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这绝对是一个惊天大瓜,涉及到了豪门、三角恋、孩子等诸多因素,再加上陆峰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状态,在场的记者都格外兴奋。

陆峰中午还请一众记者吃了顿饭,饭桌上提到了不少细节,陈总是如何勾引他的,曾经前往大陆请他吃饭,甚至要花几个亿把他砸下来。

“我们就是好奇,陈总为什么对你情有独钟呢?”一个女记者的眼神里满是八卦。

“她疯狂的追求我,说我长得很帅,试问谁不知道?有眼睛的都知道,她说她有钱,只要我跟她在一起,可以砸几个亿给我,助力我公司的发展,要不然她也有能力让我完蛋。”

陆峰深吸一口气道:“当时,她女儿正在我家里,因为太突然了,她女儿在躲在衣柜里,我拒绝了她,然后她就像是疯了一样要把我推到床上。”

“后来呢?剥你衣服了?”另一个记者手里拿着筷子,已经顾不得吃饭。

“我没答应呗,她说要让我后悔,没想到几个月后,她就把她从我身边夺走了,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陆峰神情中带有几分痛苦,说道:“她还跟我偶尔提起过,陈氏资本很多账目都有问题,内部经营已经出现问题。”

“这些不重要,就是她把你推到床上,然后摸你了没?摸哪儿了?”

陆峰看向这些记者,皱眉道:“这些重要嘛?”

“当然重要,人家买报纸看的就是这些,摸你哪儿了,当时你什么感觉,陈总走后,她女儿就没跟你发生什么?”一个女记者舔舐一下嘴唇,引导道:“细节,越细越好!”

“忘了,那些事儿对我来说,是一段痛苦的回忆,她女儿跟我吵了一架,也走了,就这么个事儿。”陆峰面色严肃道:“我受够了,这一次来,我就是向陈氏资本宣战的,她不是说她有钱嘛,我要亲手打垮她。”

她们眼神中流露出一抹失望,好像正听的带劲儿,到了关键时候,不说了。

把一众记者打发走,陆峰吃完饭给苏有容打了过去,让她心里有个准备。

“你好,我是陈氏资本投资经理苏有容。”电话那头的苏有容话语里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是我,陆峰,你不方便说话的话听着就好。”陆峰把事情前前后后说了一遍。

苏有容听的脸都绿了,她的名声在这边已经被陈总糟蹋的一片狼藉,现在陆峰还要踩着她上位。

虽然她经历很多,可依然想在公众面前展示出不一样的一面,谁还不希望以一个清纯高大上的形象出现。

“你为什么不跟我商量一下,办完了,才跟我说。”苏有容冷声道:“事情让你说成这个样子,我以后活不活了?”

“现在必须挑起来,对陈氏资本的股票做成利空的局,我就问你一句话,要钱要脸?”陆峰质问道。

“我可以配合你,但是你别搞砸了。”

“放心吧,我办事儿很稳妥的。”陆峰告诉她,几千万资金马上到账,到时候把这个钱拿去股市涮一涮,拿一个亿出来玩儿。

一些下午发行的报纸和杂志已经将这件事儿捅了出去,舆论开始在小范围内被引爆,第二天,铺天盖地的新闻袭来。

标题一个比一个劲爆,陈氏资本老总虐恋情缘,求爱大陆首富未果,怒抢其妻,过程辣眼!

母女夺夫,女儿藏衣柜,陈氏资本老总又被爆料,因爱生恨成变态。

陈总、陈总之女、陈总之妻、大陆首富,三女一夫的迷情之路。

香江的这些媒体在恶心人这方面一绝。

陈总的办公室内,空气都快凝固,她坐在那脸色阴沉的可怕,对面坐在几个公司高管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桌子上放着十几份儿报纸和杂志,配图都是格外露骨。

“把苏有容叫过来!”陈总冷声道:“你们出去吧。”

几分钟后,苏有容敲了敲门走进来,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报纸,小心翼翼的问道:“陈总,你找我有事儿。”

陈总站起身盯着眼前这个女人,她确实很诱人,无论是身材、脸蛋、还是对人的温柔贴心,可是自从身边有了这个女人,她就没一天顺过。

走到苏有容面前,陈总盯着她的脸庞,突然抬起手就是一耳光打了上去。

“啪!”

这一耳光打的苏有容耳朵蜂鸣,整个人踉跄,差点栽倒在地,心中的怒火已经充满胸膛,可是牙根紧咬,硬生生压下去了。

“陈总,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