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旁边的一个男子小声道:“李总,咱第一批货这么干不合适吧?”

“有啥不合适的?对谁都一样,货款截留再正常不过了,而且这里面油水大的很,这是一个新市场。”李广发看了他一眼。

李广发想的很简单,陆峰手里除了生产之外,什么都没有,国外市场在他手里捏着,当成为买方市场的时候,定价权就不在陆峰手里了。

佳峰电子定他的出口价,外方那边谈好价格后,他作为中间人就会告诉陆峰,货物不好卖,有几家公司看中了,就是觉得价格低,加上关税后,在本地没有价格竞争优势。

出口货物的包装壳跟本地销售完全是两回事儿,如果扒了壳子再重新换上本地销售的壳子,打上威普达的标志,那成本可就高了。

所以陆峰一定会屈服,会让利,在价格方面吃一口,接着货款回来后,先截留,如果是三个月回款周期,他们肯定会开半年的信用证,资金到手后,他们就能用这笔钱去撬动更多的贸易。

就算是存银行吃利息,也能捞不少。

你只要不懂,肯定会吃亏,陆峰做这笔买卖的时候,心里就打算吃这个亏了,除非陆峰自己找买家,双边的情况都清楚。

关键是没有这种资源,对于一个从来没有大批量出口过电子类产品的国家而言,买家真不好找。

陆峰签了三份初步意向协议书后,第一时间给张凤霞打过去电话。

“合同我已经签了,到时候的正式合同你来签吧,具体的法律条款,找个律师事务所吧,还有就是,你让事业部的人给我找一些人,主要就是跟这三家公司接触,尤其是高管,多接触。”陆峰吩咐道。

“我就觉得这笔买卖要出问题,回款周期太长,风险太大!”张凤霞略显担忧道。

“没事儿,拿到信用证后,抵押给银行,换现金出来,对公司运转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关键是在人员接触上,先要搞清楚他们接触了国外的哪些公司,然后通过雇几个当地人进行洽谈,把这个中介给抛开。”陆峰沉声道:“只要我们能找到买家,有了稳定的合作商,亏点钱无所谓。”

“感觉有点难,这些信息可是一家公司的命脉,绝对是最重要的商业信息了。”张凤霞有些发愁。

“所以要找几个机灵点的,该洗桑拿洗桑拿,该干啥就干啥,全报销,我不管用什么手段,我只要结果。”陆峰说道。

“我去找找看,有消息了给你回电话,生产线也得调整,我好不容易休息一段时间,你又给我找事儿。”张凤霞叹了口气道:“遭罪的命!”

“别这么说,等到企业成长起来,你就是持有股权的老员工,到时候每年分红,想去巴厘岛就去巴厘岛!”

“你也就靠这个唬我了,还有个会,先去了。对了,晓燕姐的药是不是快喝完了?”张凤霞的声音来了兴趣。

“一谈工作有气无力,聊这个倒是很起劲儿啊,还有两副药就吃完了。”

“你做好准备了嘛?”张凤霞说着话笑了起来,声音略显猥琐。

“一天到晚就知道听墙根这点事儿,忙你的吧,我一会儿给朱立东打个电话,让市场部把这事儿也纳入进来。”

陆峰又聊了两句,把电话挂断了,接着给朱立东打过去,要求他从现在开始,关注国际市场,在市场部开拓出一个国际市场的部门来,盯着全球各地的展销会,只要坑位费不是很贵的,都报名。

吩咐好了,陆峰放下电话,出了研发公司,外面下起了小雨,发动车子准备回家

老周这段时间脾气好了不少,每天跟食堂的阿姨们聊着天,时不时还从外面买只鸡回来,下个小灶,关系开始活络起来。

阿姨们也觉得闹下去不行,都大半辈子了,还有啥不能解开的呢?

傍晚时分,食堂内,一个铝盆里盛着一只炖好的大公鸡,一群人坐在那吃着饭,老周手里捏着一个馒头,叹气道:“也不知道闺女怎么样了。”

“人家好着呢,你放心吧。”

“就是,吃的肯定比你好,天天炖大公鸡儿。”

“我就是想孩子,去看一眼,她要是干的好,不愿意回工地上,那我也高兴啊,有个好营生做,比啥都强。”老周一副掏心掏肺的样子说道。

其中一个阿姨叹了口气,跟其他人对视一眼,开口道:“你想去找就去吧,去了哄一哄,人家这回是真的找到好营生了,比在这强多了。”

“在哪儿啊?”老周急忙问道。

“在个别墅区,给老总当保姆,住的可豪华了,叫什么什么来着。”

次日,多多今天放假不用上学,在家里跟周雅玩捉迷藏,俩人跑来跑去的,很是闹腾,这段时间周雅已经没有刚来时候的拘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