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吃过晚饭,多多明天要上学,抓紧时间在写作业,刘婶儿洗完了碗筷,周雅擦着桌子。

“刘婶儿,你别往心里去,你越怕他,他越来劲儿,在这好好干,比啥都强。”江晓燕朝着两人吩咐道:“今天都挺累的,一会儿就早点休息吧。”

“谢谢江总。”

江晓燕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撇了一眼陆峰,说道:“我去洗个澡。”

“等一会儿再洗呗,这才几点。”陆峰半躺在沙发上说道:“哎呀,吃饱了,不想动弹。”

“运动一下,就消化了。”江晓燕朝着多多吩咐道:“早点睡啊!”

多多答应了一声,闷头写作业。

陆峰见她如此乖巧很是诧异,走过去蹲在她身边,小声道:“你怎么了?今天这么听话。”

“妈妈说,这两天让我乖,要不然收拾我。”多多噘着嘴委屈道:“我想跟她谈个条件,她不答应。”

“谈条件,必须谈条件,让她给你买好吃的。”陆峰摸摸多多的小脑袋说道:“多多,你好长时间没跟爸爸睡了吧?明天你就说要跟爸爸睡,好不好呀?”

“不好!”m.

陆峰哄了半天,小家伙可算答应了下来。

晚上不到九点,陆峰就被推进了浴室里,江晓燕站在门口叉着腰道:“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呢?这是正事儿。”

“我看见你那发绿的眼睛,我腿软。”陆峰哭笑不得道。

“你!”江晓燕拍了他一巴掌道:“快点洗,不想洗就去床上。”

“我洗!”陆峰急忙打开喷头,一边洗一边说着:“人的这个身体啊,是有周期的,你一次性压榨太多,它来不及生产,不能涸泽而渔,再说了,我也不是铁打的,扛不住你这么造啊。”

“以前是谁玩了命的想?”江晓燕质问道。

“我那时候年轻不懂事儿嘛。”陆峰打着沐浴露说道:“你别跟年轻人一般计较,我明天缓一天,行不?”

“不行,你快点洗,我给你洗吧。”江晓燕撸起袖子就准备进来。

“我自己来,不劳烦你了。”陆峰看着她调侃道:“我头发吓得竖起来了。”

“那你就这么嫌弃我?”江晓燕有些当真了。

“没有,逗你玩的。”陆峰见她如此,急忙安慰道:“我心里高兴着呢,马上洗好了。”

晚上九点多,别墅内已经一片漆黑,今晚二楼只有陆峰两口子住,多多也被安排在了楼下,现在正是雨季,天空中一片阴郁。

“咔嚓!”

一道惊雷划破夜空,瞬间完整的天空碎裂开来,巨大的声音遮盖了一声闷哼,虽然已经不是春季,可是雨水永远贵如油。

雨水倾盆而下,似乎是因为这片干枯的大地被炙烤的太久,前几日的小雨不足以让大地彻底湿润。

今夜格外的畅快淋漓,夜幕下一个人将外套顶在头顶之上赶着路,一个不稳摔倒在地,嘴里咒骂道:“这雨水真他妈滑!”

雨水格外的大,仿若倾盆而下,宣泄着某种情绪,两只麻雀躲避着雨水,降落在了窗户边,想要寻求片刻安稳。

可是屋内的声音让两只小鸟惊吓不已,刚刚停落没几秒钟,再次展翅高飞。

刘婶儿母女俩被惊醒过来,周雅看着窗外,路面已经积水,她惊讶道:“妈,好大的水!”

“这要靠着海边,都归流入海了,如果是住在两山之间的沟壑处,那就是大洪水啊!”刘婶儿心里有些担心老家。

这一夜惊雷、暴雨、狂风不断,蹂躏着这片大地和大地之上的人们,铺了泊油路还好,胶泥路上早已是一片泥泞。

暴风雨来的快,去的也快,老天爷似乎发泄够了,一切都戛然而止,只剩下道路两边的雨水汇聚成潺潺流水,朝着低矮的地势流淌而去。

深夜,电话响了起来,陆峰爬过去接电话,江晓燕脸色微红,躺在那有气无力的问道:“谁啊?大半夜的。”

陆峰接起电话道;“哪位啊?”

“马上六月了,你说的话该兑现了吧,如果让我继续等一下,别怪我翻脸不认人。”电话那头的苏有容声音格外不爽。

“我知道了,忘了给你打电话,下个月一号我就过去。”陆峰说道:“冯先生那边来电话了。”

“你怎么了?”苏有容察觉到不对劲儿。

“没事儿啊。”

“说话怎么中气不足的样子?身体不舒服?”

“谁啊?”江晓燕的声音带着几分嗲气问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