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五到十个点?”陆峰被这个抽成吓到了。

“陆总,电子类的产品特别麻烦,它不像是服装、生活用品,过海关、安检比较简单,而且容易出手,各种电子产品在国际上的价格不一样,我们给您的服务是全方位的。”

李总介绍了起来:“首先,我们需要跟国际买家进行洽谈,把您的产品推过去,确定了买家、价格、国家之后,我们要对当地进行研判,尤其是海关方面,您也知道,有些国家的海关,那是吃人不吐骨头啊。”

“别说咱了,海盗路过,那都收税!”

“也就是说,从海关进出、装船、贸易、靠岸结算这些你们全包,对吧?”陆峰觉得如果这样的话,七八个点还是可以接受的。

这么多的工作量,忙活起来也是很费手脚和时间的。

“没错,我们是全方位服务,您只管生产,其他的就不用管了,主要是我们一直走的是服贸类的,还有一些日用品,卖给欧洲刀叉、脸盆、花盆、盘子啥的,卖给米国就是抗议的旗帜、衣服、国旗,卖给阿三那边就比较少了,主要是化工类的,像是医药原材料,你也知道,那边医药盗版特别猖獗。”

“他们倒是不用刀叉啊!”陆峰笑了起来。

李总也跟着笑了起来,说道:“您可以去公司那边了解一下,我们有三艘大型的货轮,因为电子类的东西,我们没出口过,还需要申报,咱国家以前都是进口这些东西,所以还是陆总厉害,都开始走出口了。”

李总话里话外的拍着陆峰的马屁。

陆峰笑了笑没说话,对于他来说,可能觉得这是拍陆峰的马屁,对于陆峰来说,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其实在九十年代末,国产低端电视机就已经成为国际的中流砥柱了。

再过十几年,全球百分之九十的电视机都是在国内生产,而且随着产业升级,出口的产品也愈来愈多,愈来愈高档。

看一个国家发达不发达,并不是看这个国家多么有钱,而是看这个国家对外出口什么类型的产品。

最不发达的国家出口的都是矿石原材料、石油、木材、橡胶等自然资源材料,中等发展国家,对外输出普通工业制品,像是高精度钢材、整体家电、低端工业机械等。

发达国家对外输出产品是,大型制造操作平台,例如龙门吊、盾构机、汽车、技术专利、电子类的核心部件等。

米国对外输出的,则是他妈的意识形态!!!!

陆峰跟李总聊了不少,尤其是目前国际上对于国内电子类产品的态度,各个国家的关税政策。

国内的产品想要进去,打自己的品牌是不可能的事儿,想进去就得贴牌,生产的时候,只需要在上面写adecha就好。

到了人家的地盘上,谁买下来就贴谁的牌子!

一直聊到了晚上十一点多,陆峰才走出了会客厅,又跟其他人寒暄了好半天,不少人了解到佳峰电子可能是想走外贸,纷纷介绍外贸代理公司,甚至有一些人根本不认识,就开始介绍。

他们想的也很简单,先借着这个机会把关系走近了,然后在外贸上让点利,让陆峰把自己的公司纳入到供货商框架里,最后找个市面上的外贸代理,把这事儿一办。

陆峰也知道这些人的花花肠子多,只是客套了一番,收了几个人的名片后就离场了。

回到家,已经快十二点了,家里客厅的灯亮着,众人已经睡了,陆峰将外套脱下来丢在沙发上,忽然想起来,苏有容不就是搞外贸的嘛?

虽然她那时候的外贸是皮,走私是芯儿,但也不影响她在外面上的见识和想法。

陆峰一拍大腿,自己满世界的问,生怕被人坑了,可是自己身边就有个大佬啊,而且还是特别成功的那种大佬。

拿起电话给苏有容打了过去。

“谁啊?”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不满。

“是我,陆峰!”

“你不是说六月份之后嘛?怎么?您老人家是找半仙儿算命了,突然改日子了?”苏有容坐起身,用手抓了抓一头长发,整个人气的不行。

“不说股票的事儿,就是想问一下你外贸的事儿,我是想找进出口代理,他们跟我要五到十个点,还有就是,像是信用证计算的话,稳妥不?我听说被坑的人很多。”陆峰问询道。

“你来一趟香江,我跟你聊这个,想怎么聊就怎么聊。”苏有容从床头柜上拿出一包烟点着一根,问道:“好不好?”

“现在就想聊这个事儿,我都跟你说了,六月份以后,我跟你说的不明白嘛?我一个人没办法撬动陈氏资本,人家在本土全是关系,银行、金融机构、券商这些,短期内能够她能够汇聚大量的资金围攻你!”陆峰朝着的电话喝道。

“你明知道这些,还鼓动我往坑里跳?你当初也没跟我说这么大的风险啊,你就是欺负我不懂金融,陆峰,我告诉你,我要是完了,你也完了!”苏有容大吼道。

“你除了这句话没别的了嘛?”陆峰沉声道:“需要等时机,我告诉你很多遍了,这事儿的转机在冯先生那,在新鸿基那,懂不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