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里面有银行的各种抵押合同,股权书,还有一份详细的资金表,苏有容通过渣打、汇丰、花旗三家进行了股权质押,之前的股价较低,她一千万能够买到二十万股,由于股价低,进行一番价值评估后,基本上能够再抵押出一千万来。

普通人拿着股票进去质押肯定拿不出原价的钱,苏有容在这里面还是有一些猫腻的,这个女人擅长钻营人际关系,顶着陈总的名头没少结交人。

来回倒腾了十几轮后,股价上涨,银行方面也不敢放水,收紧了股票质押价格,最后一笔操作,手里只剩下不到三百万。

陆峰翻看着各类开户人的名称,没有一个是苏有容的名字,这个女人办事儿还是很谨慎的。

苏有容也感觉出陆峰的疑惑,解释道:“我不是香江人,不能开户,而且在大陆我还是通缉犯,现在是黑户状态,这边的身份证还是比较好拿的。”

陆峰整理了一下文件,放进了包里,说道:“你把东西拿好,情况我已经了解,先吃饭吧,下午我去跟冯先生谈一下。”

“我也去!”

“你去?”陆峰看着她道:“你的身份被陈总在香江宣传的沸沸扬扬,你去干什么?我带着你,你以什么身份去?”

“什么身份重要嘛?新鸿基不是跟你穿一条裤子的嘛?”苏有容问道。

“你跟我是穿一条裤子的嘛?”陆峰盯着她问道。

“当然!”m.

“好,我明天在这注册个新公司,你把这些东西全转到我名下来!”陆峰用手拍了拍她的包。

“凭什么?这是我最后的退路了。”

“你看,你都说跟我穿一条裤子,还这样,冯先生要是知道,这些事儿都是你操作的,你说他会不会把咱两卖了?”陆峰盯着她问道:“你不要怀疑我在背后搞东搞西,控制欲别那么强,什么都想知道。”

苏有容现在非常没有安全感,纵使她内心异常强大,可是此刻只剩下这么一根救命稻草了,她害怕被陆峰再卖掉一次。

再来一次,她绝对会掉下万丈深渊,所以她一直让自己对陆峰有足够的利用价值!

“那你会不会跟冯先生把我卖掉?”

“你值几个钱?”陆峰拍了拍她肩膀道:“去吃饭。”

苏有容站起身,一把拉着陆峰的手说道:“你今天晚上陪我睡觉。”

“这种捆绑给不了你安全感,它脆弱的犹如一张纸,你听话,我会想办法让你控制陈氏资本的。”陆峰看着她道:“你得听话,懂吗?”

“我听话!”

俩人到了餐厅,点了几道菜,饭桌上聊起了陈总,这个年今五十的女人感觉到了危险,最近一直在公司,跟公司的其他股东走动近了起来。

她开始怀疑身边一切可疑的人,包括苏有容,俩人的关系也没有以前那么亲密了,原本暗地里支持苏有容的几个股东,最近也不敢轻举妄动。

陆峰能感觉道苏有容的不安,安抚道:“你放心好了,陈氏资本我志在必得,因为我需要用它来抗衡新鸿基,佳峰电子的股东会里,新鸿基一旦成为大股东,我随时可能被踢出局,而稀释股权,是佳峰电子必须要走的一条路。”

苏有容没想到陆峰居然还会稀释佳峰电子的股权,惊讶道:“你打算手里握着多少?”

“可能会低于百分之十,如果它的发展需要,我甚至可以只剩下百分之五以内,未来的事儿,谁说得清呢。”陆峰拿起餐巾纸擦了擦嘴,说道:“你不要担心,这件事儿肯定能成。”

陆峰把苏有容安抚的差不多,告诉她,在合适的时间,会带着她去见冯先生。

吃过饭,陆峰给振坤打电话过去,告诉他自己已经在酒店了,希望他们派个车来接一下,苏有容也不敢在酒店里多逗留,换了一身衣服后开车去了公司。

两点多,冯志耀开着车到了楼下,上楼后敲了敲陆峰的房门,说道:“峰哥,我来接你了。”

陆峰打开房门,看到冯志耀脸上露出个笑容,打量一眼道:“精气神不错啊。”

冯志耀满脸开心,看着陆峰笑容渐渐消失,纳闷道:“峰哥,你怎么面色发白啊,精神好像不太好的样子。”

“没事儿,就是加了几天班,别让你爸久等了。”陆峰关上门,朝着楼下走去,路上问着他回来后都干了什么,冯先生跟他聊了什么。

冯志耀显得很是开心,一路上说着话,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他也绝口不提,陆峰对于冯志耀的才能还是比较肯定的,但是他身上缺少谋略和城府。

这种人适合当职业经理人,如果安稳守业的话,倒也可以,可惜他还有两个哥哥。

路走了一半,陆峰忽然想起来,自己空手去好像不太合适,前面是一个大型的商城,陆峰朝着冯志耀道:“你停一下车。”

“怎么了?”冯志耀纳闷道。

“想起来没给你爸买礼物,买点东西去。”陆峰推开车门准备下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