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外界纷纷扰扰,陆峰一整天都没出酒店,他下午给江晓燕打了个电话,家里面有刘婶儿母女俩陪着,倒也不无聊。

陆峰对明天的安排比较紧凑,白天接受采访,继续引爆话题,晚上则是有一个宴会,想要继续拉下陈氏资本的股票,需要卖大力气。

午夜一点,电话响了起来,陆峰拿起电话道:“哪位?”

“是我!”电话那头的苏有容声音有些不悦,低声道:“你不是说很快就能搞定嘛?怎么股价稳住了?”

“只是暂时的,这件事儿还需要慢慢来。”陆峰看着窗外说道。

“两个月内搞不定,我就彻底完了,你别慢慢来了,我现在每天在家给她做饭、伺候她,我受够了,你把钱给我,趁着低价我再买入股票,去银行抵押贷款。”苏有容的声音里有些焦急。

她不想再等了,这样的日子,每一秒都是煎熬。

“然后呢?你大量买入后股价拉伸,怎么办?我们都是小人物,我知道你这些日子不好受,可是我们需要等,我们是什么?我们是喝汤的,喝汤的得听吃肉的啊。”陆峰对着电话说道:“隐忍一下,有什么消息,及时告诉我。”

“你告诉我需要多长时间?”苏有容用手抓着头发,其实从海里爬上来那一刻,她就承受着普通人女人根本无法承受的压力。

现在的她,接近崩溃!

“最多一个月!”陆峰说道。

电话那头苏有容说了个‘好’挂断了电话。

陆峰下午也看到了船业集团发出的公告,不用问也知道是唐中韧弄的,这个人心眼小,对于一些事情耿耿于怀。

陆峰也不在乎,都圈住陈总这头狼了,还在乎里面是不是多了一只羊?

次日中午,陆峰再次接受记者采访,酒店会客厅内,陆峰站在红毯上,对面长枪短炮的站着二三十号人,面前的讲话桌上摆着一捧鲜花和一大堆话筒。

“陆总,您好,我想问一下,关于陈氏资本的经营状况出现问题,您是怎么知道的?”

“她亲口告诉我的,因为投资失利,她怕股东追责,想要做一笔空账给我的公司,我没有答应,这笔亏损应该在三十亿到五十个亿之间。”陆峰非常笃定的说道。

“陈氏资本已经报警,说要抓你,你怕不怕?”

陆峰笑了起来,说道:“在这里,有这里的法律,我在本地没有势力,但是我要与这种资本集团斗到底,还人间一个清白,她不仅恶心我,还跟自己的女儿追同一个男人,还抢我的女人,我不能忍!”

“我想问一下,苏有容是你老婆嘛?据说,你老婆不是她?”另一个记者显然在大陆方面找到了料。

“我老婆不是她,但她是我的女人。”陆峰虽然理不直,可是气格外壮。

“那陈总的女儿追求你,她叫什么名字?你们在哪见的面?”一个男人拿着话筒道:“现在金融界普遍认为,你在唱空陈氏资本的股票,想要借此捞钱,所以才编造出这些话来。”

“她叫陈天佳,至于是陈总跟哪个男人生的,我就不知道了,你说那么多,无非就是想说,我说的都是假话,那你去问一下陈总,她跟哪个男人生了这么个女儿,看她抽不抽你?”陆峰扫视一眼说道:“下一个问题。”

“目前陈氏资本的股票已经回升,并且陈氏资本对外说明,你就是在大量买入,尝试控股,今天早上已经有大量的金融公司再次表态,你有什么底气或者资本去对抗。”

“我有一身正气!”

记者采访的问题五花八门,甚至有一个记者当场把鞋丢了过来,破口大骂陆峰大陆仔,让他滚。

陆峰回答的问题,也都围绕一些无法证实的黑料。

这件事儿随着电视台的新闻播放,热度再次升高,警方也公开表示已经着手这个案件,陈总看着新闻气的连饭都吃不下。

陆峰在她眼里就是个癞蛤蟆,没啥攻击力,可是膈应人啊。

陈总拿起电话给警署打了过去,喝道:“你们干什么吃的啊?怎么还不抓人?”

“陈总,您不要生气嘛,这个案子还在立案,而且他是大陆人,身份比较敏感,只要一立案,有了证据,我们立马抓人。”

“还要证据?他在电视上讲的那些话不是证据嘛?今天晚上必须抓人!!”陈总已经有些情绪失控了。

陆峰的电话被一些不良媒体曝光了出去,可是有人恶意骚扰,打电话过来骂人,陆峰也不接,干脆换了个房间。

傍晚时分,一场特殊的宴会正在准备着,之所以特殊,是因为陆峰要来!

最近喜欢他的人不少,因为抄底陈氏资本赚了钱,但是恨他的人更多,因为有更多的人赔了钱,还有一部分是因为他的身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