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陆峰上了楼,刚进宴会厅,刘总就提高音量朝着众人说道:“大家安静一下,佳峰电子的陆总已经来了,大家欢迎陆总。”

现场响起了掌声,洪总满面笑容的从人群里走了出来,上来就张开双臂,准备拥抱。

“陆总,好久不见啊,我可是真的想念你!”

陆峰看到他过来,一时间竟然没响起是谁,愣了一下才想起来,直到现在,陆峰还记得,当时佳峰电子在铜原材料上被卡脖子,洪总依然坐地起价,从中抽成的事儿。

“没想到洪总对我这么思念啊,真是辛苦你了,最近没牵线卖铜原材料?”陆峰问道。

“啊?”洪总一愣,没想到陆峰心眼这么小,这都多长时间了,还记得,哈哈一笑,说道:“陆总,别墅住的还舒服吧,我当时可是给你用的最好的材料,毕竟是您住的。”

“那必须行啊,别墅装修要是不行,咱就没后面事儿了,对吧?”陆峰笑眯眯的说道:“好了,咱不堵着门,进去说。”

陆峰迈步朝里面走,两边不断有人打招呼,现场场面犹如粉丝见面会一般,今天这个宴会,主要还是以中型企业为主,这些人的大概身价在三四千万,而且之前vcd原材料价格因为盗版疯狂生产。

他们之中有些人生意很不好做,就是这种聚会、宴请越多,说明生意越难做,大家都希望吃个饭,多认识几个老总,给自己的企业打开销路。

“陆总,你好我是。”

陆峰走了一路,收了一路的名片,各种原材料供货商都有,甚至好多都是重叠的,走到最前面,刘总带头说道:“让陆总给大家讲两句,好不好?”

“好!”现场一片叫好声。

洪总端着一杯酒,看着陆峰站在最前面,几年前他做梦都不会想到,那个跑到他别墅区买房的年轻人,会成长到今天这个样子。

或许这就是深圳的奇迹之处吧。

陆峰拿过话筒,想了想说道:“我刚才接到了很多名片,也听你们说了,希望能够成为佳峰电子的供货商,看的出来,二级市场现在很困难,最近一段时间的原材料价格也是暴跌。”

“为什么市场会变成这个样子呢,我相信大家心里都有数,简单一句话,就是生产过多,对市场期望过高,短暂的热度让很多人头脑不清醒,电路主板价格暴跌百分之四十,锡,暴跌百分之二十五,合金铜也暴跌。”

“未来原材料市场,或者是说,电子类产品的粗加工这类产品前景怎么样?我想说的是,市场是整体向上的,我们的前端市场依然在开拓,电子类产品销量每年都暴涨,但是为什么,你们觉得生意不好做了。”

“麻烦看一下,你们身边的同行,三年前的电视机销量是多少,原材料供货商又有多少?终端市场需求暴涨百分之百,结果二级市场暴涨百分之二百,可不就过剩了嘛,再加上前段时间砸锅卖铁,一路小跑冲进来的那些人。”

“市场非常好,很有前景,能不能熬得住就看你们的了,除去一些原材料加工商,那些提供树脂、原料铜,这些没啥技术含量的企业,就是一个道理,你能谈到更多的客户,你能扛,那你未来就能赢。”

“如果是一些主板加工的,就得看技术了,未来的市场,一定是个技术为王的市场,你有技术,掌控了供应链里面最重要的一环,你就是爷爷,我们做不了,就得找你,价格的筹码就在你手里。”

“反过来也一样,佳峰电子的供货商,一直都是有比例的,我们是百分之二十的自供应体系,未来这个比例应该还会增加,剩下的百分之八十,我们是跟各行业的龙头企业签署了长期合作的合同。”

“很多老总刚才跟我说,能不能让我们公司加入供货商行列,可以以一个很低的价格去供货,我现在想告诉大家的是,不行,你们不应该找我,我手里的决策权非常高,你们应该去找佳峰电子下属公司老总去谈。”

“还是那句话,不管你是看到前段时间的市场红利冲进来的,还是真心实意想做这一行,像是树脂、铜、锡、塑料这些,你需要有很大的抗压能力,你的资金链不够大,没有稳定的销售渠道,垮掉是迟早的,因为这些不需要技术,只需要关系,跟原生产地有关系,运过来简单加工一下就能卖。”

“这个行业注定会是低门槛,人情关系比较重的,要有心理准备,如果是pcb主板、高技术合金铜、电线、插头等方面,有技术含量的,一定要注意技术升级,这一块最容易死的,就是技术不行,人情反而没那么重要,只要你厉害,你能卡我们这类企业的脖子,谢谢大家!”

现场响起了掌声,只不过每个人的脸上都没了那么多笑容,他们对于陆峰对未来的判断,还是比较在意的。

今天在场的人,有不少就是前段时间冲进来的,以为过段时间vcd的火爆,会再次拉开原材料的火热市场。

刘总走上前一顿拍马屁,陆峰的身边围满了人,端着酒杯跟他碰杯,陆峰参加了那么多场宴会,今晚这一场绝对是最和谐的一场,没人跟他吵架,也没打架。

陆峰跟人应付着,曾经他参加黄友伟、马行长那些人的饭局,各种陪笑脸喝酒,现在他面对的,也全都是笑脸,世界就是这样,当你成功了,放个屁都是香的,没人在乎你是怎么成功的,用了多少肮脏的手段,坑了多少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