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冯志耀听他爸说过,陈氏资本这事儿,可能只是刚刚冒出点苗头,大戏在后面呢,想了想道:“我爸提起过”“他怎么说?”陆峰饶有兴趣的说道:“不用说原话复述,你简单总结一下”“看戏!”冯志耀总结道陆峰眉头一挑,看来他继续等一下是正确的选择,苏有容是很聪明,陆峰也确实能搞到一定的钱来帮她问题是,一个地方的金融圈子,很多时候靠的不是钱,而是关系,陈总最厉害的手段不是钱,更不是陈氏资本,而是她的人脉如果无人压制她的人脉,她能够调动高于自己十倍的资金,陈氏资本接近百亿的体量,真不是一般人能够磕的动的“最近跟你爸多聊聊,儿行千里不仅母担忧,父也担忧啊!”陆峰拍了拍冯志耀的肩膀说道:“你已经长大了,该懂得陪伴对于一个上了年纪的人来说,有多珍贵”冯志耀重重的点点头,略显感动道:“我知道!”回到厂子几天的时间,陆峰除了休息,就是开会,目前佳峰电子的产品阵型来看,全靠vcd单一产品撑着,虽然vcd的市场扩张飞速迅速,进一步侵蚀着录像带的市场,可是盗版依旧来势汹汹随着新一代电视机上市,尺寸更大,屏幕更清晰,显示屏技术得到进一步提升,威普达的销量进一步下滑现在还能卖出去,都是依靠陆峰早期在乡镇市场的布局,大城市里的销量真的不行,不要小看1991年到1993年的这短短三年的变化这三年的时间,国内gdp井喷,受国际上一些大事儿影响,货币贬值较快,可是城乡人均收入都是在切切实实提升着,尤其是大城市经济上已经度过了最危险的时期,双脚正式踏在了地上,国内产业升级加上通货膨胀,导致电子类的产品价格下降,人们手里有钱了,都想买点好东西威普达销量下滑,磁带机、收音机这两款产品也被打压的翻不起身,收音机方面月销量只有不到三万台,利润薄,销量低,对整个企业而言,聊胜于无这种单一产品撑起整个公司的产品阵线,是非常危险的,还有一方面,那就是苏州这边的厂子,因为市场需求不高,导致长期无法满负荷生产一两个月问题不大,时间再长一点,员工的工资就成负担了,如果大量的裁员的话,不用问也知道,第二天黄友伟就要找陆峰谈谈电话开着免提,陆峰靠在椅子上面无表情,在沉思着“陆总,目前威普达的市场已经饱和,就算是开拓其他市场出来,依然卖不动,我们现在的头部产品,还是金豹vcd”朱立东也有些发愁,说道:“市场方面没有办法,只能等研发公司出新产品”“海外市场怎么样?这一块要提前布局”陆峰开口道“海外市场我前段时间跟您谈过,您也说了,我们走不出去,而且海外市场有太多不确定性,手续就很麻烦,还有质检!”朱立东想到那些审批手续就一个头两个大“走出口代理吧”“代理?那利润低的可怕,那些公司吃的利润点非常高,我听说对于一些中型企业,利润连一个点都没有,甚至不能打上品牌标识,只能写上来自哪个国家的货物”朱立东叹了口气道:“就那点利润,一年下来不够塞牙缝的”“我当然知道,问题是需要养工人,我不能大批的裁员吧,好几条流水线现在都不开,能卖点是点,贴牌就贴牌呗,关键是要让企业转起来,今年本来就是特殊的一年”朱立东担忧更大,这货对外出口贸易回款非常慢,需要先通过那些公司进行质检,然后装船,到了地方后卸货,那边公司进行交易,接着才进入打款环节钱先到了代理公司手里,人家剥一层,再把钱给生产公司,这一套流程正常下来,小半年,这还是卖的好的情况产品不好卖,就更慢了还有一种风险,代理公司跑路,现在的代理公司跑路的太多,他们都是给很多出口贸易的公司做代理,一次性回款有时候就是上亿资金很多代理公司,直接把钱一卷,去海外潇洒去了,导致这种代理出口模式,现在人们都躲着走风险全是自己的,利润被对方拿走大部分,还有颗粒无收的情况做这种海外单子的,要么是信得过的人,要么就是企业真抗不下去了,做一个单子,然后拿着账单去银行进行质押,换出来一笔现金,赌半年后,企业没有这笔钱,也能活下来“陆总,你想做的话,可以尝试一下,我觉得,被坑了的几率特别大”朱立东提醒道:“以前联想可就被坑过,差点没把钱要回来”对于现在的海外出口,陆峰也不太了解,当年他也只是从一些商界老人嘴里得知只言片语,很混乱,有的时候,不是生意,就是明抢!曾经有玩笑话,说找代理公司的风险,高于做走私的风险陆峰知道这是一片蓝海,在国内,威普达没有市场,可是国外却很有市场,在阿三、非洲等贫穷地方,黑白电视都是高档货随着产业升级,各种配件、原材料的供货已经很便宜了,今年以来,威普达二十五英寸电视机成本价能够压到两千块以下陆峰还在考虑其中的利弊,去找出口代理公司的话,被坑的概率很大,可是佳峰电子必须走出去国内市场是一条路,外贸是另一条腿,哪条都不能舍弃陆峰想了想,给朱立东又打了过去,问他认不认识做出口贸易代理的,朱立东听到这话,心里已经知道,陆峰是铁了心要做了朱立东也不认识什么代理,不过他知道,只要陆峰愿意去找,参加几个宴会、聚会等乱七八糟的场合那些人常年混迹在这种场合里,陆峰以前也碰到过,只不过随手把这些人的名片丢了而已陆峰还在权衡利弊,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接起电话道:“哪位?”“你猜我有什么好消息告诉你?”电话那头的江晓燕声音有些激动“啥好消息啊?”陆峰纳闷道“你猜一下,特大好消息!”江晓燕的声音里透着欢喜“厂子接到大订单了?”“不是,跟钱没关系,再猜!”“你怀上了?”陆峰调侃道:“恭喜,恭喜啊!”“你都不在,我怀谁的去?说话没个正形,本来很高兴的”“哎哟哎哟,是我不好,跟你开个玩笑嘛,告诉我,啥好消息?”陆峰清了清嗓子,很是正经的问道“我去做了个检查,身体恢复的很不错,那个医生都说不可思议,马上五月了,再吃一个月就能好了”江晓燕说着话直抹眼泪太开心了,没人知道她自己一个人度过多少黑暗,这一刻终于见到了光明,心里那口气终于吐了出来“怎么又哭了?”“开心啊,我今年怀上了,我要去你家过年,坐在你家炕上,我要吃八个热菜!”江晓燕撇着嘴哽咽道“吃吃吃,吃满汉全席,到时候拉个横幅,就说你怀上了,全县进行广告,咱上电视机打广告”陆峰笑着道“哪儿有你这样的,怀个孩子还上电视?”江晓燕笑了起来,又思索道:“你说,第一胎是不是儿子啊?”“是我的就行,别想那么多,思想包袱别那么重,一切皆是缘分”陆峰宽慰道江晓燕的话语里透着一股要给陆峰生个儿子的决心,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根深蒂固的一些东西陆峰不能说她是错的,只是说,她成长的年代、环境、氛围,已经沁入了她的身心!不要说江晓燕,我们又何尝不是时代的产物?陆峰沉默了好一会儿,说道:“我明天回去,一会儿去让他们买票,公司的事儿处理差不多了”“真的?那我晚上收拾一下家,这段时间忙厂子里的事儿,还得教多多写作业,家里有点乱”江晓燕很开心,已经在琢磨明天做什么吃的又聊了很多,基本上都是一些琐碎的事儿,厂子里的谁谁谁怎么了,化妆品城里谁的八卦,她喋喋不休的跟陆峰诉说着自己一个人的日子“我去吃饭了,明天见”陆峰说完挂了电话江晓燕放下电话,又把医院的检查单子看了一遍,像是个小姑娘一样蹦蹦跳跳的朝楼上跑去,喊道:“多多,妈妈带你去吃你最喜欢的肯德基,走啦,对了,我得跟凤霞说一声”陆峰吩咐人去买机票,到了食堂包间坐下来吃饭,吃到一半,张凤霞走了进来,看脸色情绪不是很高目光在陆峰身上扫了一眼,坐下来挤出个笑容,说道:“晓燕姐恢复的不错,恭喜你啊”“恭喜我?说的好像我要当爹似的,再说了,我已经是当爹的人了”陆峰吃着饭随口道:“厂子里的事儿交给你,我明天回去,最近一段时间,我打算试一下海外出口”“哦!”张凤霞只是说了一句,再没其他声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