钢的大楼,陆峰跟着上了楼,肖总在这里面还是很有牌面的,一路上打招呼客气的人不少

进了办公室,对方坐在了位置上,盯着陆峰打量了一眼

陆峰两只手放在身前,紧紧的抓在一起,整个人格外拘谨,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肖总笑了一下,指了指前面的椅子说道:“坐吧,别紧张,你也是做企业的,也是老总”

“我跟您没法比,我是私营企业”陆峰坐了下来

“那是没法比,民营企业也叫企业?”肖总哼了一声,显然对于民营企业很看不起,点着一根烟说道:“年轻人我这么跟你说,有钱不如有权,懂不懂?”

“不是很懂!”陆峰连忙摇头,捧着对方道:“您说的太深奥”

“一看就是资历浅,就问你一个事儿,有没有人为了进你的单位上班,拿着钱,请你吃饭,甚至跪在地上梆梆磕头?”肖总昂着脑袋,看向陆峰满是居高临下的姿态

“这怎么可能,我那常年招人,忙起来还得求工人”陆峰回答道

“这就是差距,你不用担心不还你钱,这国企后面谁顶着啊?”肖总略带几分醉意,抽了一口烟,面前烟雾缭绕

“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赊欠嘛,小企业扛不住啊”陆峰面色发苦道

“你这个企业我总觉得在哪儿听过,感觉不像个小企业,想不起来了,看你是个小孩子,我也不难为你,该说的,小郝都跟你说了,明白不?”肖总问道

“明白,只要董事会那边答应,啥都好说”陆峰点头如捣蒜

“年轻人还是要多历练,别那么木讷,懂点眼色,你这样的,迟早要吃大亏的”肖总叨逼叨的开始以一种长辈的身份教育了起来

说着话打开抽屉,掏出来一份制式合同,放在桌子上问道:“三五天这事儿能办了吧?”

“我尽量!”陆峰看着这份合同,说道:“肖总,这份合同是把电视机的账,变成原材料的账嘛?”

“对啊,这不就是你要的嘛?”肖总抬起头问道

“我真怕出意外,您能不能写成,这个账可以直接兑换钢材,没别的意思,就是说,为了安抚董事会成员,我在这边已经有进展了”陆峰试探道

“这不行,账只能是账,一旦写上对应多少什么级别的钢材,那是要出大问题的,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肖总警惕的看着陆峰

“您别多想,不是写在合同的条款,您拿笔在下面写一行字就行,我是给董事会的人看的,再说了,就算我要兑换成钢材,也得从您这买,还不是捏在您手心里?”陆峰替他想着

肖总打了个酒嗝儿,料想陆峰这样的年轻人也干不出什么事儿,他在陆峰面前就像是一座大山,一眼能把这个年轻人看穿

不论对方什么想法,在他面前就像是个猴子一样

“五百万快点啊!”肖总拿起钢笔在下面写了一行字,写着:本合同账款可兑北钢产品,接着拿起章开始盖章,忙活完问道:“原先的账呢?”

陆峰把原先的账单、收据,乱七八糟的全递过去,对方确认无误后,直接撕碎丢进了垃圾桶,把合同往陆峰面前一丢,说道:“行了”

“谢谢肖总,郝总说晚上他请客,金粉人家,希望您能赏个脸”陆峰客气道

“没问题!”肖总很是痛快的答应下来,至于谁请客,人家根本不在乎

出了北钢的大门,陆峰看着手里的合同长舒一口气,得来全不费工夫啊,要账这种事儿,还是得靠脑子

“怎么样?办妥了?”郝总走过来问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