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香江的金融界本来就暗流涌动,陆峰这一通搅合,很多人也愿意推陆峰到台面上,不希望有一些目光聚焦在他们的身上。

一夜的时间,陆峰和陈氏资本之间的事儿已经在行业内沸腾了起来。

各大媒体开始争相报道,将这件事儿炒到一个空前的高度,次日上午,港股一开盘,陈氏资本再次迎来大跌。

陈总彻底坐不住了,上午跟各大金融公司、券商、基金联系了一遍,双方约定了一个口头协议,未来一个月内,随时可以给她调集超过一百五十个亿的资金用来护盘。

上午十点,股票交易所内的人们盯着大盘,看到陈氏资本再次下跌,叹气声一片,有人甚至当场破口大骂了起来。

“昨天行情那么好,还跌了,今天大量资金赎回,陈氏资本显然是碰上硬茬子了,卖掉吧。”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很是无奈。

“狗屁,现在正是抄底的好时机,那个什么陆峰听说就是大陆来的二流子。”另一个年轻人不服道。

“昨天那么多金融公司声援,怎么还跌啊?”

“我跟你说,不要慌,我继续买入,我不信一个大陆仔能把香江的股市做乱了。”

“区区一个大陆烂仔敢在这惹陈总?信不信过几天就横尸街头了?”

昨日抄底的一众人气的大骂,恨不得将陆峰砍两刀才解恨。

交易大厅内,广播喇叭响了起来:“陈氏资本关于股票进一步下跌发出公告,本公司经营状况良好,近日内将会加快对外公布公司财报,同时对于陆峰个人对本公司执行董事的造谣,将会采取法律手段,董事会已经与百利好金融集团、英皇金融、方德证券、新鸿基、天信财团等十几家金融机构达成口头协议,未来一个月内可调动资金不低于一百五十亿元港币进行股票回购,希望市场冷静,切勿听谣信谣,声明方:陈氏资本董事会。”

这个消息一出,全场炸了锅,刚才咒骂陆峰的几个人脸上露出笑容。

“我就说了,区区一个黄毛小儿,能兴起什么风浪来?人家一百五十个亿砸下来,他拿什么玩儿?”

“抄底必须抄底,股票马上要涨价了。”

“蚍蜉撼树而已,这么大的金融公司不是一天能倒下的,依靠人家的关系网,短时间可以筹集更多的资金进行对抗,什么是金融?钱嘛,比的就是谁的钱多,陆峰这个大陆仔有个毛,他有毛嘛?”

“哈哈哈,估计还没长出来呢。”

这一纸声明就像是给股票注入了强心剂,随后股票上涨。

快中午的时候,陆峰坐在酒店里翻看着今天的报纸,今天上午的情形,很多人都看的明白,单单一个陆峰,面对陈氏资本这样的大财团,就像是以卵击石一般无力。

最多是让陈氏资本的股票震荡一下,再无别计可施。

正所谓锦上添花者多,雪中送炭者少,已经有一些小公司开始声援陈氏资本,希望获得一点关注,同时大骂陆峰。

唐中韧一直关注着这件事儿的发展,今天看到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他放下报纸轻哼一声道:“跳梁小丑罢了。”

唐中韧觉得这是个机会,陈总气势如虹,趁机帮一把,不仅能讨个好印象,说不定还能小赚一笔。

最主要的是,能恶心一下陆峰,这一点非常重要。

唐中韧对于陆峰的恨,是做梦都在打这个人,在他心里这样一个无赖、垃圾,硬生生就是拿他没办法。

关键是看不惯陆峰那副嚣张的样子,他要让陆峰感觉到痛,让他懊悔,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是他得罪不起的。

一想到陆峰泪流满面,跪在地上痛心的说着我错了,是我不对,我给您道歉,为自己的鲁莽道歉。

哎呀,那个感觉!

唐中韧从脚指甲盖舒服到头发丝,他就觉得陆峰跟他不是一个阶层的人,这样的人见到他就应该规规矩矩,低眉顺眼的。

心动不如行动,唐中韧走了出去,走到他爸办公室门前敲了敲门。

“进来!”屋子里响起了一道厚重的男人声音。

唐中韧推开门走了进去,说道:“爸,陈氏资本的事儿您看了嘛?”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在公司里要称职务,懂吗?”唐总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儿子很是不满。

别的富家公子二十多岁就已经开始忙自己的事业了,自己家的这位,三十多岁了,一天到晚还是酒吧、夜店瞎晃荡,没有一点出息。

“董事长,我就是觉得,陈氏资本这事儿,是个好机会。”唐中韧坐下来说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