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电话不是已经给你了嘛,你还要怎么样啊?”黄友伟不急不慢的说着,言语中带着几分揶揄之意“我打过去,人家不给转接”陆峰苦笑着道“你多有本事啊,骗呗,你就说你是研究所的!”“我说了,人家要介绍信,您别唰我了,能不能给个直通他办公室的电话,家里的也行”陆峰笑嘻嘻的问道“你看,关键时候,你就知道谁对你好了,是吧?”“对对对,我没有您,我就没有今天,只有在您身边,才能感受到智慧的召唤,佳峰电子走到今天,我也只是做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工作”“停停停,马屁味太浓了啊,电话我给你,别说是我给的,你记一下号码”陆峰记下号码后,又吹嘘了一顿,方才挂了电话,拿起电话又打了出去总经理办公室内,桌子上放着三部红色的电话,一部是内线,一部是转接,一部是直通总经理的“叮铃铃!”电话响了起来一个国字脸的中年男人,脸上满是严容,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拿起电话道:“你好,沈飞总经理办公室,我是唐乾!”“唐总好,我是佳峰电子董事长,陆峰,您别挂电话,有点事儿跟您说一下”陆峰急忙挑明了身份“佳峰电子?哪个身份的企业?”对方问道“是江苏的,有这么个事儿,我现在手头有一批北钢的指标,可以低价转让一下,钢材是没问题的,去北钢直接拿货,我可以便宜个一两百万!”陆峰很是直接的说了出来,因为他知道,自己稍微糊弄一下,对面就可能挂电话“钢材是我们企业之间协调的,这个事儿不允许第三方插手,你从哪儿要的我电话啊?”唐总问道“我是从一个老朋友那拿到的,是这样的,我不是说插手,而是这些钢材一般企业用不到,我钱又在那压着,可以便宜点”陆峰解释道“哦,谁给你的电话?”对面问道“额”陆峰已经明白了“我这有点事儿,先忙,再联系”对面说完把电话挂了陆峰放下电话叹了口气,有些事儿,还是不太好办,看来还得慢慢磨这里的夜幕,来的比南方早一些,六点钟外面已经是昏昏沉沉,陆峰给江晓燕打了个电话,问询了一下家里的事儿,基本上还是老样子,只不过华纱化妆品步入了正轨,销售开始稳定起来一来是因为张凤霞给不少订单,厂子里给管理层发的一些节日礼物什么的,基本上都是化妆品,二来是因为开厂有一段时间,把最难的日子熬过去,在化妆品城打开了销路厂子生意蒸蒸日上,江晓燕也自信了不少,电话里说最近在看商业类的书,对于小厂子如果运转,人际关系,销售,产品定位等有了不少了解快挂电话的时候,江晓燕又恢复了老样子,让陆峰按时吃饭,多喝水,这边天气冷,多穿几件衣服,这几天她在看辽宁的天气预报,说是倒春寒,要来一波寒流,别感冒了陆峰听着电话里的絮叨,说了一句知道了,挂了电话,脸上依然洋溢着笑容,门外响起了冯志耀的声音:“峰哥,郝总来了”打开门,陆峰看到冯志耀问道:“他人呢?”“在大堂呢,说是要去卡拉ok!”冯志耀看着陆峰道:“峰哥,我就不去了,不太适应那种场合”“行,你在酒店呆着吧,给你爸打个电话,多聊聊,人在外地,他免不了操心”陆峰拍了拍他肩膀,拿过外套,朝着楼下走去下了楼,郝总已经在大堂等着了,看到陆峰来,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说道:“咱两想过去,安排好了,肖总忙完就过去”“您放心,先把您安排好,我懂,洋马,必须洋马!”陆峰朝着他道郝总咧嘴笑了起来,看向陆峰道:“你小子也不是那么木啊,有前途,给你的那些董事会成员打电话了嘛?”“哥,这个你放心,已经打过电话,下午通过传真将新的债务合同发过去了,今天不是周六嘛,银行不上上班,再说,也得走走关系啥的,下周五绝对好”陆峰保证道“有你这句话哥就放心了!”郝总一拍陆峰后背,出门拦了个车,直奔金粉人家这个点来的人不多,不过这里的场子比较难定,也有不少来的早,门口的车都堵上了,陆峰他们车前面,停着一辆宝马跑车,走下来一个女的,看上去三十来岁左右打扮的格外有气质,一声白丝绒的女士休闲装,脚上踩着高跟鞋,手上掐着一支女士香烟,肩膀上披着一件黑色的风衣,俨然一副大姐大的模样“帮我把车停好!”女人把钥匙递过去,跟钥匙一块给的,还有一张百元大钞保安急忙弓腰道:“谢谢月姐”昨晚的狼彪和大堂经理小静也走了出来,面带笑容的问道:“月姐来了啊,都给您安排好了”陆峰看着这位月姐走了进去,问道;“什么人物啊?感觉很厉害的样子”“来这里玩的,都是有钱的主,有几个简单的?”出租车司机随口说了一句,说完感觉这话好像不太对,果然郝总看向他神色不悦“我也不知道,肯定是大单位的”郝总随手推开车门道:“下车吧,走过去”陆峰朝着司机问道:“多少钱啊?”“三块就好,刚才那话不是说你们没车,你跟那领导解释一下,我不是那意思”司机急忙朝着陆峰说道“你不用管他,那种智障,解释也解释不明白,给你五块!”陆峰说完下了车司机坐在那看着五块钱,一时间不知道俩人是啥关系,顾不得多想,一脚油门赶紧走郝总在大堂里跟另外一个领班聊着,定一个好点的包房,没一会儿大堂经理走了出来,看到郝总又来了,脸上挂满了笑容,客气道:“郝总,您来了啊,昨天实在是不好意思”“没啥不好意思的,我来消费你们就笑脸相迎,出了事儿,就往外赶,要不是请客,我还真不想来”郝总冷哼道“是我们做的不到位,今天我做主,给您送两瓶洋酒,还有,昨晚的那个姑娘,现在还没人定,放心吧,都安排着呢”大堂经理格外的会办事儿狼彪在一旁也说和着,还是昨天的那个包间,大堂经理带着人往里面走,陆峰跟在后面,跟狼彪走在一块“怎么称呼?”陆峰朝着他问道“道上给面子,都叫一声狼哥,你随意!”狼彪客气道“狼哥,前面进去那女的,是谁啊?”陆峰打探道“月姐可不是一般人,经常来这消费”狼彪一脸神秘道“啥来头啊?”狼彪往陆峰身边靠了靠,低声道:“老总情人,懂了吧?听说还是大型企业的,跟飞机有关,不能再说了”“姓唐?”“啧!”狼彪砸吧了一下嘴说道:“姓赵,应该是三把手”“懂了懂了!”陆峰感觉到自己机会来了,这不是瞌睡给个枕头嘛,走到包间门口的时候,小声问道:“她哪个包间啊?”“就在斜对面,天月洞!”狼彪指了指斜对面一个包间进了包房,还是昨天的那一套,根本不喝啤的白的,全是洋酒,陆峰坐在那有些心不在焉等了一个多小时,郝总坐在那跟陆峰讲各种江湖上的事儿,吹他当年多牛逼,什么这个饭局哪个领导的,陆峰坐在一旁只是点头他硬生生吹了一个多小时,一口水都没喝,肖总总算是到了一群人出去把肖总迎接进来,路过天月洞包间的时候,听到里面已经开始热闹了起来,听声音应该是一帮女人肖总坐好之后,郝总朝着大堂经理吩咐道:“上小妹!”一排姑娘走了进来,肖总脸色变了,喝道:“像什么话?出来唱歌卡拉ok,让你弄得乌烟瘴气,这是干什么?”郝总被骂的一愣,整个人不知所措,显然他没经历过这么魔幻的事儿,您要来的,还要骂我?陆峰坐在一旁笑而不语,他对于肖总的心思很了解“我告诉你,小郝,做人要正直,出来玩可以,你弄这些花里胡哨的干啥,不觉得脏嘛?我告诉你,我这一辈子都没干过这种事情,你让我觉得恶心!”肖总义正言辞的骂着“我我真不知道,你们出去!全都出去!”郝总开始撵人了陆峰一看他要撵人,心里暗叫一声,坏了,急忙说道:“这都花了钱的,怎么能不要呢?我知道肖总的为人正直,可是我无耻啊!”“你懂什么呀?没看到肖总发火嘛!”郝总朝着大堂经理道:“快出去!”“我喜欢啊,不能走!”陆峰不让她们走“既然钱都花了,小陆年轻嘛,喜欢这个,就留下来吧,人家是客嘛”肖总的声音软了很多陆峰暗松了一口气,刚才郝总还跟他吹嘘自己多懂人情世故,差点把事儿搞砸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