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陆峰给几家报社打了电话,跟他们说的内容,基本上都是一个复仇记的版本,当年陈氏资本是如何封杀羞辱他的,现在他全部都要拿回来。

对于最近暗流汹涌的金融界而言,这必定是个爆炸性的消息。

已经是深夜,冯先生还没睡,陆峰没有参加家宴,他倒也空出了时间,晚上给各大证券、银行、基金、保险等公司机构打了电话,刚开始说的是人情世故,随着试探开始深入聊。

冯先生在金融界的面子还是有的,而且比陈总的面子更大。

想要颠覆一家像陈氏资本这么大的金融集团,绝对是需要群狼,你想吃肉,就得给别人喝汤,想要人家配合你,就得拿出一些条件来。

电话里,双方在初步意向上聊的很不错,约定明天一块喝个下午茶,再商量其中有多少油水。

陈家别墅内,陈总洗漱完,披着浴袍走了出来,直接去了按摩室,趴在了按摩床上,两个按摩师已经在等着了。

“帮我放松一下就好。”陈总趴在上面,声音格外的疲倦,这几年的时间里,她真的感觉到自己老了。

褪去浴袍,两个小姑娘忙活了起来,手法很是专业,陈总微微眯着眼睛,侧过脸看到按摩师白皙的大腿,伸手摸了过去。

“啊!”

按摩小姑娘吓了一跳,显然没经历过这样的事儿。

“叫什么?给你钱!”陈总的声音里有些不满。

小姑娘又站了过去,继续给后背上涂抹着精油。

苏有容一直在家里悄悄的观察着陈总的动静,见她洗漱完进了按摩房,站在门口安安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陈总很是享受的闭上了眼,苏有容见此慢步走了过去,朝着按摩的小姑娘摆摆手,示意她可以出去了。

她接替了小姑娘的位置,接着按了起来。

陈总感觉到力道好像有些不太对,也没在意,伸手朝着大腿摸过去,好一会儿后微微皱眉,抬起头看了一眼,发现是苏有容,开口道:“你不睡觉跑过来干什么?”

“我给您按一下,最近一直在努力学习。”苏有容的手在后背上按着说道:“您休息一下吧,最近太累了。”

“有容啊,咱两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最近公司不太平,怕是要出乱子。”陈总像是喃喃自语一样说着。

“我对于金融这一类也不懂,在公司里也只是处理一些小事情,大的事情做不了,只能处理点微不足道的,没法给您分忧。”苏有容按着背说道:“我能做的,也只是学学按摩,让您睡的好点。”

“你确实很贴心,我记得你说过,以前你生意也做的很大,一个坐在高位上的女人,走到今天这一步甘心嘛?”陈总试探着问道。

苏有容略微一想,这话并不好回答,如果说甘心,绝对是假话,俩人的经历太像了,陈总非常了解这类女人的心思。

“说甘心是假话,可是命运就是这样,人生只有跌入低谷的时候才能认清自己,我最大的不甘心就是佳峰电子没倒!”苏有容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寒气。

陈总听到这话,心里的戒备消散了不少,说道:“你就安安心心跟在我身边,我不会亏待你的,你也别有其他的不高兴,前段时间是有点冷落你了。”

“没关系的,只要能陪在您身边就好,您有新欢,就尽情的去玩,玩完了,陪着您的,还是我。”

苏有容通情达理极了,她非常明白陈总需要一个什么样的人在身边,像苏有容这样的女人,别说女人,男人都格外喜欢。

“你倒是活的通透,金融这类东西,不跟一般的企业一样,你知道金融的本质是什么嘛?”陈总问道。

“我哪儿知道!”

“金融的本质就是人际关系,从各个渠道拿到钱很容易,可是把钱花出去很难,花出去还带着利润回来,就更难,我混到今天,全是依靠着在香江的关系。”陈总似乎带着几分警告的口说道:“眼红我的人很多,能打垮我的人,没有!”

“我虽然接触金融行业时间不长,可是您的威名却是响当当的。”苏有容说着话,开始宽衣解带

陆峰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他感觉在陈氏资本的股票上捞一笔,可他也知道,股市这个东西变幻莫测,每多一笔交易就多一份不确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