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昨晚因为那个外国姑娘打了一架,今天她走了进来,用几句蹩脚的中文说了两声谢谢,把郝总逗的心花怒放。

虽然言语不通,可是眉目传情啊,郝总除了照顾肖总外,就是跟她眉来眼去的喝酒,看的出来,他是真的喜欢!!

现场推杯换盏,各种刺激小游戏花样百出,就算是柳下惠来了,在家酒精的刺激下也绝对抗不了多久。

喝的差不多,肖总站起身一展歌喉,陆峰拍着手叫好,跟旁边的郝总道:“我去趟厕所,你照顾好肖总。”

“你去吧!”郝总看都不看陆峰一眼,搂着旁边的洋妞儿,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出了包间,陆峰路过天月洞的时候停留了几秒钟,朝着卫生间走了过去,上了个厕所,站在洗手台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打开水龙头,把冷水往脸上泼,撕扯开衣服领子,用手撩拨了一下头发,此时的陆峰状态微醺,脸上带着水珠,微微眯起眼睛,带着几分迷离。

陆峰绝对算不上超级帅的那种,但是身上有着一股独特的魅力,此刻张凤霞若是在此,看着他绝对直呼受不了。

感觉差不多,陆峰往回走,走到天月洞包间门口,一把将包间门推开,踉踉跄跄就冲了进去,大声喊道:“嗨起来!!”

现场灯光昏暗,屋顶上的七彩灯摇曳,七八个女子扭动着身体,随着陆峰冲进来,酒精的刺激下发出一阵阵尖叫声。

一群人扭了好一会儿,发泄的差不多,才反应过来,有个陌生人闯了进来,打开灯纷纷看向陆峰。

陆峰站在那有些站不稳,随着灯光亮起来,目光在现场扫视了一眼,迷迷瞪瞪的看着月姐,上前直接搂在了怀里。

“怎么一会儿不见,换人了啊?又换一批?”

“你他妈给我起开!”月姐用力一推,直接把陆峰推了出去,质问道:“你谁啊?跑我们包间来了?”

陆峰被推的坐在了沙发上,好像如梦方醒似的,急忙站起身,双手合十,道歉道:“抱歉啊,喝的有点多,走错包房了。”

“你哪个包房的啊?”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问道。

“我我应该是这边,出来转了向了。”陆峰笑着道。

“来这玩啊,刚才扭的挺骚啊?”

陆峰挠了挠头,有些尴尬道:“也不会跳,瞎蹦跶呗,我敬各位美女一杯。”

“还美女?嘴还挺甜!”

陆峰从桌子上拿起一个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端起来一饮而尽,月姐的目光在他身上打量着,问道:“你不是本地人啊?”

“我在南方开公司,跑这边要账来了,不怎么会喝酒,被灌的有点多。”陆峰朝着她很是真诚道:“我来的时候刚好看见你进来,真漂亮,惊为天人。”

一群女人笑了起来,其中一个打扮骚气的说道:“月姐,冲着你来的啊。”

“没有,真的是走错了。”

“谁欠你账啊?”月姐问道。

“北钢的,我现在手里拿着账,死活要不出来,想找人接手,也没人敢接,没钱我拉一批钢材走,可是也没人要啊,砸手里了,现在就想着,哪怕亏个几百万,只要能兑出去就行。”陆峰面色发苦道。

北钢的钢材?

亏个几百万?

“相聚就是缘分,坐吧!”月姐朝着其他姐妹招呼,本来也蹦跶的有点累,今天晚上没叫别人,一群女人其实也没啥意思。

陆峰坐了下来,旁边一个姐妹把一瓶洋酒放在了他面前,月姐点着一根烟,吃了一口果盘问道:“欠你多少钱啊?”

“两千一百万!”陆峰回道。

“这么多钱啊?没看出来,你年纪轻轻还真有钱,是你自己的公司?”月姐有些不敢置信的盯着陆峰。

“我的公司,在南方开的,做电视机的。”

“你说亏个几百万,也愿意出手?”月姐抽了一口烟问道。

“我在这边是要关系没关系,要人脉没人脉的,这段时间把我折腾的,领导太多了,陪完这个陪那个,花钱像是无底洞一样。”陆峰开启了吐槽模式,诉说自己的苦水。

把这些事儿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就像是抓住一个陌生人,狠狠的诉一诉苦,一边说着,一边把半瓶洋酒喝下了肚。

月姐抽着烟暗暗点头,问道:“那你打算多少钱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